发新话题

[神怪] 谁捡了朕的小狼崽 BY 山有鹿鸣 (点击:143次)

谁捡了朕的小狼崽 BY 山有鹿鸣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文案:
冉彦一生顺遂,皇位安稳,了然无趣,便顺手逗了个小狼崽。
小狼崽耿耿忠心,北打蛮疆,西除夷族,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
可是有一点不好,小狼崽处心积虑想上他。
冉彦裹紧龙袍拒绝。
小狼崽死了心,从这尘世间消失了。
冉彦裹着龙袍想他。
一想就是一辈子。
苍天有眼,竟得机会重来一世,冉彦决定好好栓住自家的小狼崽,别让他再瞎跑了。
可这辈子,他的小狼崽不爱他了!
伪年下,痴汉宠溺将军攻(开天辟地仙气老流氓)X别扭傲娇皇帝受
PS:小攻不是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彦,祁子澈(长婴)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前尘
“住手!你是谁,竟不知这宫中禁忌么?”花苑边站着一少年,推门欲入,他急忙出言阻止。
这花苑乃母后挚爱,母后过世后,父皇便封了此处,只让一个老花匠日日打理着,不许他人入内。自己每当思念母后时,也只在花苑外走走。这少年,竟想推门入内。
“我途经这,觉得花香扑面而来,便想进去看看,不知还有忌讳。”少年十来岁的模样,古铜色的肌肤,面部轮廓如刀削斧刻,头发编成一条条小辫垂在肩头。衣着也极为怪异,着实不像京内人士。少年挠了挠头,又笑道:“我是漠北王四子,祁子澈。”
父皇四十整寿,按理说各地的封王诸侯都当入京贺寿。但漠北王不便入京,便遣子代之。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竟然忘了,真是不该。
“这里不便落足,还请祁小王爷换个地方。”不知者无罪,他无处追究,说罢转身欲走。
“哎哎,这位公子,你先别走啊。我与侍从走散,如今迷路了,你能引我一程吗?”少年的瞳子黑亮如星辰,他不知如何拒绝。
“好。”他竟应的如此爽快。
冉彦从梦中惊醒过来,他抚着胸口,觉得有些抽疼。
明黄色的云纹帐上趴着张牙舞爪的金龙,黑夜里竟也折射着光芒。
冉彦轻笑一声,又做梦了。他掀开帐子,赤着脚走下龙床。
“皇上,这时辰还早着呢,您再休息一会吧。”元德公公听见了动静,立马醒了神。
“更衣吧。”做了这样一个梦,他也是睡不着了。
一日复一日的上朝批奏折,冉彦很是倦怠。不知何时开始,他对这张龙椅竟渐渐失去了兴味。
大概是在那个人走后吧。
漠北王遣良骑递来折子,要立嫡长子为世子。冉彦批上朱字,应了。
许久不曾收到漠北的消息了,这新任漠北王竟也到了立嗣的年纪。冉彦无心批阅奏折,便独自一人在宫中转悠,躲开了好几拨偶遇的妃嫔,竟又站到了花苑栅栏边。
花苑在他登基后曾遭损毁,重修一番后,却没了当初的模样。
那个人当初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踏出京城的呢?
冉彦觉得心上仿佛被针绵绵密密的扎着,微微的痛着。他伸手拂了拂抽出了柳条,不舍得放下。
罢了罢了。
他舒开眉间的蹙痕,眼中升腾起难以言喻的兴奋。他转身往御书房走去,脚步有些急切,像是多年未曾归家的游子。
“元德,吩咐下去,宣大将军祁子澈入京觐见。”冉彦说出这句话时,竟觉得浑身舒畅,一身倦意消散的无影无踪。
“大、大将军?”
“愣住干嘛,还不快去?”
元德支支吾吾。
“有什么话,快说!”
“祁将军那年出京返回漠北,没过半月便害了急病。”
“然后呢?”
“便殒命了。”
“怎么没人告诉朕!”冉彦觉得自己的心豁开了一个口子,血止不住的往外淌。
“皇上说不想再听见任何关于祁将军的消息,奴才们不敢上报。”岂止是不敢说呀,祁子澈死后,漠北那边遮的严严实实,好几年才传到京城来。
“废物!”冉彦一脚踹在元德的心口上,元德咳出了几口血。“备马,朕要去漠北。”
“皇上,漠北山高水 ...
................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