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奇幻] [VIP]魔道祖师[重生/修真] BY 墨香铜臭 (点击:7636次)

[VIP]魔道祖师[重生/修真] BY 墨香铜臭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VIP]魔道祖师[重生/修真] BY 墨香铜臭

魔道祖师[重生] BY 墨香铜臭

文案
前世的魏无羡万人唾骂,声名狼藉。
被护持一生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
纵横一世,死无全尸。

曾掀起腥风血雨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个……
脑残。
还特么是个人人喊打的断袖脑残!

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但修鬼道不修仙,任你千军万马,十方恶霸,九州奇侠,高岭之花,
但凡化为一抔黄土,统统收归旗下,为我所用,供我驱策!

高贵冷艳闷骚攻×邪魅狂狷风骚受

PS:
①1V1主受HE。谢绝转载。
②本文主线夫夫携手打怪解谜打孩子,前世今生双线剧情向。
单向暗恋→双向暗恋,感情线不虐不折腾不纠结 O(∩_∩)O~
③非复仇流!非升级流爽文!


内容标签:重生 天作之合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无羡(魏婴),蓝忘机(蓝湛) ┃ 配角:妖魔鬼怪 ┃ 其它:满级重生,狗血,有病,剧情向,胡来的左手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身为开宗立派的一代魔道祖师,魏无羡纵横一世,掀腥风血雨,遭万人唾骂,最终被最亲近的师弟捅刀,受各大家族围剿而死。重生到了一名遭家族抛弃的疯子身上,被前世与自己水火不容的仙门名士蓝忘机强行抓走后,两人一起开始了打怪解谜带孩子、惊险抓人又逗趣的仙侠之旅。在一路调戏与反调戏之中,魏无羡逐渐发现,看似高傲、冷若冰霜的蓝忘机,似乎并不是真的那么讨厌自己。作者笔下的仙侠世界有着不同于一般修仙文的独特世界观与细节风俗设定,虽是重生文却不走逆袭复仇的老套路。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小故事串起一个贯穿全文的大悬念,情节紧凑,跌宕起伏。笔力到位,人物各有各的精彩,各有各的传奇。萌点十足,互动有爱,由单向暗恋转为双向暗恋的过程温馨甜蜜,又爆笑无比。
==================

☆、第1章 重生第一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乱葬岗大围剿刚刚结束,未及第二天,这个消息便插翅一般飞遍了整个修真界,比当初战火蔓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之间,无论是世家名门,还是山野修士,人人都在议论此次由四大玄门世家联率、大大小小百家参与混战的围剿行动。
“夷陵老祖死了?谁能杀他!”
“还能是谁。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带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
“我得说,杀得好。”
“不错,杀得好!总算是把这个祸害连根拔尽了。”
“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他、栽培他,魏无羡这辈子就是个混迹乡野市井的庸徒,哪里掀得起今天这样的风浪。江家家主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他倒好,公然叛逃,与修真界为敌,丢尽了江家的脸,还害得江氏几乎满门惨死。什么叫忘恩负义白眼狼?这就是!”
“江澄竟然让这厮嚣张了这么久,换了是我,当初魏某人叛逃时就不是捅他一刀,而是直接清理门户,否则也不会让他做出后来那些丧心病狂之事。还讲什么同门同修青梅竹马的情面。”
“你们哪儿道听途图说来的消息?魏无羡不是江澄杀的,江澄只是逼杀主力之一。是魏无羡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活活被咬碎成了齑粉。”
“哈哈哈哈……报应,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最后咬死自己,活该!”
“可此次围剿若不是江澄依据魏无羡的弱点拟定计划,成功与否还难说呢。你们可别忘了,魏无羡手上有什么东西,当初一晚上三千多个成名修士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我听说不止三千,五千吧。”
“果真丧心病狂……”
“好在他身死之前毁掉了 ...
................

TOP

这个文一口气读下来和追文的感觉大有不同

TOP

推荐 不错的说,,,,,,

TOP

还行吧……?没坚持看到结局,这个修仙和道家没啥关系了,感觉有本事都胡作非为没啥约束,就凭自己的人品了,这种世界还挺可怕...

TOP

aliena:魔道祖师超好看!推荐!
米迦勒在跳舞:魔道敲——————————好看_(:3」∠)_

TOP

缺肉缺肉,作者留了邮箱地址:hexiedafahao@163.com
发封邮件过去就能收到自动回复攻受嗯嗯啊啊内容啦

TOP

万能的少爷君,,求肉肉

TOP

发邮件到楼上邮箱啦,会自动回复肉肉哦⁄(⁄ ⁄•⁄ω⁄•⁄ ⁄)⁄

TOP

连看了好几天,设定很喜欢,文笔也不错。
就是肉都河蟹了,谁有啊

TOP

虽然狗血但是作者笔力不错……反正我看哭了TAT
總有值得期待的事長夢

TOP

作者上一篇也好喜欢……我觉得文笔这个东西也很讲天赋的啊啊啊
脑洞大+情节构思好+文笔不错。
晓星尘那段简直心痛啊!
作者表示蓝大是傻白甜,但是boss就是因为这个才钦慕吧



顺便疑问下三楼约束是啥?难不成是法律么……
總有值得期待的事長夢

TOP

魔道祖师真是超级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次觉得受比攻君更迷人

TOP

N 久没见过这么文采的作者了,乍看还以为哪个大手披了马甲

TOP

聂二做了什么,竟然没看懂

TOP

讓人捧腹大笑的部分不遺餘力,該讓人為之心酸的時候亦毫不手軟……一路哭哭笑笑的酸爽真是讓人欲罷不能,好文!

TOP

嗷!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 与众不同的修真文了~刚推给某人,我来补个有肉的完整111章

第111章 忘羡第二十三

魏无羡和蓝忘机奔出好远也没见旁人追上来,终于确定蓝启仁一众没心思理会他们了。
    魏无羡骑在小苹果背上,道:“反正那边也没什么非咱们俩出场不可的事情了,就这样吧。”
    回首望了一眼,蓝忘机点点头,将小苹果的绳子收了收,牵着继续走。
    各人的事,只有各人自己能解决。即便是亲兄弟如蓝曦臣,现在的蓝忘机也无法对他起到什么帮助作用。安慰是无力的,什么都是徒劳的。
    魏无羡默默凝视了一阵手里的陈情,再次把它插回腰间。
    方才他们走的时候,魏无羡回头看了看温宁。
    温宁冲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那意思非常清楚,不打算和他们一起走了。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温宁不跟他一路,有了自己的决定。魏无羡猜,他大概是有了自己想做的事了。
    这也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期望。温宁毕竟并非真的是他的仆人,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路,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又让人有些伤感。
    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蓝忘机一个人了。
    何其有幸,他想要的那个陪着自己的那个人,也只有蓝忘机。
    魏无羡拍拍小苹果的臀部。它身上的褡裢里硬邦邦、鼓囊囊的,装满了苹果,大约是蓝家的小辈们给它准备的吃食。魏无羡从里面摸出个苹果,送到自己嘴边,盯着蓝忘机俊秀的侧颜,咔擦啃了一口,异常清脆。
    小苹果见自己的苹果被人无耻偷吃,气得鼻孔喷张,直摔蹄子。魏无羡没空理会它,又是几巴掌拍上去,把没吃完的苹果往它嘴里一塞,忽然道:“蓝湛?”
    听他语气有异,蓝忘机转目望他。魏无羡伸出右手,抬起他的下颔,俯身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过了很久,魏无羡才和他分开一点点,睫毛挨擦着他的睫毛,低声道:“怎么样?”
    蓝忘机:“……”
    魏无羡道:“你干嘛不问我为什么忽然这样?”
    蓝忘机:“……”
    魏无羡道:“要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吗。”
    魏无羡习以为常地道:“好吧,那我自己说下去了。我刚才就想这样做了。你……”
    话音未落,蓝忘机忽然反手搂住他的脖子,动作粗鲁把魏无羡的头压了下来,两人重新亲在了一处。
    驮着魏无羡的小苹果受惊了,连嚼苹果的嘴巴都凝固了,安静如一头木驴。
    弃小苹果于原地不顾,两人磕磕绊绊缠到了一片灌木丛后,魏无羡猛地把蓝忘机推倒在草地上。
    骤雨初歇的草丛中尚有雨露未歇,沾湿了蓝忘机的白衣,不过这白衣很快就被魏无羡扒下来了。他轻声道:“别动。”
    魏无羡的颈项、唇齿之间,都是清新的青草气息。蓝忘机身上则是冷淡的檀香。他跪在蓝忘机双腿中间,从蓝忘机的额头一路吻下去。
    眉心,鼻尖,面颊,嘴唇,下颌。
    喉结,锁骨,心口。
    沿路起伏,虔诚无比。
    亲到紧实的小腹,继续往下时,从他肩头滑落的碎发,以及细碎的呼吸在这一带危险的部位摩挲 撩拨,蓝忘机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了,伸手去扳他的肩膀。魏无羡抓住他的手腕,道:”别动啊,我说了,我来。”
    他扯下发带,把已经有些散乱的长发重新扎起,低下头去。蓝忘机觉察到他想干什么,神色微乱,低声道:”不要。”
    魏无羡道:”要。便把蓝忘机轻轻含了进去。
    在牙齿不咬到蓝忘机的前提下,小心地把对方的事物含进口里,尽可能探地往里吞,一直抵到喉
咙,微觉难受。蓝忘机立刻发觉他的不适,担心他勉强自己,要去推他,道:”不要了。”
    魏无羡推开他的手,开始缓慢地吞吐起来。
    蓝忘机道:“你……”
    很快他就说不出话了。
    魏无羡自小看过的春宫小人书加起来可以占满姑苏蓝氏藏书阁的间藏书室了,他又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依照所见所学,唇舌并用,细心伺弄口中滚烫硬挺的事物。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吞进温暖濡湿的口腔,被旁人如此卖力对待,蓝忘机光是要控制住自己不做出某些可怕的暴行,就已经是种苦苦的折磨。
    魏无羡感觉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抓着自己肩头的手指也越收越紧,加快速度,等他脖子和面颊都开始发酸的时候,终于感觉股热液注入了喉咙。
    液体滚烫粘稠,满是浓郁的麝香味,忽然打在他喉壁之上,让魏无羡狠狠呛了下,互即把口中含着的长物吐了出来,一阵咳嗽。蓝忘机拍着他的背,竞有些手足无措地道:”吐出来,快吐出来。”
    魏无羡捂着嘴,摇了摇头。过了阵,拿开手,对蓝忘机吐了吐舌头,张嘴给他看,道:”吞下
  去了。”
    他舌尖鲜红,嘴唇嫣红,嘴角边哺着点自浊和许多笑意。蓝忘机怔怔看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最禁欲不过的仙门名士,平日的冷淡端方此时此刻尽皆被打碎,眼角眉梢都泛着轻浅桃色,平添几分艳丽,好像刚刚被人狠狠欺负了一通。见他这副模样,魏无羡心中喜欢的不行,光着膀子搂过他
的肩,亲亲他的嘴角,又亲亲他的眼皮,道:”乖,别吓着了。下次给你吃我的,也要表现这么好,知道不?”
    他唇边沾着蓝忘机的自浊,这么亲,蓝忘机的嘴角也沾上了,加土他有点呆呆的神情,瞧来十分惹人爱怜。魏无羡又亲了他下,道:”蓝湛,我喜欢死你了。”
    蓝忘机缓缓望向他。
    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觉得他眼睛里似乎有了层血丝。
    魏无羡并未觉察他这眼神中强行隐忍着、就快隐忍不住的意味,还以为他没弄够,接着道:”我们今后一直这样好不好?”
    突然,蓝忘机反身扑上,把他压在草地里。
    两人瞬间颠倒了体位。感觉蓝忘机又开始在自己身上咬来咬去,魏无羡笑着去推他的头,道:“你用不着这么急啊,我说了下次你可以再……”
    他忽然觉得下身痛,“啊”了声,微微蹙眉道:“蓝湛,你把什么东西放进来了?”
    他感觉得出来那是根修长的手指,问只是随口问问,下意识并拢双腿,可从身下传来的异物感
  更强烈了。因为第二根手指也钻进去了。
    魏无羡看过的春宫虽多,却没怎么看过龙阳方面的,他从前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兴趣,也
  无意去猎那个奇,因此他理所当然地觉得男子之间的情事就那样了,亲亲搂搂,最多用用嘴和手,
  并未探究。此时被蓝忘机按在地上,一点点地塞人手指扩张,这才隐约觉察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轻
  微的疼痛之余,还有一丝惊讶,一丝好笑。
    而加到第三根手指时,魏无羡终于笑不出来了。
    他已经觉得涨得难受,可三根手指和他刚才吞过的那东西尺寸还相差甚远。他道:”蓝湛,蓝湛,那个,你,你待静下,这样真的可以吗,你确定你没弄错?是用这里?我觉得有点不……”
    可是,蓝忘机好像已经听不进他说的话了,粗鲁地堵住他的嘴,身体一沉,把自己送了进去。
    魏无羡双眼骤然大睁,双腿猛地屈起。
    两人身体紧紧相贴,都是胸如擂鼓,气息紊乱。
    蓝忘机沙哑着声音道:”……对不起……我忍不了了。”
    看他两眼发红,憋得辛苦,魏无羡知道这都是自己撩的,咬牙道:“忍不了就别忍……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也是病急乱投医,魏无羡居然来问他。蓝忘机道:“……放松。”
    魏无羡喃喃道:”好,放松,放松……”
    他稍稍放松点,蓝忘机便试着继续往里推进,魏无羡立即不由自主绷紧了臀部和腹部的肌肉。
    蓝忘机道:“……很疼吗?”
    魏无羡搂着他,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打哆嗦,含泪道:”疼啊,我是第一次,当然疼。”
    说完这句,他感觉体内的蓝忘机更硬了。
    柔软脆弱的内脏被不属于自己的硬物强行插入戳弄,什么滋味可想而知。可是想到,因为他这么简单一句话,蓝忘机就会有反应,魏无羡又噗的声笑了出来。
    同为男子,他知道蓝忘机现在卡着有多难受,可他还是控制着自己,没强行劈进。魏无羡心中一阵柔软,主动勾着他的脖子拉下来,在他耳边道:“蓝湛,好蓝湛,二哥哥,我告诉你怎么办,你快亲我,你亲我我就不疼了……”
    蓝忘机白皙的耳垂染上嫣红之色。
    他艰难地道:“……别,别这么叫了。”
    魏无羡听他还口吃了下,大笑道:”不喜欢呀,那我换别的叫法。忘机弟弟,湛儿,含光,你
  喜欢哪……啊啊啊呜呜!”
    蓝忘机咬着他的嘴唇,下身一送到底。
    魏无羡所有的喊叫都被他封在喉咙里,紧紧攀着他的肩,眉头紧壁,眼角沁出了泪珠,双腿僵硬地圈住他的腰,一动也不敢动。蓝忘机这才稍稍清醒,吸了几口气,道:“对不起。”
    魏无羡摇摇头,勉强笑道:“你说过的。你我之间,永远不必说这个。”
    蓝忘机小心翼翼地去吻他,动作略显笨拙。魏无羡眯起眼睛,张开嘴让他深入,勾起舌尖缠绵了一会儿,模模糊糊地瞥见了蓝忘机锁骨之下的那个烙印。
    他把手放上去,覆盖了那个伤痕,道:“蓝湛,你告诉我,这个是不是也和我有关?”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没什么。当时我喝多了。”
    把血洗不夜天的魏无羡送回乱葬岗之后,等待着他的就是三年禁闭。闭关期满,出来之后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夷陵老祖终于身死魂消。
    在整座山上漫山遍野地找了好些天,除了从被大火烧了一半的树洞里捞出一个高烧昏迷、奄奄一息的温苑,什么也找不到。哪怕是一块骨头,一片碎肉,一缕虚弱的残魂。
    在回云深不知处的途中,蓝忘机在姑苏的彩衣镇上买了一壶“天子笑”。
    这是他买回去的第一壶,也是他唯一喝下去的一壶。
    酒很香,很醇,也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喜欢。
    喝他喝过的酒。
    受他受过的伤。
    酒醒之后的蓝忘机没有记忆,但是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和当年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洞底留下的那个烙印一样的伤痕。存放岐山温氏收缴物的仓库也被人砸开了。所有的门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很惊慌,很震惊。
    蓝启仁看起来很难过,也很生气,在蓝曦臣的劝阻之下,最终还是没有再责骂他。三年之中,无论是责骂还是惩罚,已经够多了。
    他叹着气,没有再反对蓝忘机把温苑留下来的决定。
    到如今,这伤口已经结痂十三年了。
    蓝忘机开始抽送起来,魏无羡则紧闭着眼,咬着牙,嘶嘶抽气,随蓝忘机的动作调整自己的呼吸。
    等到稍稍适应了入侵的异物之后,魏无羡无意间扭了扭腰。一阵突如其来的酥麻酥遍下体,顺着脊柱爬上全身。
    魏无羡一下子发现了该如何在这种位置下得趣了。
    他双手插进蓝忘机被汗水打湿的长发里,挺着那条抹额,笑了笑,软着嗓子道:“……舒服吗?我里面。”
    蓝忘机咬住他下唇,用更强悍的进攻回答他这个问题。
    魏无羡被肏得汗流浃背,浑身上下都水光淋淋的,嘴里还在气喘吁吁地胡说八道:“蓝湛……你完了。咱们三拜还差最后一拜,还没成亲呢,没成亲就做这种事,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被你叔父知道要把你浸猪笼的。”
    蓝忘机几乎是恶狠狠地道:“……早完了”
    伴随着一记猛顶,魏无羡又是难受又是痛快地仰起了头,露出毫无防备的喉咙,蓝忘机一口咬了上去。
    过于强烈的快感让魏无羡短暂地失神了片刻,迷迷糊糊一阵,心头的第一个想法:“……不敢相信,我他妈为什么没有十五岁就跟蓝湛干这种事。日子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蓝忘机于此道上是实干派,不匿如何调情,话少力多。魏无羡迷糊了会儿,清醒过来,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在他耳边说污言秽语:“蓝二公子,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你要是早喜欢我,你
  为什么不早早地把我给办了?你们家云深不知处后山就是个不错的地点啊,趁我溜出去野落单的时候,绑起来拖走,像现在这样压在草地上爱怎么干怎么干……啊……轻点,我是第一次,对我好点……
    “说到哪了?继续。你力气这么大,我肯定没办法反抗,我要是叫你可以禁言我。或者你们家藏书阁也不错,一地乱七八糟的书卷里,咱们可以买几本龙阳春宫目来对照着学,什么姿势都行……哥!哥!二哥哥!饶命!饶命,饶了我吧,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厉害,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啊,别这样……”
    蓝忘机根本经不起他在这个时候的撩拨,方才那十几下顶得魏无羡整个人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被搅乱了,好声好气讨饶,蓝忘机反而变本加厉。魏无羡被他压了小半个时辰,一直都没换姿势,腰臀都被撞麻了,麻劲过后便是又痛又痒,如千万虫蚁骨髓里咬噬。
    终于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魏无羡一边讨好地亲他,一边毫无尊严地道:“二哥哥,你行行好,留我条命在,咱们来日方长,下次继续,吊起来继续行不行?今天饶了我这个雏儿吧。含光君威武,夷陵老祖输了输了,一败涂地,来日再战!”
    蓝忘机额头有微微的青筋突起,一字一句,艰难无比地道:“……真想停下来的话……你就……闭嘴别说话了……”
    魏无羡道:“可是我长着一张嘴我就是要说话的呀!蓝湛,之前我说,要和你天天上床那句话,你可不可以当做没听到?”
    蓝忘机道:“不可以。”
    魏无羡心碎道:“你怎么能这样。你之前都没拒绝过我什么的。”
    蓝忘机微微一笑,道:“不可以。”
    看到他这样的笑容,魏无羡的眼睛瞬间又亮了,一阵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
    可是,他立刻被与这春风化雨般的笑容格格不入的动作逼得眼角飙泪,双手抓着草地声嘶力竭道:“那四天,改成四天上一次行不行,四天不行三天也成!!!”
    最后,蓝忘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下了结论:“天天就是天天。”

TOP

再来补个番外~可见我有多热爱这篇...等着作者6月份的精修篇

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

蓝忘机对魏无羡道:“等我。”

    魏无羡道:“要不我跟你一起进去吧?”

    摇了摇头,蓝忘机道:“你进去,他更生气。”

    魏无羡想想也是,蓝启仁看到他就一副要犯心病的风中残烛状,气都喘得比平时多,还是行行好,教他眼不见心不烦罢。

    蓝忘机看了看他,似要说话,魏无羡立刻道:“好啦,我知道了。不可疾行,不可喧哗,不可啥啥啥,是不是?放心,这次我跟你回来一定诸事小心小心又小心,不犯你们家规训石上面任何一条家规。尽量。”

    蓝忘机不假思索道:“没事。犯了也……”

    魏无羡敏锐地道:“嗯?”

    蓝忘机似是这才发觉方才脱口而出的话大有不妥,扭头片刻,这才转回来,肃然道:“……没有。”

    魏无羡茫然道:“你刚刚说犯了也什么?”

    蓝忘机知道他是明知故问,板着脸重复道:“你在外边等我。”

    魏无羡挥手道:“等就等啰,这么凶。我去玩儿你的兔子。”

    于是蓝忘机一个人去迎接蓝启仁的唾沫横飞,魏无羡则被小苹果拖着一路狂奔。小苹果自从进了云深不知处,仿佛格外兴奋,浑身牛劲儿,魏无羡拽都拽不住它,生生给它拉到了那片郁郁青青的草地上。

    草地里安静地团着一百多团胖雪球,粉红的三瓣嘴一撮一撮,偶尔抖抖长长的耳朵,耳朵透出粉色。小苹果则昂着头挤到它们中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魏无羡蹲到地上,随手抓来一只兔子,一边挠它的肚子一边心道:“我上次来的时候有这么多只吗?这是公的还是母的?哦……公的。”

    想到这里,魏无羡这才发现,他居然一直以来都没留意过小苹果是巾帼还是须眉。于是忍不住朝那边望了一眼。可还没待他看个仔细,忽听动静,回头察看。

    一名个子娇小的少女提着一只小篮子,正不知该不该上前,见魏无羡陡然回头望她,一时间不知所措,羞得满面通红。

    这少女身穿姑苏蓝氏的校服,也是端端正正地佩着一条抹额。魏无羡心道:“这可了不得!让我撞见活的了!”

    这是一名女修。一名姑苏蓝氏的女修。

    姑苏蓝氏这种以刻板闻名的家族,什么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规矩自是不必说,念经一样地从小在子弟门生们耳边喋喋不休一万遍。男修女修的学习区域和休息区域都严格分开,不越雷池一步,极少跑出自己的范围。连外出夜猎也基本都是男女分开,要么全是男的,要么全是女的,一般不存在男女混合同行的情况,刻板到令人发指
暗黑之火法。当年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就基本没在这儿见过姑娘,对云深不知处内是否真的存在女修深感怀疑。有几次他似乎听到了女修们读书的声音,好奇想追去看看,立刻被眼尖耳尖的巡逻门生发现,喊来了蓝忘机。如此几次,魏无羡热情耗尽,也就没心思再去探索了。

    可如今,却是让他头一遭在云深不知处里撞见了活的女修。活的!女修!

    魏无羡一下子直起了腰,两眼发光。正不由自主要走过去,小苹果却已经蹭的里立了起来,几乎是撞开他,冲到了那少女身边。

    魏无羡:“?”

    它挨到那少女之旁后,柔顺地低下头,主动把自己的驴头和驴耳朵往她手底下送去。

    魏无羡:“???”

    那少女红着一张脸,看着魏无羡,怔了一怔,不知道该说什么。魏无羡眯起眼,隐约觉得她有些面熟。片刻,忽然想起,这不正是那名他刚从莫家庄出来后在路上遇到、又在大梵山有过匆匆数面之缘的那名圆脸少女吗?

    哪怕是全然陌生的女子,他也能立刻嬉皮笑脸地闲扯几句热络起来,何况是有过数面之缘、性格不坏的小姑娘?当即冲她挥了挥手,道:“是你啊!”

    那少女显然也对他印象深刻,无论是洗干净脸的还是没洗干净脸的。扭扭捏捏一阵,绞着提篮子的双手,闷声道:“是我……”

    魏无羡扔开那只被他摸了一把判定性别的兔子,负着手,朝她走近两步,瞥见她篮子里的胡萝卜和青菜,微笑道:“来喂兔子?”

    那少女点点头。刚好蓝忘机现在不在,魏无羡没事做,来了兴趣,道:“要不要我帮忙?”

    那少女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点了点头,魏无羡便拿了一根萝卜出来,两人一齐在草地上蹲下。小苹果把头伸进篮子里一顿翻找,没有翻到苹果,勉为其难叼了一根胡萝卜出来,将就着啃啃。

    篮子里的胡萝卜十分新鲜,魏无羡自己先咬掉了一截,这才送到兔子嘴边,问道:“这些兔子一直是你在喂?”

    那少女道:“不是……我是最近才来喂的……含光君在的时候,就是含光君照料。他不在,就是蓝思追公子他们照看,如果他们也不在,那就我们就来帮忙看看……”

    魏无羡心道:“蓝湛怎么喂兔子?他从几岁开始养的?也是这样提着个小篮子过来么?”

    把一些过分可爱的画面从脑海里驱散,魏无羡又问道:“你现在是姑苏蓝氏的门生?”

    那少女腼腆道:“嗯。”

    魏无羡道:“姑苏蓝氏挺好。什么时候的事?”

    那少女一边摸着白毛茸茸的兔子,一边道:“大梵山那次过后不久……”

    正在这时,两人都听到了靴子踩过青草地的细微声音。魏无羡回头一看,果然,蓝忘机正在朝这边走过来。

    那少女一阵手忙脚乱,立刻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示礼道:“含光君。”

    蓝忘机微一点头,魏无羡却还坐在草地上,笑着看他。那少女似乎怕蓝忘机怕得很——实属正常,这个年纪的小辈就没有哪个不害怕蓝忘机的,慌里慌张地提起裙子就跑
[魔鬼恋人]推翻原著,只为YY!。魏无羡在后边叫了好几声:“姑娘,小妹妹!你的篮子!喂,小苹果!小苹果回来!你跟着跑什么!小苹果!”

    没有任何人或者驴被他叫住,魏无羡只得拨了拨篮子里剩下的几根萝卜,对蓝忘机道:“蓝湛,你把她吓跑了。”

    蓝忘机若是不想被人听到足音,又怎会让两个人都听到?

    魏无羡嘻嘻笑着对他递出一根胡萝卜,道:“吃不吃?你来喂兔子,我来喂你。”

    “……”蓝忘机居高临下俯视着他,道:“起来。”

    魏无羡把胡萝卜往后一抛,懒洋洋地伸出一只手,道:“你拉我。”

    顿了片刻,蓝忘机伸手去拉他,谁知魏无羡却突然手上发力,将他反拽了下去。

    领地被奇怪的人占据,一群兔子如临大敌一般漫无目的地绕着两个叠在地上的人跑来跑去。和蓝忘机格外相熟的那几只居然人立起来趴到他身上,仿佛是担心主人为什么会忽然倒下。蓝忘机轻轻将它们驱开,从容道:“云深不知处,规训石家训第七条,不许惊扰女修。”

    魏无羡道:“你说过我触犯了也没事的。”

    蓝忘机道:“我没有。”

    魏无羡道:“你怎么这个样子。没说完就等于没有说?一言九鼎言出必行的含光君呢?”

    蓝忘机道:“‘天天’。”

    魏无羡摸了一把他的脸,怜惜地道:“刚才你叔父有没有骂你?快说,让哥哥心疼心疼你。”

    话题转的如此生硬刻意,蓝忘机也不拆穿,道:“没有。”

    魏无羡道:“果真没有?那他跟你说了什么?”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抱住他,道:“无甚。齐聚不易,明日办家宴。”

    魏无羡笑道:“家宴?好好好,我一定好好表现,不会给你丢脸的。”忽然想到蓝曦臣,问道:“你哥哥呢?”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稍后我去见他。”

    泽芜君近来终日闭关,蓝忘机必然是要去与他促膝长谈一番的。魏无羡反手搂住蓝忘机,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半晌,又道:“说起来怎么这次回来没见思追他们?”

    这群小辈,若是在往常,早就在山门口便叽叽喳喳围上来了。听他提起思追他们,蓝忘机眉宇微舒,道:“我带你去见他们。”

    他带着魏无羡找到蓝思追、蓝景仪等人时,这群小辈们除了欣喜地喊了几声,就没别的动作了。倒不是不想有更多动作,实在是不能。

    十几个人,齐刷刷倒立在檐廊下。每个人都脱去了外袍,穿着雪白的轻衫,头朝下,脚朝上,面前的地上铺着几张白纸,一方墨。左手撑地,右手执一管笔,艰难地在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黑字。

    因为不能让抹额落到地上,他们都满头大汗地咬着抹额的尾巴,因此也不能说话。所谓的“喊了几声”,也只是眼睛发亮地呜呜呜了一阵。

    看着这些颤颤巍巍、摇摇欲坠的身躯,魏无羡道:“为什么一定要倒立
抱紧土豪的粗大腿。”

    蓝忘机道:“受罚。”

    魏无羡道:“我知道是在受罚。我看到了,他们抄的那是蓝氏家训呢,《礼则篇》我都会背了。他们干了什么被罚?”

    蓝忘机淡声道:“超出规定期限不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哦。”

    蓝忘机:“与鬼将军同行夜猎。”

    魏无羡:“嘿!你们胆子可真大。”

    蓝忘机道:“第三次犯。”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心道如此的话,怨不得嫉邪如仇蓝启仁这样惩罚他们了。只是倒立罚抄已经很轻松了。

    在这群少年们面前走了一圈,扫了几眼,稍作检查,蓝忘机对其中一人道:“字。不端。”

    那名少年咬着抹额,含含糊糊地含泪道:“是。含光君。这张我重抄。”

    没被点到的其他人就是检查过关了,纷纷松了口气。二人离开长廊,魏无羡忆及当年自己罚抄时的困苦时光,心生同病相怜之感,道:“光是维持这样的动作就够难了,你让我倒立着我还不一定能写字。就算我坐着都不一定能写得端正。”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道:“确实如此。”

    魏无羡知道他也想起了盯着自己罚抄的那段日子,道:“你小时候罚抄也是这样嘛?”

    蓝忘机道:“从不。”

    想想也是。魏无羡心道,蓝忘机从小就是世家子弟中的楷模,一言一行都跟用尺子量过似的标准无比,怎么会犯错?既然不会犯错,又怎么会受罚?

    他笑道:“我还以为你那吓人的臂力是这样练出来的。”

    蓝忘机道:“不罚。但也是这样练出来的。”

    魏无羡奇道:“不是被罚那你没事倒立干什么?”

    蓝忘机目不斜视道:“可以静心。”

    魏无羡凑到他耳边,语尾上挑道:“那究竟是什么让冷若冰霜的含光君的心不静啊?”

    蓝忘机看看他,不说话。魏无羡心中得意,道:“照你这么说,从小就这么练臂力,是不是你倒立着干什么都行?”

    蓝忘机道:“嗯。”

    见他垂着眼帘,像是答得有些腼腆,魏无羡越发嘴没上锁口无遮拦,道:“倒着干我也行?”

    蓝忘机道:“试试。”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你说什么?”

    蓝忘机:“今晚试试。”

    魏无羡:“……”

TOP

魏是从哪儿学的鬼道??真是乱葬岗有奇遇??

TOP

哇快给一窝兔兔们多加点戏份!!!【被拖走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更新了番外的肉{直接贴在一楼了,可以重新下txt

TOP

呜呜

心好痛啊呜呜用手机下载不了浪费了好多票票。。。

TOP

大爱此文,既悬疑又搞笑,作者文笔也还不错

TOP

真的好好看啊!作者是为了弥补前面太清淡所以后面全是肉么?!小受性格好招人喜欢啊!
三观早已随风而去了~~~

TOP

啊!果然很好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