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穿越] 我们的男神崩坏了 BY 崔罗什 (点击:371次)

我们的男神崩坏了 BY 崔罗什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我们的男神崩坏了 BY 崔罗什
文案
古穿今,娱乐圈
任性妄为的小王爷穿越成了当红影帝
三个月后,影帝的粉丝哭天喊地:我们的男神崩坏了……
这是一个现代社会治脑残的温馨故事
美貌王爷受,霸道总裁攻
小白文,受一开始会有点脑残
ps,与《朕,是一个演技派》是兄弟文。《朕,是一个演技派》是影帝穿越成王爷
内容标签:娱乐圈古穿今
主角:李谕,令狐己
作品简评
在古代时候任性妄为的小王爷,因为意外穿越到现代,成了拥有万千影迷的当红影帝。三个月后,影帝的粉丝哭天喊地:我们的男神崩坏了……小王爷慢慢适应新环境和影帝的新身份,在这过程中一不小心就吸引到了一个霸总。这是一个现代社会治脑残的温馨故事,美貌王爷受,霸道总裁攻。文中古人与今人的想法对照很有趣。王爷因为身份原因,在穿越到影帝身上之后无法迅速转变立场和观点,再加上娱乐圈的名人效应,因此笑料百出。攻受之间一开始有时候鸡同鸭讲却意外和谐。小王爷的心理转变过程描写十分自然。文很有趣,文下的评论也很有意思,比如“小王爷仿佛在参加变形记”。总之是一篇能轻松看下去的欢乐萌文。
第1章
汝阳王李谕这日进宫时候,就觉得心绪很坏。
他是当今皇帝的哥哥,小时候兄弟姐妹几个,就属他和皇帝年龄相近最要好。尽管皇帝的生母出身显赫,他的生母进宫前只是个歌伎。但皇帝小时候就是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玩。
后来他离开京中,住去自己的封地,皇帝也时常给他写信联络。
但自从父皇驾崩,皇帝登基之后,就与他渐渐疏远。此次他离开封地,进京面圣,与皇帝见了几次面,都谈得不甚愉快。
皇帝竟然为他开矿的事情批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要他掏钱交国库。李谕心中愤愤的,那是他自己的封地,他一个王爷,在自己的封地上开几座矿怎么了!
李谕认为,这都是当朝丞相萧从简搞得鬼。萧从简把控了皇帝,所以皇帝才不敢和他亲近,也不敢为他说话。
说起萧从简这个人,汝阳王是有些怕的。不是怕他的权势,李谕自己就是个王爷,先皇的亲儿子,皇帝的亲哥哥,才不鸟这些文官。而是因为萧从简是上过战场,立下过赫赫军功的人。李谕信佛,他觉得萧从简身上杀孽太重,一走到萧从简面前,他就觉得冷飕飕的。
再过几日,他就要离京了。今天皇帝在宫中设赏花宴,邀他赴宴。
李谕去时就觉得心浮气躁,眼前老有什么东西在晃。临进宫前他特意要太医给他把了脉,太医却说无碍。
李谕就道:“你不晓得。我的体质是有些神通的。”
就比如他遇到萧从简就会觉得冷飕飕,将有坏事发生时,他也会心浮气躁,坐立不安。还有他小时候有一次去了一位老太妃那里,哭闹不止,过了一天,那个老太妃就驾鹤了。
听汝阳王说得如此郑重其事,太医不敢说话了——其实汝阳王已经连续宿醉三天了。任谁连续醉酒三天,都会心烦意乱,浑身不适。
汝阳王硬着头皮进了宫。果然在赏花宴上没好事。皇帝就光顾着和皇后亲亲我我。萧从简老神在在。其他宗亲纷纷指责他不为君为国分担。
李谕心情郁闷,自己就把自己灌醉了。酒壮怂人胆,何况李谕自认为一点也不怂。他喝到酣畅淋漓处,就和别人吵了起来,皇帝叫他名字,他又冲着皇帝皇后嚷嚷了什么。
李谕不知道自己嚷了什么,但只觉得自己嚷完之后,周遭一片寂静。
他站起来,摇摇晃晃离席。有人想来拖他给皇帝谢罪。他嘟嘟囔囔甩开对方的手。皇帝怒道:“让他走!”
李谕向皇帝拱拱手:“那我走了!阿弟!”
无人敢去扶他。李谕自己在花园里绕了一大圈,他走到了湖边。小时候他常常和皇帝在这里划船。 ...
................

TOP

很流畅地看下来了 这个作者还蛮喜欢的

TOP

  我们的男神崩坏了
  作者:崔罗什

  番外 大盛

  大盛播出之前, 大家就知道这剧要火, 就是火到一个什么程度的问题。
  电视台办了首播晚会, 为电视剧宣传造势。导演李谕,编剧程渊和一众主要演员都出席了。
  李谕最近几个月除了忙这部剧, 很少出镜, 并非是为了刻意保持神秘低调,只是太忙了, 且没有必要。直到宣传期的时候, 李谕才开始频繁露面做宣传。
  李谕现在的口碑正在最好的时候。正如何樊所预料的,一旦李谕的身世揭开, 一切都可以被原谅了。李谕以前种种任性的行为,大家全都忘了,没忘记的也被洗白了。何况现在李谕有代表作电影傍身,又自导自演了眼下最热门的电视剧, 俨然全能型才子。
  所以李谕要做宣传, 都是各家杂志, 节目抢他的档期, 请李老师, 李导赏光。
  李谕工作室对李谕上的每个宣传都做了仔细的筛选。开玩笑,李谕现在是口碑最好,舆论最偏爱的时候,千万不能在这最紧要的关头出差错。
  而且对每个采访李谕的记者和节目,工作室都提前打好了招呼,请大家注意两点。第一, 李谕不回答感情方面的问题,请大家不要问李谕的感情生活。第二,李谕不回答和李永霖,英汇有关的问题,有关这方面的事情,请提都不要提。
  尤其是第二条是李谕的底线。有关李永霖的事情,许多媒体都已经报道过了,李谕和李永霖确实是父子关系,这是事实,李谕不能让别人撤下这些报道。但至少在李谕自己接受采访做节目的时候限制这方面的提问。
  但偏偏就有人要踩雷。有家知名时尚杂志对李谕做采访的时候,先开始聊得还好,先问问李谕在时尚方面的建议,又问李谕最近做什么运动。热身之后,就开始围绕李谕的工作提问。李谕本来就是为了宣传电视剧的,十分乐于多谈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但聊着聊着,记者就开始试探李谕的底线了。
  “拍电视和写小说很不一样,毕竟要把故事具象化。对你来说,从小说转化成影视,有没有特别困难的地方?或者说书里想表达的东西在电视剧里特别难表现的地方?”
  这还是个正常的问题,李谕想了想,说:“肯定是有一些的。但幸好我有程渊老师帮忙。在内容改编上,他做了很大的努力。我们经常一起讨论,那些情节必须留下,那些情节要进行重新组织,让画面能表达更多的信息……”
  他侃侃而谈。这些年他对着记者也算身经百战了。而他刚刚经历的这段工作也是非常充实,所以一说起来,他胸有成竹,十分自信,这都是他工作积累下的心得经验。
  “比如说有一段……我这里不能提前剧透,但是是一场很关键的戏份,一边是非常宏大,光明的场景,一边是阴暗里的一群人。如果在小说里,我只要几行字就能让两边对比起来。但是对拍摄和剪辑来说,这种场景,心理上的对比就要非常仔细,非常精细,才能让观众完全吸收信息。”
  记者调整了一下录音笔,在记事本上划拉了两下,然后微笑着问:“那你是怎么准确把握小说,或者剧中人物的心理,你有没有对某个人物揣摩特别深,或者有计划的让他和现实产生某种联系?”
  李谕的脸色僵了僵,说:“什么意思?”
  记者说:“比如说皇帝这个角色,你有没有将他代入你真正的父亲?”
  李谕沉默了片刻,他觉得这个记者所谓“真正的父亲”肯定指的不是他的父皇,而是指李永霖。他觉得这个访问不用做下去了,亏得他刚刚还觉得不错。
  他没有回答,站起来突兀地结束了采访了。
  当事记者把这件事在微博上捅了出来,大意说李谕太拽,太假。要对李永霖没芥蒂,何至于一提就炸。
  “有些人心里永远渴望着父亲的认可,虽然他嘴上不承认!”
  结果可想而知,这条微博被人骂到删为止。
  事后这本杂志的总编辑打电话李谕道歉,并且送了一大堆东西给李谕工作室的工作人员,想重新安排一次采访。
  虽然骂那个记者的人很多,但因为李永霖这事情出的时间正好和李谕拍剧的时间重合。其实还是有一些人是这么想的。
  李谕没办法控制所有人的想法,他只能让工作室严格执行这两条标准。
  到大盛播出前,终于顺利完成了宣传活动。
  电视台正式播出第一集那天,李谕在家里办了个小小聚会,参加聚会的只有他和令狐己。两个人一起看了直播。虽然头两集,李谕其实已经看过好多遍了,但首次播出,李谕觉得还是要和观众一起看,才特别有气氛。
  一想到此时此刻有亿万观众和他一起看着电视,李谕觉得这剧感觉都不一样了,连广告都比平时好看!
  令狐己为他们一人倒了一杯红酒。他们坐在沙发前,傻子似的等着广告播完。
  “我想起来……”
  “嘘!”李谕伸手捂住令狐己的嘴。
  令狐己只能微笑着拿起红酒抿了一口。他想起来今天在路过某繁华路口的时候,看到的巨幅广告,都是大盛的宣传。听说地铁里也挂了很多海报。电视台对这剧相当重视。
  电视剧一开始,令狐己就被吸引了。虽然小说和剧本他都看过了,对许多情节可谓是烂熟于心,但看到电视上呈现出的影像,他还是一下子被抓住了。
  李谕的审美很好,他的品味趣味都很雅致,所以画面也好,服装设计也好,一看就很有品,一点都不廉价。这一方面是真花了钱了,另一方面是绝对离不开导演自己的审美趣味。
  令狐己看着一个个熟悉的人物出场,只觉得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样。当然并不是因为他原来就认识周容和徐斯云。周容和徐斯云在这剧里都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李谕对他们的改造十分惊人。
  令狐己认识的是传说中的那些人,是李谕时时说起的故事中的人物。他认识他们。
  令狐己认出了他们,李谕也认出了他们。令狐己能感觉到李谕的身体正在紧绷,他伸手揽住李谕,让他和自己靠在一起。
  “他们都活了。”令狐己说。这短短几个字,已经是至高的评价。
  当天播放结束之后,李谕看了看网络上的数据,又和何樊打了个电话。何樊也很激动,他当然知道这剧会红,但是没想到第一集的网络数据会怎么好。
  “肉眼可见的热度!一般古装剧很难有这样的成绩,都是要播出几集甚至十集左右才会有这样的热度,现在这剧从第一集就这么热,后面一定更厉害。我有信心。”何樊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李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件事,他真的做成了。
  但就像令狐己说的,他想要的,只是更多人认识他们,更多人看到有血有肉的他们,在梦里见到那个朝代。
  在这个夜晚,李谕竟然感到了一丝惆怅。
  不过很快李谕的惆怅就被观众们打破了。因为五花八门的评论,各种各样的解读,让李谕应接不暇。
  大概因为是人物形象太丰满立体了,程渊老师对剧情的矛盾把握太聪明准确了,才播出几集,随着每集上涨的收视率,还有各种剧情讨论,人物讨论,维护自己喜欢的角色,站在角色立场上真情实感地争论掐架。
  男性角色中,周容扮演的皇帝在前半段是人气最高的。女性角色中,果然是徐斯云扮演的云淑妃最受欢迎,不论男女这个角色的好感度都很高。
  剧才播了两周,徐斯云的代言就多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是某国民品牌,这让徐斯云十分得意。
  等到李谕扮演的萧从简出场时,收视和剧情讨论又掀起了一个新高度。
  书迷和李谕粉都在高呼——“全剧最苏的男人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小萧!”
  快五十的集的剧,播出了二十多天,这二十多天追剧群众就跟狂欢似的。很久没有这样一部剧让大家沉迷了。
  这剧里的年轻演员每个人知名度都上了一个台阶。李谕更不用提了,对影帝来说,又多了一个经典角色。
  “李谕的演技啊!演这样的角色真是太棒了……流泪……”
  “好想看续集!看萧从简怎么辅佐小皇帝!”
  电视剧播出之后,后续影响仍然延绵不绝。有人建议改编舞台剧,舞台剧的计划也在进行中。更多人是想看续集,看下一代的故事。出版社也巴不得李谕再写一本小说。
  李谕对外界的回答一律是“我在考虑”,对着令狐己他一口气吐出真心话。
  “拍续集拍什么?照实拍大家肯定以为我疯了,不拍。”

  番外 续集

  尽管李谕对拍续集这事情挺抗拒, 但大众对大盛的续集却很热情。
  大盛最后几集播出的时候, 网上铺天盖地的讨论基本上都是伤心欲绝。
  喜欢云淑妃, 云淑妃死了。喜欢贵妃,贵妃死了。喜欢皇帝, 皇帝死了。主要角色死了一大半。
  看过原作小说知道结局的还好, 没看过原作,不知道结局的普通观众全都被虐得不轻。所以大盛的大结局收视反而比倒数几集最高收视还降了一点。
  不过最后一集的最后一段还是让无数人激动。
  结尾一段, 随着皇帝的驾崩, 一代人的往事和恩怨如云烟散尽;新皇继位,新一轮的争权夺利又开始了, 朝堂与后宫从未平静片刻。
  而这一次,少年皇帝的面孔还年轻稚嫩,站在殿上的萧从简沉默骄矜,权臣的气势压过了皇帝。朝中诸人看向萧从简的眼光都十分复杂。
  这个意味深长的结局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萧从简会黑化吗?小皇帝能掌控大局吗?文太傅还能屹立不倒吗?谁才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所以大盛剧终, 许多观众陷入无限失落, 只觉得代入感太强, 仿佛真有这样一个朝代, 真有这样一群人物, 他们看到了,他们也体验到了。他们怎么能不关怀后续发展?
  一轮播放结束,电视台立刻开始了二轮播放。二轮播放的收视依然很高,而且除了二刷的观众,还有好奇好口碑高收视的观众开始追剧。
  剧组也被邀请参加各种活动,大家几乎把各个角色都分析透了。
  对各种专业非专业的剧评分析, 李谕也看了很多。
  有分析剧情的,有分析人物性格的,有分析演员演技的,大部分评论还是靠谱的。李谕尤其爱看分析皇帝性格的评论。男主皇帝确实是个性格复杂的人,但他又那么光彩无限和讨人喜欢,所以分析起来特别有意思。
  李谕也喜欢看关于云淑妃的分析。女性观众喜欢这个角色的也很多,各种截图,绘画,甚至还有专门的教程出仿妆和cos,徐斯云在这剧里也确实很美。
  只有一个人的分析,李谕从来不看。就是有关他四弟的评论。
  李谕对四弟感情很复杂。他有时候想想真觉得不可思议,四弟会做皇帝,他会做一个闲散王爷这事情是早就注定的。但四弟登基之后,他居然还是会有那么一丝失落感。
  小时候他和四弟两个人滚在一起玩的日子早就过去了,父皇一驾崩,他们之间就隔了天堑。
  不过失落归失落,他的脾气发泄完了这事情就过去了。来到这世界之后,他还设想过他淹死了的情形。
  他在宫里淹死了,那肯定是要风光大办的,希望他淹死了之后,四弟不要感觉太愧疚。四弟最好把这笔账算在萧从简头上。
  他想过四弟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的样子,那时候四弟已经完全成熟了,应该能摆脱萧从简的钳制了。
  李谕从没有想过他有一日魂魄重回东华宫,看到的一切出乎他的意料。四弟的在位如此短暂。皇位再次易主,他成了皇帝,年号延平。
  当然,准确来说,他也没干成皇帝,现在正当着皇帝的是影帝李谕。他过去逛了一圈,就和做了场梦一样。
  所以对于他来说,他在大盛的故事已经结束了。他和四弟的故事也结束了。
  他没办法拍大盛的续集。他怎么拍?难道告诉观众,过了两年,所有人寄予厚望的新皇又驾崩了,让那个纨绔王爷捡漏了。
  现在的结局正好,有疑问,也有希望。剧组上节目,主持人问到大盛的续集,问起新皇帝,李谕就微笑着说:“对,他会是一个好皇帝,非常好。”
  全世界只有令狐己一个人知道李谕的心里在想什么。
  令狐己之前就察觉了。他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李谕在路上时候会写些什么。令狐己看他写得认真,问他是不是在写新小说。
  出版社一直在和李谕殷勤联系,非常希望李谕再写一本小说。因为大盛卖得实在太好,出版社如果能有这样的畅销作家,要笑得合不拢嘴。
  李谕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含含糊糊的,说是随便写写。
  大盛的续集呼声很高,几家制作公司都希望能出续集。令狐己就问李谕:“你真的不打算出续集?”
  李谕说:“不打算。”
  令狐己忽然说:“你这段时间,写的是不是新剧本?”
  李谕吓了一跳,沉默片刻才说:“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偷看了?”
  令狐己表示如果要偷看才知道,也太小看他了。李谕对此表示承认。
  “我是想写……但我不知道事情如何变成这样的……”李谕说,“过去身在其中的时候都有看不明白的时候,更何况如今。”
  停了一会儿,他问令狐己:“你觉得他能做好吗?”
  令狐己问:“谁?”
  李谕说:“李谕啊。”
  他话音一落,两个人一同傻笑起来。令狐己明白李谕问的意思,他是问影帝能做好皇帝吗。
  “放心吧,”令狐己宽慰他,“你要相信人的潜能。”
  李谕不做声了。令狐己开起他的玩笑:“你看,你就进步很大,都学会忧心天下了。”
  李谕靠在窗边,侧过头看看令狐己,他终于乐了起来:“我学会的事情多了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还没有结束,继续ing

  番外 学会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 李谕确实学会了很多东西。
  他从一开始学会了用热水器, 用空调, 到学会了用手机,用电脑, 会摄影会摄像, 学了汉语拼音又学英语。
  当然他还学会了演戏,天赋不必说, 他确实又重新学习了好多东西。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他学会了重新认识自己和一个新的世界, 这些无形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总之,李谕现在也是有态度的人了。这两年为了大盛这个目标,他不说兢兢业业, 也付出了足够多的心血。
  所以这个大目标完成, 播出之后, 李谕的失落, 并不比观众少多少。虽然最近大家都在喊续集问续集, 但李谕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想拍续集。
  他该讲的故事,已经讲完了。以后的故事主角是他人,他不在那儿了。
  在大盛拍摄期间,行业真人这个真人秀曾经跟拍过李谕一段时间,拍摄他作为新人导演的努力过程。
  大盛开播前, 这个纪录片作为真人秀的番外篇播出,为大盛宣传造势。大盛结束之后,各方面都反响热烈,这个纪录片又被大家扒出来,对里面各种细节,花絮津津乐道。
  行业真人第二季没能签下李谕,但是请李谕来了一期,探班这一季的成员,并且互动一下。主要还是因为大盛这段时间太热,电视台都抢着李谕来录节目。
  这一次李谕在节目上又谈了大盛,谈了自己创作的感悟和心得,也谈到了续集。这一次李谕明确说不会有续集了,他不会接着写大盛的小说,也不会拍摄大盛的续集。
  这个消息一出,大家是一片哀嚎,当然二轮播出的收视又涨了一波。
  出版社更是心都碎了。他们还指望李谕多写几本,他们卖书卖得不要太爽。电视台也觉得惋惜,这年头能有这么好的收视和口碑,谁家不拍续集啊。但是他们也考虑到李谕影帝的身份,能花两年时间搞电视剧项目已经不易。
  李谕粉们也觉得惋惜,电视剧的好处就是时间长,他们可以天天看到好多好多的李谕,而且萧从简这么棒的角色,十年难遇。
  不过既然李谕已经做出了决定,粉丝只能无条件支持。粉丝们一边开始怀念萧从简这个角色,一边期待起李谕接下来会拍什么电影,演什么样的角色。
  对这其中内情一清二楚的令狐己,对没有续集这事情,其实也有点遗憾。看出版商和电视台的反应,他觉得李谕已经成了做续集的最大阻碍了。
  甚至程渊老师都表示,如果有续集,他还是会参与。李谕的工作室那边,何樊在令狐己面前委婉提过,希望令狐己能为续集的事情对李谕美言几句。
  令狐己发现自己居然要给李谕吹枕头风,这事情挺可乐。
  这天在和李谕一起解锁了两招新姿势之后,令狐己问李谕:“你真不想拍续集?”
  李谕懒洋洋地嗯了一声。他正在回味情/事,懒动身体也懒动脑子,放任一切思绪,对什么都不在乎。
  令狐己又问他:“那你接下来的工作准备接什么?周导之前说想和你合作的,他正在准备的新电影,你不去问问?”
  李谕说:“没兴趣。”
  令狐己吻了吻他的额头。最近李谕虽然在电视节目上光彩照人,但私下里在他面前,就任性多了——最近李谕好像突然对工作又失去了兴趣。大盛的续集不拍了,对几个导演伸出的橄榄枝都没有回应,这把何樊又急坏了,给李谕推荐了不少原作小说,导演编剧,李谕都是心不在焉。
  令狐己觉得李谕是一下子完成了大盛,失去了动力。
  “你还得学会一件事情。”令狐己说。
  “什么?”李谕与他靠在一起,小声问。
  “学会放手,学会告别。”令狐己说。
  李谕迟疑了一下,说:“这到底是一件事,还是两件事?”
  令狐己表示重点不在这里……
  “重点是,大盛已经拍完了。我知道你舍不得,但是结束了,就让它过去。你得往前走。”
  他觉得李谕拍大盛,本身就是对过去的一种告别。然而拍完播完之后,李谕却像进入了漫长的默哀期一样。他出不来了,他比观众还出不来。
  “所以我才问你,真的不想拍续集吗?如果你想,你完全可以接着拍。拍一个全新的故事也好,你自己虚构的故事也好,都可以。”令狐己建议。
  李谕还是摇了摇头:“不行,那不是大盛。”
  他还是有自己的坚持的。
  令狐己又给了一个提议,他说:“那你可以拍前传,拍外传。”
  李谕一下子坐起来,令狐己说:“你爸爸的故事已经说完了,你可以说你爷爷的故事。”
  李谕若有所思,他说:“对啊……我还记得不少东西……原来的初版小说里也删除了很多旁枝故事……”
  令狐己心道,出版社真该好好谢谢他。
  一段时间之后,李谕工作室传出了李谕开始创作前传的消息。这让不少书迷影迷感觉欣慰。虽然看不到萧从简这个角色有些可惜,但能继续看到李谕的创作,还是不错的。
  李谕打算这些前传他不再出演了,也不着急拍剧,他先把小说写出来,慢慢来。这次他可以把整个过程拉得更长,更享受一些。他也开始接触其他导演,周导优先,他会先拍一部电影,尝试和更多出色的导演合作。
  迈出了这一步,李谕的心情也开始好了很多。他又开始和令狐己兴致勃勃地讨论那些故事,传说和人物,要令狐己提出看法。两个人都对此乐此不疲。
  令狐己说:“我觉得这就是你为大家做的好事。”
  李谕觉得,他又学会了一件事情,或者两件事情。

  番外 再穿一次!(上)

  李谕一睁眼, 就觉得不对劲, 三秒钟之后他大叫一声:“又来!”
  床帐外面立刻有人毕恭毕敬问:“陛下起了?”
  李谕闷闷地说:“我……朕……再躺一会儿。”
  帐外立刻没了声音。
  李谕刚刚一睁眼, 就发现自己躺在龙床上,因为之前有过一次, 这一次他迅速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在正月二十四生日这一天, 李谕又回到了大盛,自己的身体里。
  李谕躺在床上, 摸摸脸, 举起手来看看自己的手,身体确实是他自己的身体, 感觉是那么熟悉,就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上多了一个相当显眼的伤痕,手心手背都能看到,红豆大小, 褐色伤痕, 像是有尖锐之物曾经贯穿他的手掌。
  “我艹……”李谕心中骂了一句什么鬼。上次他穿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皇帝了, 谁敢伤皇帝!
  他看着这个伤痕都觉得疼!
  但李谕又不能直接举个手掌问外面伺候的宫女太监这是怎么回事。
  李谕在床上躺了一会儿, 整理思绪和情绪。
  他想起前一天晚上还和令狐己说起这事情, 他想起之前那次奇妙的魂魄归位的经历,他知道自己成了皇帝,但看到的事情太过荒谬,以至于他回去之后恍惚了好几天,之后甚至怀疑这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他做梦了。
  令狐己帮他确认了那一整天,他确实是换了个芯子一样, 应该是做了几年皇帝的真影帝回来了。
  “你在之前有没有什么预感?”令狐己问他。
  李谕说:“没有……除了第二天是我生日,其他一切都很平常。我就是……有点想家,想着要是能回去看一看就好了。”
  令狐己说:“看来是陛下的愿望成真了。”
  李谕想想觉得还挺有意思,他想着,离上次又过去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大盛和东华宫是个什么情形了。萧从简不会还被关在偏殿吧?
  他临睡前就这么随便一想,醒来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又穿回来了。李谕又举起自己的右手,看看那个伤疤,看来这一段时间,宫中又发生了许多事情。他心里全是疑问,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好在今天万寿节,他穿过来不用面对朝政,只要过生日就行了。
  这倒不错,希望朝局平稳,没有大事,让他平安无事享受这一天。李谕一面想着一面翻了翻床上的暗格小抽屉。
  影帝是个挺整齐的人,抽屉里放的东西都整整齐齐,都是些随手用的小东西,护肤品之类的,一看就知是宫中精细之物。只有一格有些奇怪,放了块笏板。
  这东西是大臣用的,不知道为何会在皇帝的床头。板子看起来普普通通,已经旧了。李谕拿起笏板看了看,只见这块板上刻了长相思三个字。
  李谕不明所以,翻来覆去看了两遍,也就只找到这三个字,于是就将它放回原处,丢在一边。
  在床上磨磨蹭蹭了半天,李谕才要宫人服侍起床。
  这一次李谕比上次镇定许多。一来是他心里有底气了些,大概知道周围环境,二来他演技也涨了,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还是能撑住的。
  李谕看到后宫和几个孩子的时候很高兴,看到宗室那些亲戚的时候也很高兴,直到他看到丞相领百官贺寿的时候,还是没能做好表情管理,笑容直接凝固在了脸上——百官之首,正是萧从简。
  一瞬间,他脑子里飞过无数弹幕。
  “是萧从简。”
  “是萧从简。”
  “真的是萧从简。”
  “影帝,不是,大哥……你到底在搞什么?”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我漏了八十集剧情,谁来帮我补一下。”
  “感觉好无助,虽然我坐在龙椅上……”
  “已经开始想念狐狸了……狐狸不知道怎么样了……”
  令狐己这边,也比上次手忙脚乱好一些。自从李谕搞出过一次生日当天缺席四场庆生趴的事件之后,工作室就再也不在李谕生日当天安排任何官方庆祝活动了。
  都是令狐己私下为李谕过生日。这天令狐己一早就牵着肉儿来接李谕,一进李谕的房子,他就看到李谕背对着他,正站在窗前默默看着窗外。
  从那个站姿,那个背影,令狐己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不是他的李谕。
  令狐己拍拍肉儿的头,让它去一边自己玩。
  “我还可以叫你李谕吗?”他问。
  李谕沉默了片刻,才转身说:“看来这一两年,我身上发生了不少事情。”
  令狐己微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完全不关心这些了。”
  他开了个玩笑,来拉近距离,消除两人之间的紧张感。
  现在这个李谕不是个好惹的人。令狐己虽然是和他的小鲤鱼谈恋爱,但睡的到底还是影帝原本的身体。这会儿面对原主,多少有些尴尬。
  李谕终于又费心解释了一句:“我刚刚打了电话给我母亲,听她的话,你对她照顾颇多。多谢了。”
  说完之后,李谕就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伸手示意,也请令狐己坐下。
  令狐己与他面对面坐下,李谕握着自己的手机,一边扫着新闻,一边向令狐己提问。
  不到十分钟,李谕就把这两年汝阳王遇到的事情,做的事情都搞清楚了。
  李永霖与他的父子关系公开,李谕也知道了,他脸上依然没有什么波动。问到英汇的事情的时候,李谕怀疑地看了一眼令狐己,令狐己坦然面对他的目光。不过李谕没有再问,对李永霖和英汇的态度,两个李谕可谓是高度一致了——他们真的不关心。
  令狐己当然不会再问李谕想不想见李永霖了。李谕仅仅能回来一天,不会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李永霖身上。
  果然这个话题很快就过去了。
  看到小鲤鱼写了小说,拍了电视剧大盛的时候,李谕终于露出了一丝难以描述的笑容。
  令狐己笑着说:“我一开始也以为他做不到的——至少没想到他会做得这么好。他很有天赋。”
  李谕看着那些剧照,喃喃说:“他演萧从简……”
  令狐己像个骄傲的家长:“评价相当好。”
  这一下他能确定,李谕确实是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番外 再穿一次!(中)

  令狐己为李谕煮了咖啡。他的鲤鱼不怎么喜欢咖啡, 但影帝应该喜欢。
  “在那边喝不到这个吧?”令狐己端来咖啡, 像招待一位认识了很久的熟人。
  李谕尝了一口, 说:“对,没有。好茶倒是喝遍了。”
  令狐己很高兴他们能心平气和地对话, 没有像上次那样。他很想知道大盛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形, 既然影帝过来了,那他的鲤鱼此刻应该是在大盛。
  李谕喝着咖啡, 翻看着大盛的小说和剧本, 手边的手机和平板还在播放大盛的音乐和片花。令狐己看他这个架势,觉得他一点不像脱离了现代社会好几年的人。
  “这个剧本……”李谕注意到了署名。
  “对, 小说是李谕写的,剧本是程渊老师改编,所以非常成功。”
  李谕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我很喜欢程渊老师。”
  他又看了一段大盛的片段,是十几分钟的萧从简剪辑, 他看着看着果然又笑起来。若是旁人, 会以为李谕在看自己的表演, 或者是看小鲤鱼干得怎么样。但令狐己觉得不对, 他直觉李谕看的是萧从简。自己的脸演萧从简, 似乎让李谕觉得很有趣。
  看完之后,李谕对令狐己说:“代我谢谢他。”
  令狐己知道他是指谢谢汝阳王,他的小鲤鱼。大盛是小鲤鱼的故乡,不是影帝的故乡,对小鲤鱼用影帝的人脉资源和身体拍了大盛这部电视剧,影帝在谢什么?
  令狐己陡然问:“萧朴之怎么样了?还好吗?”
  李谕没料到他会有这一问, 他看了一眼令狐己,说:“一切都好,平稳无事。”
  令狐己当然不能仅凭李谕这一句话,就放下心来,但此时此刻他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等待,等鲤鱼回来。
  影帝没有再问更多的生活细节。他对令狐己和鲤鱼在一起这件事情也没有发表感想。毕竟如今是鲤鱼生活在这里,影帝即便反对,也没有什么用。
  令狐己还想多问些大盛那边的情形,才聊了几句,何樊来了。
  何樊气喘吁吁地上门,一进来就问:“发生什么事了?”
  他看看令狐己,又看看李谕,觉得客厅中气氛有些紧张和微妙,但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
  他只能看向李谕问:“你说有要紧事,叫我过来,是什么事?”
  李谕微笑着说:“今天我想去看看我妈。另外有几件事,你来安排。”
  何樊答应了,但他又看了眼令狐己。今天是李谕的生日,之前就说要和令狐己有安排一起过的。他没想到今天一早,李谕就把他叫过来,还另有安排。
  令狐己呢,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是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
  何樊觉得他们像是吵架了。
  再没有比卷入情侣吵架更心累的事情了。
  何樊又看看李谕:“那……你什么时候去曾老师那里?”
  李谕说:“你安排司机,马上就可以走。”
  趁着令狐己去厨房,何樊给李谕使了个颜色:“你和令狐吵架了?”
  李谕说:“没有。”
  何樊又说:“怎么想起来今天去看曾老师?你不是上周才和曾老师吃过饭吗?要是不是原则问题,就不要太计较了。令狐对你够好了……”
  差点就把求求你不要作说出口了。
  李谕在心里扶额,他说:“老何,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婆婆妈妈的性格。”
  何樊一愣,他感到有点受伤,他说:“对呀。我也觉得我以前不是这样的……难道不是因为你先变了?”
  李谕哭笑不得,他说:“我得给你加薪。”
  何樊这才开心起来,李谕说:“明天记得提醒我,告诉我,就说我说的,给你加薪。”
  何樊被他逗乐了。
  正好令狐己回来,何樊笑着说:“你听到了吗?”
  令狐己微笑:“我听到了,陛下真会说笑话。”
  何樊哈哈一笑。不过他心里还是觉得令狐己和李谕吵架了。平时他听到令狐己和李谕说什么王爷皇帝的,只觉得这两个人太肉麻。今天听令狐己这么说,一点甜言蜜语的感觉都没有,两个男人之间总有点争锋相对的意思。
  之后令狐己执意要陪李谕一起出去。他要保证李谕的安全,另外也想多知道一些信息。
  李谕这才问:“没关系吗?我和你一起出去?”
  令狐己说:“没问题,对外我们是好友关系。一起出去玩很正常。”
  李谕不再问这件事。在去曾老师那里的路上,李谕一直在看电脑和手机。他尽可能快的浏览这几年的重大新闻。另外他给何樊布置的事情就是搜集一堆资料信息。有农用耕种,病虫害防治方面,有地理气象方面,还有器械制造方面。
  令狐己没有打搅李谕。他觉得光凭这些,他就可以断定影帝会是个不错的皇帝。
  希望他的小鲤鱼至少能撑过这一天,不要露馅,不要让皇帝的形象崩塌。
  此时此刻,李谕正坐在东华宫正殿,面对着百官,以及百官之首萧从简。
  还好大殿之上,他的一时僵硬很快就在百官齐声恭贺中掩饰了过去。
  李谕粗粗一眼扫过去,少了几个老人,尤其是文太傅不见了,李谕直觉这朝中能克萧从简的人几乎没有了。多了一些年轻面孔,不过李谕一个也不认识。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萧从简。萧从简和从前相比,似乎没怎么变,又似乎变了很多。李谕觉得自己现在心里太混乱,想的都是废话。
  不过过了片刻,李谕就在心中自嘲起来。他也没必要这么害怕萧从简。他现在是皇帝,至少看起来影帝把这个皇位坐得稳稳地,萧从简既然领百官贺寿,就说明至少在明面上还是君臣分明的。既然君是君,臣是臣,那萧从简在明面上不敢对他做什么。
  李谕想到这里,又觉得右手掌中隐隐作痛。他想着,这个伤疤会不会和萧从简有什么关系?
  百官朝贺之后,有各国使节来贺。李谕听着各种贺表,都是吹捧皇帝的,还有使节送的各种珍奇礼物,李谕看得津津有味,一时把萧从简的事情忘记了。
  宴会之前,李谕又单独见了几个孩子,孩子们长大了许多,都十分依恋皇帝,阿九被立为了太子,这些都让李谕十分开心。
  孩子和几个宗亲离开之后,宫人向李谕通报,说丞相要见皇帝。
  李谕心中一凛,只说:“哦。”
  他一时忘记了他其实可以拒绝见丞相的。宫人没听皇帝拒绝,只按习惯请丞相入内。
  丞相一来,就说有要事要禀。宫人都识趣地退下。一时间室内只剩下两人。
  李谕眨眨眼睛,他不知道萧从简要禀什么事,他本来就不通政务,又离开好几年,哪知道该怎么处置。
  还好萧从简也没说什么,只是来回复几件事情的后续。李谕听了只是连连点头,只说:“都按你说得办。”
  李谕尽量说话自然,不那么僵硬。他如今演技不错,说话动作还是流畅的。只是心中难免紧张,他就不自觉地用左手手指轻轻摩挲着右手的伤疤。
  萧从简的视线顺着看过去,就见皇帝老是在摸伤疤。
  “怎么?又疼了?”萧从简俯身,握住皇帝的手,翻过来掌心向上轻轻握了握。
  李谕猛然抬头,像见了鬼一样看着萧从简。萧从简只是专注地看着皇帝的手:“要不要叫御医……”他抬起头,与皇帝的目光相撞。
  只见皇帝的眼神中满是怀疑,慌张,害怕,退缩。一瞬间,皇帝甩开了萧从简的手。
  萧从简的心直往下坠,像他这样的人,居然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只能拿起公文,随便说了几句,又道:“臣告退。”
  皇帝这才挤出一个微笑,说:“多谢丞相关怀。”
  萧从简恭敬退下。
  等萧从简走了,李谕终于能大喘气了。他真觉得见鬼了,不会萧从简也换了个人吧!刚才萧从简握他手的姿势和动作,不是有一腿,是不会有那样的亲昵的。
  李谕努力思考了一番,他得出的结论是,所以,影帝,为了坐稳,皇位,让萧从简,睡了,自己?日哦,这个结论太可怕了!
  作者有话要说: 想象中能很快写完的orz

  番外 再穿一次!(下)

  萧从简走后, 李谕心中掀起万丈!波澜!
  因为李谕从前从未见过萧从简这样。他印象里的萧从简对他从未有过这样的和颜悦色, 甚至对四弟, 萧从简也没有过这种神色。
  李谕觉得自己的直觉没错。刚才那种握手的动作,那种说话的语气, 说不上有多温柔, 但透出的亲密却已经超出了君臣的关系。
  李谕脑子有点处理不了这神秘莫测的情况。想当年他在宫中,什么没见过, 他的父皇身边宠爱过的人也是什么身份都有。李谕早就见怪不怪了。但是一个丞相, 把一个皇帝给睡了,这种事情李谕还闻所未闻。
  李谕呆了一会儿, 还是觉得这个结论太可怕了。他又想起上一次来的时候,他是亲眼看到萧从简被关在东华宫偏殿的,由哑奴看守。
  萧从简前两年都被囚在东华宫偏殿了,怎么又突然官复原职, 还能睡了皇帝?难道真是萧从简也换人了?
  李谕觉得这实在是互相矛盾。
  他愁了一会儿, 又想, 莫非刚才是他想太多了?在现代呆久了, 对性骚扰变得敏/感了?其实肢体触碰其实挺正常的?萧从简刚刚真的只是普通的问候?或者只是稍微狗腿了一下?毕竟大臣向皇帝献殷勤才是正常的。
  李谕又看看自己的右手掌, 努力说服自己刚才是自己反应过度了。
  “赵十五!”李谕唤过内侍,“叫御医来。”
  李谕叫了御医来,他想弄清楚这伤到底是怎么来的。他要御医带了档案来,他亲自看档案。
  御医到了皇帝面前,大气也不敢喘。皇帝寿辰这一天,突然要看旧档, 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生怕应对不周。
  还好皇帝只是皱着眉,一页一页查看了记录,又问了问用药的事情,似乎只是想试试祛疤的药。
  御医道:“之前医署曾奉过两种祛疤药,陛下都没有用。”
  李谕嘀咕:“是么?难道我留着这伤疤好看?”
  御医连忙说马上送来祛疤药。皇帝的心思,此一时彼一时,谁也不好说。
  李谕看了记录,又和御医聊了聊,弄清楚了这伤疤的来历。他知道得越多就越糊涂。但有关和萧从简的关系,他知道是决不可与其他人谈,问其他人了。
  这种事情,影帝也好,萧从简也好,肯定是捂得严实。
  那能问的,就只有萧从简一个人了。但李谕又没有这个胆量——刚才两人独处,萧从简只是握他的手而已,他都起一身鸡皮疙瘩了。他从心理上就无法接受。
  这时候李谕庆幸他只用过来一天了。要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就是可怜他的身体了,也不知道影帝怎么想的……
  李谕虽然没有直接见过影帝,但看了他全部的影视剧作品,看了那么多影评分析,住着他的房子,用着他的身体,李谕觉得自己足够了解现代世界的影帝了。可是在大盛的影帝,李谕还是无法拼出一个完整的形象。来了两次,两次都叫李谕一头雾水。
  当然从今天听到的贺表里,影帝的皇帝干得似乎相当不错,至少各国使节来得非常多,满足了李谕的虚荣心。
  御医走后,李谕休息一会儿,又见了一拨人,换了衣服,就到了开宴的时候。
  萧从简自然在,李谕故意不和他对视。有几次李谕觉得萧从简在用探寻的目光看着他。萧从简的目光向来锐利,李谕刻意躲过去,觉得莫名心虚。
  他觉得这都是被影帝害的!明明他才是原装,这会儿却好像一个赝品害怕被萧从简识破。
  酒都喝得不太愉快了。还好宫中的各种歌舞还是好的,李谕把几个孩子都叫到跟前,一边和孩子说话,一边看看歌舞,只是不去看萧从简。
  过了一会儿,有宫人来传话说,萧从简有话想与皇帝单独说。
  李谕心中咯噔一下,对宫人说:“朕今天只想尽情饮宴,不想谈国事,有什么事,请丞相明天说。”
  宫人把话传给了萧从简,萧从简目光闪了闪,慢慢举杯饮酒,并无他话。酒宴到一半时候,萧从简就先行告退了。李谕没有留他。
  许多人似乎都觉得萧从简一走,席上气氛更轻松了,喧哗声渐大。李谕这一次依然要了四个班的歌舞一起狂欢。
  子夜时候,李谕无法抵抗倦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有人好像在拨弄他的头发。他挥挥手:“走开……”
  “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
  李谕睁开眼睛,令狐己正俯身看着他。李谕愣了一秒,伸手就环住令狐己的脖子,两人抱在一起。
  “怎么样?”
  “他过来了?”
  两个人同时说。
  “我有一些发现……”
  “大盛太可怕了!”
  两个人又同时说。
  令狐己笑了起来,他让李谕在沙发上坐好,摸摸李谕的脸,说:“大盛怎么可怕?”
  李谕举起自己的手看了看,看到自己完好无损的手,他只觉得心有余悸,他说:“也不是大盛可怕……是萧从简可怕。”
  李谕还犹豫着,要不要把他怀疑萧从简和影帝有一腿的事情告诉令狐己。他想了想,还是把萧从简握他的手的事情告诉令狐己了。
  令狐己说:“说到萧从简,我有一个想法。”
  李谕说:“你说。”
  令狐己说了,说完了。
  李谕死机了。
  令狐己吻了吻李谕,李谕重启了。
  “所以,其实是,影帝,主动,对,萧从简?”他一个词一个词蹦出来。他还处在震惊当中。他难以置信,那个萧从简,居然会真的会从了影帝,成了卿卿和我我。
  令狐己说:“这样就一切都说得通了。你看,萧从简这次是不是对你态度就特别好了?影帝来了这边也心平气和不暴躁了。”
  令狐己又把影帝的这一天大致说了说,让李谕知道影帝过来的一天都干了些什么。影帝去看了曾老师,补充了新闻,恶补了好多知识点,大概是想回去点科技树。希望他成功。
  李谕又回忆起自己的表现,他觉得自己回去在东华宫一日游,虽然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在群臣面前没崩,但在萧从简面前,恐怕是漏了馅了。萧从简肯定是觉察到什么了。
  对此,李谕对影帝感觉有点抱歉。
  “你说影帝回去之后,对着萧从简该怎么解释?”李谕有点担心影帝。
  令狐己宽慰他:“放心吧。小吵怡情,他肯定能应付这事情。”
  李谕想了半天,说:“狐狸,我真的爱你……不过我现在在世界上最崇拜的人是李谕。”
  令狐己发笑:“你可以把后半截拿掉。”
  李谕叹了口气,他终于安定下来,能好好睡一觉了。他靠在令狐己身边,轻声说:“狐狸,我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结束了谢谢大家!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