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流藤]浮世流年 BU garfeewing[150K] (点击:1727次)

[流藤]浮世流年 BU garfeewing[150K]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流藤]浮世流年 BU garfeewing[150K]

1
给对方再斟上一杯清酒,土屋自己也惊讶于自己在这个陌生人面前的健谈与开朗,那似乎并不是自己的常态,但是,对方似乎就是有这个亲和力,从相识到现在不过短短两三个时辰,土屋却觉得两人像已认识了两三年似的,毫无拘束感,好像也毫无戒备的必要。
可能从第一眼,看到破庙里还有其他人,土屋惊讶地望过去,对方对他微笑时土屋就已开始放下戒备,那个人清淡的笑容,俊朗的脸廓,美丽的深蓝色眼睛,温文优雅的仪态在第一时间给土屋留下了深刻印象。
可能和自己一样也是惹了一身麻烦的人,不然不会在这样的山中露宿。土屋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感叹于造化弄人,一个月前还在将军府谈笑风生,哪想的到今天竟要亡命到这边境之地来避难!
“藤真。”
“土屋。”
互换姓名并寒暄一阵后,土屋陷入了沉默,火苗在黑夜中静静地燃烧,风灌进破庙,引得土屋一阵瑟缩,回头望去,刚认识的藤真正对着火堆出神。
“对了,我有酒。”土屋想起了那壶清酒,拿出酒壶来以后却尴尬的发现,没有任何器皿可以装酒,自己倒是可以对着壶嘴就喝,可是藤真……不知为何,土屋下意识地觉得这对藤真而言是勉为其难了,虽然他也只是一个在破庙中露宿的路人而已。
藤真发现了土屋的尴尬,甚至在土屋发现自己的尴尬之前就接过了话茬,“阁下不介意的话,我想先喝两口,有点冷了。”土屋一愣,递过酒壶,藤真对着壶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轻轻松松地化解了土屋的尴尬。
笑着将酒壶递还给土屋,“多谢。”那一刻土屋对藤真的好感顿时又增加了几分。
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酒壶在两人中间递来递去,话也就在酒意中渐渐增多。
“很久没回神奈川了?”
“是啊,快五年了,你呢?”藤真问。
“一个月前离开大荣后没回过头。”土屋仰头又喝了一口,面前浮现出大荣帝王的特使前来缉拿自己的画面,如果不是几个忠心的手下以死相护,自己怎么可能活着逃出将军府?所谓伴君如伴虎,指的就是自己这种情况吧。土屋苦笑。
酒过三巡,不知是心情不佳的原因还是这酒确实淳厚,土屋竟已有些醉了,藤真推推倒在地上的他,笑了笑转过头去。
“今天的神奈川大概会很热闹。”藤真失神地望着门外,“而我却只能在这儿遥遥眺望而已。”
诧异的看着背对火光的藤真,土屋意识到,今晚或许不会是又一个寂寞孤独的逃亡之夜,或许有人想与他分享一种心情,虽然他们是陌生人,虽然土屋并不认为藤真是那种轻易向人吐露心声的人。大概就因为他们是陌生人,所以才能无所顾忌。
“想不想听一个很无聊的故事?”藤真笑问。
“想,因为我就是一个很无聊的人。”土屋拉拉自己的帽子,选了舒服的姿势躺好。
“很久以前,有一个争强好胜的年轻人,小小年纪就已继承了家里的祖业,因此他总觉得自己不可一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那时,年轻人的大东家正面临绝嗣的威胁,为了争夺大东家的遗产,年轻人和另一帮窥觑者展开了明争暗斗、你夺我抢。就在年轻人为自己在这场争夺战中开始占到上风而沾沾自喜之时,年轻人的父亲病危了……”
藤真的思绪开始飘到十一年前,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翔阳王府到处是一片茫茫白雪,下人们进进出出,个个神情紧张,走路时连大气都不敢出。
病榻上躺着的是在神奈川权倾朝野的翔阳王,尚未老迈的他却已因疾病而被折磨地奄奄一息。
颤抖地举起手,“你过来。”翔阳王对着自己的独子藤真健司道。
“父王!”藤真赶紧扑到床前,眼眶中含着盈盈泪光,自几个月前就开始对自己不理不睬的父王还是第一 ...
................

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TOP

想当初找这篇文找了N久啊。。。费了N大力才找到
后悔啊,没早一点儿找到组织。。。%>_<%

TOP

真是不错的文,我也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

TOP

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看完很惆怅,为什么没有一个好的结局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