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现代] 流年纪 卷一 种菊东篱下 BY 慕容summer (点击:212次)

流年纪 卷一 种菊东篱下 BY 慕容summer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流年纪 卷一 种菊东篱下 BY 慕容summer


发现自己还有意识的时候,我知道,事情糟糕了。
* * *

向西,尽量走大路,沿著小溪河流,避开长草密林,白天拼命赶路,太阳下山之前找一棵粗枝少叶的树爬上去,靠著缩成一团,就算是过了一夜。
林子里,草多树多野兽多,昨天好不容易找到一棵野生枣树,酸涩也不管了,全摘下来兜在口袋。前几日,连草根都吃了,没办法在乎那麽多。水很清澈,鱼也不少,可惜我体力不佳,通常是白忙一场。而且,最主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怎麽生火……
钻木?
还是拿两块石头用力敲?
试过了,累得半死,火气上来了,火却没生起来。
於是放弃。
身上只一件青色的长衫,其他什麽都没有地被丢弃在山窝里。我唯一庆幸的是,那山不算高,我身上也好好地没伤没痛。只是,我抬高手腕。骨头虽然不明显,但明显没一点肉,一层皮包裹住而已。有水,但我也不敢洗澡。
一根碗口大的木棍随身携带,决不离身。
走路的时候用力打草木,晚上的时候用来防身。
没有吃,补充不了体力,一天下来,不过三四里模样。
再快一点,已是不可能。
今天是第四天。
走在寥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里。
* * *

“阿祯,你以後想做什麽?”
读书的时候,朋友们总爱问这个问题。
我埋在书本里,蹙眉,认真地想了想,回答:“先读书吧,读高中,上大学,读研究生……恩,也许会当老师也不一定。”
“当老师?”朋友们纷纷露出不相信的眼神,“你要当老师看什麽经济学,研究什麽战略战术啊?”
我理所当然地接下去:“因为觉得经济和战争很相似很有趣啊。”
* * *

睁开眼,一片蓝色映入眼帘。
这是……
哪里?
手按在额头,挤压著突突跳的太阳穴,我努力调动我的身体的肌肉骨骼想要坐起来。
失败。
完全使不上劲。
而记忆,终於记得回家来。
四天,已经是我的极限。昏倒前,最後的想法竟然是,我又要死了!不知道要去哪种动物的肚子里去旅游一番?闭上眼之前,那夕阳似血,暮色渐渐弥漫过来。还记得,把那根棍子紧紧抓在手里。
我还以为我这一次是……
呵呵……
我除了读书什麽都不会,平日里不爱运动,这一副身体瘦弱连一块石头都拿不动,抓不到鱼,对付不了小型肉食动物,跑不快……
不知道是谁……
身无长物,也许该……以身相许?
* * *

背光进来一人。
我不由自主地抓紧了身下的床被,很是错愕。
铁、铁……塔?!
不,不是,是竹竿。
一碗冒热气的黑汤轻轻地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探手过来搭在脉门,微皱了眉头拿了枕头垫在床头,俯身将我抱著半坐起,然後那碗药出现在我眼皮底下。
我稍微退了退,蠕动著嘴皮子。
虽然很不好意思……
也已经是二十七岁的大人了。
但是……
某些与生俱来的东西不是从一个时空落到另一个时空就能克服的。
所以……
“请问,有糖吗?!”我说话很慢,一个字,一个字。
僵了两秒锺,那人放下碗,转身出去,再回来时,大掌中多了两枚梅红色的果实。
“呃,你听得懂我在说什麽?!”
斟酌了会会,我问他。
他疑惑地望著我,总算开了口。
“为什麽听不懂?!”
“哦。”
我摸了摸鼻子,忽然僵住。
他刚刚说话的口型……
明明不属於我的母语,更加不是英语日语韩语法语德语拉丁语中的任何一种……因为工作的需要,我专门习过唇语……
那我为什麽听得懂?
好吧。
如果听不懂的话,我想我还是再跳一回海好了。
转念一想,也许是这个身体的记忆吧。
“药。”
简短的语句让我回过神来,我再次摸了摸鼻子,接过来,皱著眉头,扁 ...
................

TOP

这篇文写的还是挺不错的,小攻和小受的感情作者其实写的挺隐晦的,慢慢的缓缓的水到渠成,剧情其实没有完,但只可惜,作者似乎没有继续写下去………………但留在这里,也可以算是完结了,于小攻和小受的感情来说
另外,我没有想到,我原来以为的受其实是攻,而以为的攻却是受………………

[ 本帖最后由 muzeqing 于 2017-12-29 23:06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