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穿越] 风水大师修仙指南 BY 南瓜老妖 (点击:316次)

风水大师修仙指南 BY 南瓜老妖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文案
陈潇生前是一个风水大师。他为救恩师逆天改命,自己寿尽而亡。
一睁眼,来到了一个筑基多如狗,金丹遍地走的修仙世界。
一无灵根,二无天赋的陈潇自觉跟修仙没缘。为了生活,只好在这个没有风水师的修仙世界重操旧业。
陈潇:“寻脉点穴,化煞生旺,催官显贵。能助你门派兴旺,改衰转盛,早结姻缘,添丁生子。诸位仙师,不来一发吗?”
1VS1,主受。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潇,席云霆 ┃ 配角:童诺诺,唐汝,景慧,李与周,沈雁行,刘浪等很多 ┃ 其它:穿越,修仙,风水

作品简评
陈潇是个风水大师,还以为闭眼就是死亡,却没想到醒来附身在一个病重垂危的异世少年身上。他挣扎求生,好不容易救活了自己,才知道这是一个修仙世界,偏偏他并没有灵根。无奈之下只能谋求生计,却辗转又从风水当中发现另类成仙之法。且看他是如何在这个没有风水师的世界,修炼成仙并在此期间声名大噪,开创门派,终成一代宗师。小攻天生自带厄运光环,能让周围的人不知不觉厄运缠身。小受却有金手指罗盘,辟邪旺宅,求财求子不在话下。俩人可谓是天生一对。慢热升级流大长篇,剧情紧凑,跌宕起伏,探险寻宝各种惊险刺激的内容让人目不暇接,值得一阅。
第1章 他上辈子就是个光棍
二月初,虽然已经开春,空气当中却还透着深深地冷意。
炭盆里的火已经灭了,屋子里冻得厉害。陈潇缩了缩肩膀,在汤婆子的余温下留恋了一会儿,才从被窝里爬出,穿上夹衣,罩上棉袄。
铜水壶外边罩着保温的棉套。保温效果虽然没有现代的保温壶那样好,却勉强能保证水还有一些温度,不至于冷得刺骨。
用温水洗了脸,猪鬃牙刷沾着牙粉刷了牙,再把齐肩的头发灵活的梳成一个发髻,个人卫生就算是打理完了。
穿好衣物,拉开房门,寒意扑面。陈潇走出去,深吸口气。区别与大城市的新鲜空气,充满了肺叶,特别提神醒脑。他伸展四肢,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
他穿来这个世界已经有半年了,最初谨小慎微,生怕被本地人发现他的异样烧死。到现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跟本地土著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陈潇从后院走到前边,呵了一口气,搓了搓有一点凉的指尖,把店铺的门板一块一块放下来,挪到后边摞好。
他现在的职业,是一家名叫“踏雪寻仙”的古董店的伙计兼驻店值守。
白天跟着掌柜、二掌柜学习、卖货,晚上关了店门,直接睡在后边。万一有个什么事情,就敲响放在他屋子里边的那面大锣。东家倒也不指望他勇斗歹徒,能警醒周围,通知城里巡夜的治安队前来就行。
陈潇是属于最低层的伙计,每天早晨不只是要做开门准备,还得打扫卫生。当然,不应该是他自己一个人全干,还有另外一个叫做赵二虎。
过了一会儿,陈潇的活都干完了。街上开始出现行人,赵二虎来了,给他带来一碗热气腾腾馄钝,还有四个酥脆可口的小饼。
这一顿早餐在寻常人家可不便宜,足足十五个铜板。其中赵二虎帮他出十个,陈潇自己出五个。
他这么帮他带饭,已经有三四个月了。
赵二虎家离得远,要穿半个郡城才能过来。深秋直到初春,早起又黑又冷。赵二虎不愿意起那么早过来,陈潇就跟他商量,他帮他带早餐,陈潇就自己一个人包圆卫生。
赵二虎宁愿舍些钱,也不愿意摸黑受冻早起。他答应了,不过要求陈潇出五个铜板,实在是他太能吃。平常人吃两个酥饼就够,哪像他竟然要吃四个!
陈潇接过早餐,坐在待客用的座位上,开吃。赵二虎坐在一边,从陈潇起来刚烧的水壶里倒出一杯热水暖手。
陈潇吃得那叫一个香。馄钝大小正好,鲜 ...
................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第500章番外一
前一日东煜派那筑基期弟子还觉得自己撞了大的运气,后一日他只想穿越回去掐死无知的自己。
再想想他对着重玄派的熟人是如何吹嘘的,满脸羞臊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是多么的瞎眼,明明眼前的就是师祖本尊,他偏偏还劝慰自己只是名字凑巧罢了。
看着小弟子垂头丧气,沈雁行不由笑开了。
他拍着对方的肩膀道:“没能认出师祖,也不是你的错。你毕竟入门太晚,没有见过师祖的真容。”
小弟子被师父安慰几句,双眼兴奋的问道:“师父,师祖的样子跟以前一模一样?”
沈雁行一怔,思索了一下才道:“细说起来倒不是完全一样,只不过那神态和气质,和当初当真是毫无差别。”
小弟子满足了,感叹的说:“原来这世上还真有大能托身再生。”一副大长见识的样子。
打发了问题多到不行的小弟子,沈雁行转回到东煜派专门为陈潇保留的院落跟前。
这院落因为纪念意义,已经被封闭起来,多年没有使用了。
沈雁行敲了敲房门,里边传来声音才进去。
“师父,还缺什么东西吗?”沈雁行像是一个跟屁虫一样,不停的围着陈潇打转,“这里太久没有人居住,日常用品虽然都换了新,可并不是太齐全。”
奈何现在陈潇的身体还是少年,跟沈雁行的体格差太多,被这么紧紧的跟着,时不时被蹭得东倒西歪。
席云霆在一边看着他俩直笑,陈潇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他站住脚,把沈雁行用胳膊一推:“好了,你冷静一点,去旁边老实的坐着!”
沈雁行“哦”了一声,才乖乖的走到一边,坐下看陈潇安顿东西。
俩人都是新生,前世积累的财富和物品都没能随身带过来,唯有席云霆的心剑和陈潇的罗盘还在。不过,俩人仍旧要从头再来,把心剑和罗盘从新练起。即使是这样,陈潇和席云霆也满足了。
这一次重回东煜派,沈雁行自然是奉上各种必需品,让陈潇不必为生活和修炼烦恼。
陈潇叉着腰,看着堆成小山一样的东西,他摇了摇头,说:“这些暂时都用不上,只给我一个储物袋,预备上几千灵币就够了。”
沈雁行有些发急,道:“几千灵币能做什么?至少也要灵石一袋,才勉强够师父花用。”
陈潇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有多高,做为去筑山居次数最多的弟子,沈雁行是最知道的。
席云霆坐在椅子上。少年还没有进入高速生长期,纤细的身材坐在椅子上,脚甚至够不到地。
少年样的席云霆沉稳的对沈雁行说:“这事听你师父的,我们现在还未筑基,身上带太多钱财,只会惹来是非。”
沈雁行还有些不甘心,他道:“那也可以把灵石带在身上,平日不用就是,还可预防万一。”
陈潇还是摇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门外踉跄着进来一老人,手中举着一个灰扑扑,陈旧的织物纤维脆得随时会断开的钱袋。
“东主,你看,这是你的钱袋。我给你找来了!”杜荣的脸上和手上都满是皱纹,还长出了老年斑。
陈潇赶忙上前伸出双手扶着他,温和的说:“难为荣叔还能找到。”
杜荣笑得纯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他道:“东主交给我的,我一直好好保管。这是东主第一次历练,属下当然要做万全周到的准备。”
他受天赋所限,修为止步筑基,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寿命的极限。
尽管受到了精心的照料,可难免出现了老年人的病症,如今更是记忆倒退,只记得从前的事情。
陈潇接过这个旧钱袋,心情复杂的摸着。
这个钱袋还是他们初到寒山城,陈潇假装世家弟子,只让杜荣出门应付的时候,他交给他的。他没有想到,杜荣竟然一直留着,还保存到了现在。
陈潇小心的把旧钱袋收好,跟杜荣说话。
他的记忆混乱,说话颠三倒四,陈潇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俩人一直说道杜荣精神出现不济,陈潇才让沈雁行把人带回房间休息。
席云霆走过来,轻声说:“生老病死是常态,看开点。”
陈潇扭头,道:“我懂,没事。”只是难免心中还会触动。
席云霆了解他,知道这会儿他心中绝不会好受,就安慰的轻抚他的脊背。
陈潇想了一下,笑了起来:“说起来,荣叔这样的人生,绝不会产生什么怨憎情绪。”
席云霆“嗯”了一声,说:“等到有机会,还是要去神州图录看一看。”
陈潇也对最终的结果感到好奇,当即同意。
和陈潇意外重逢,席云霆自然不会跟那位没见过的剑修同门回重玄派。
他并没有直接使用原名,那位剑修也没有认出他的身份。
劝了几次见没有用,剑修便无奈的走了。只临行前,席云霆交给他一封信,让他送给柳韶光。
那封信的内容没有什么机密,只不过是简单的问候。可那字迹柳韶光再熟悉不过,收到信的第二天就赶到了瀛仙岛。
看着少年版的师弟和他的道侣,柳韶光严肃的问出了什么事。
等得知了他们俩是投身再生,柳韶光的表情才没那么凝重了。
两个人都不需要人教导,觉得自己修行,在哪无所谓。
柳韶光却道:“事实并没有你们以为的那么简单。这世上人心险恶,一旦你们曾经的身份传扬开了,定然会有不少人想要知道上界的消息。只为好奇而来还算好说,怕只怕有渡劫期的修仙者抓了你们想要拷问渡劫的经验。毕竟你们是活生生的,比任何应对渡劫的法宝都有用。”
陈潇与席云霆面面相觑。
说实在的,天道对二人已经足够厚道。
席云霆新生之后,已经没有了天生的两种特殊能力,再不会使人遭受不幸。原本由灾厄之力凝结的剑体,也变成了纯粹的灵力剑胎。
席云霆是天生剑胎,陈潇的资质也不逞多让,他是先天元气海外加伴生法宝。
他新生的身体是具有灵根的,还是很不错的上品灵根。
他可以选择以普通的方式修仙,可如果他仍旧用风水术来修仙,就比别人多一个储存能量的上丹田。
这样的逆天之才,也怪不得沈雁行的小弟子看到他死活要收入门中。
虽然转生了,可席云霆仍旧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再加上陈潇又得了天道眷顾的buff,这才他们两个才聚气期就敢出来跑的底气。
至少这一次的生命,是绝对不会像上一世那样多灾多难了。俩人心情一直很轻松,完全是当成度假来渡过这一次在下界的重修时间。
可让柳韶光这么一说,他们也不敢保证真不会有人知道内情之后铤而走险。
于是,柳韶光成功的靠危言耸听把两个萌少年打包回了九昆山,光速的连让陈潇跟两个没照面的徒弟打招呼都来不及。
柳韶光表面一派正经,内心却是“嘿嘿嘿”的得意的笑。
这么可爱的小师弟和他的道侣,怎么能放任在外边生活,要知道他们年少的日子,那可是过一天少一天。
不好好的亲眼看着他们长大,多对不起这难得的机会!
第501章番外二
俩人是在好久之后,才察觉柳韶光当初是在忽悠他。
不说会不会有人好奇的跑来问东问西,最起码是绝对不会轻易有渡劫期的大能跑来把二人掠走。
重玄派布置的九龙池起了效用,陶邑成功晋升渡劫,他修的又是杀伐之道,凶名赫赫。
不是邪修却比邪修还可怕,没人敢冒得罪他的风险。
太玄处于半退隐状态,柳韶光代管掌门,却实际上把更多的事务扔给常寿,还美其名曰锻炼下继承者。
面对这师门中的隐性一霸,连陶邑都要避让,常寿也只有乖巧的给长辈压榨的份。
见到席云霆和陈潇,常寿差点哭出来:“席师叔,你是来救我脱离苦海的吗?”
席云霆不明所以,常寿鬼祟的看了看周围没有柳韶光,才低声说:“您回来了,接任太玄师叔祖的就是您了吧?”
无情的摇了摇头,席云霆语重心长地道:“这是师门对你的看重,是责任也是考验。”他想拍他的肩膀,发现够不到,改拍他的胳膊,“我相信,你会习惯的。”何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表现的淋漓尽致。
开玩笑,这一世他和潇弟可是要轻松度过的,怎么可能往身上揽这么重的担子?!
常寿满脸委屈,别的门派争权夺利能打得满脸血,怎么到他们重玄派一个个跟推锅一样?
柳韶光兴奋异常,忙前忙后的张罗小师弟的住处。
席云霆小的时候,就是由大师兄教导基础的,柳韶光还满心的希望这次能重温旧时光。
陈潇却谢绝了他的好意,既没有选择住进他的地盘,也没有选择原来的洞府,而是和席云霆商量过后,俩人住进了昭萃殿。
如果是别的地方,柳韶光还能强词夺理一番,只有师父的故居,他没法诡辩。
俩人安安生生的在九昆山修炼,陈潇打算在两人至少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再和好友们会面。以前在仙宫时是一块变小,还没什么,可只有自己和席云霆这么小,在他们面前会不好意思。
可世上总有那么些巧合,让陈潇的想法落空。
俩人回来的这一年,正好又是十年一次三大仙门比试的年份,还刚好轮到重玄派来举办。
景慧以前是作为领队,带领金禅宗的弟子们来参加比试。
他现在修为高了,身份也跟以前不一样,成了高层,这一回是来替金禅宗坐镇的。
理所当然的,景慧被安排在少昆山,住的地方距离昭萃殿就只有一段距离。出来进去的,就碰见了。
景慧既然知情了,自然不会瞒着其他人。
很快,童诺诺和唐汝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还外带一个家属厉牧野。
看着少年版的陈潇,童诺诺稀罕的不行,毛手毛脚的在陈潇的脸上头上摸。
被陈潇不开心的把手拍开,“不知道男人的头不能摸吗?”
童诺诺直乐,道:“问题是你现在还不是男人呀。”陈潇没好气的瞪他,童诺诺也怕真把他惹恼了,逗了两句就放过了他。
众人聊起了他俩在上界的事情,随后景慧说道:“要不是听你亲口说起,还真不到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在下界真的一点变动的感觉都没有。”
陈潇笑了,说:“变化不是一日完成,涉及到整个天境世界,肯定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慢慢的进行移动。”事有轻重缓急,当深渊被剥离,死煞之体能造成的影响就已经被减弱了,天道就不急着一下子就完成整个布局,而是缓慢的进行变动。“不过,也不可能全然没有感应。你如果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天境之中,发生天灾的几率增高了。”
想了一下,童诺诺点头:“还真是。我们光在阿木尔天境,十年内就遭遇了三次地震,一次山体滑坡。”
“正常。”陈潇道:“这还是因为阿木尔多山地地形,像是太椹天境那样的,就会换成海啸,龙卷风。”
聊天中,陈潇细心的发现童诺诺偶尔会露出有心事的表情,等到其他人都去看大比了,他把童诺诺单独的叫出来。
“你想什么呢?聊天的时候,都能走神?”陈潇问。
童诺诺这才表露出担忧的情绪说:“我担心,我和牧野不能一起渡过雷劫。”
陈潇一直都知道,童诺诺是天才,当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修行中,进境的进展是突飞猛进的。
他和席云霆上界转了一圈回来,童诺诺已经是合体期,距离渡劫期一步之遥。可他有的时候,还是会感到不自信。
陈潇道:“别担心,你们会顺利渡过雷劫的。”
童诺诺苦笑,说:“别安慰我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和席道兄一样,能两人一块飞升。说真的,我很羡慕你们。”
陈潇对童诺诺所说的并不是安慰,新生之后,他因为亲身跟天道接触过,一个修仙者能不能渡过雷劫,他似乎朦胧中会有一种微妙的感应。
他不敢对二师兄陶邑说,他能顺利渡劫飞升的可能性很低。
早年重玄派内乱时,他执掌刑罚,过多的杀戮,给他造成了某种心理阴影,如果他不能勘破,雷劫的时候恐怕会遭受心魔拷问,雷劫相应的也要比普通修仙者更加的严苛。
陈潇隐晦的对柳韶光提过,柳韶光对此却看得很开,还反过来开导他。
虽然修仙者们人人追求飞升,可他们知道,能飞升的人只有很少的一小撮人。
能走到哪一步,谁也不会知道,也不能去强求。
虽然童诺诺还没有到渡劫期,可当俩人讨论起这件事时,那种微妙的感应让陈潇忽有所感,童诺诺和厉牧野是能渡过雷劫的。
不是因为心境,也不是因为他们的强弱,而是因为他们把篱菽族救出火海。
如果不是去的及时,篱菽族仅存的族人种族退化,甚至数量减少到无法继续繁衍下去,就真的要灭绝了。
能保证一个种族能够继续存续下去,在天道看来是比拯救一个城市的人口还要大的功德。
所以,他俩渡劫的时候,天道的考验不会太严,很有可能会是等级最低的铅色劫云。
童诺诺跟陈潇聊过之后,心情好了很多,之后也没有再提这事,跟众人一块看完这次的三大仙门大比后,就跟厉牧野回阿木尔天境了。
他有了心事,对修行格外上心,一改以前的风格。
反倒是唐汝和景慧结伴去了图录塔,听说了陈潇说的大事之后,俩人对现在的神州图录很好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亡者的世界的说法开始在普通人的国度流传开。
随之而来,有了一个神奇的发展,那就是人们更重视阴宅,连带着风水师们的单子都变得多了。
当陈潇和席云霆刷等级到了筑基期,开始外出历练时,民间对风水师的需求达到了最高。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这让不少人动了歪心思,明明一知半解,就敢冒着风水师的名头招摇撞骗。
不管在哪里,骗子都是可恨的,陈潇作为这个世界风水行当的鼻祖,当然不能放任骗子肆虐。这不止让受害者遭受损失,还会给风水师的名声带来极坏的影响。
原本以为这次的修行和之前差不多的陈潇顿时找到了目标,持续不断的打击这些冒牌货,使风水师始终维持着正面的声望。
而风水师们也慢慢的听闻了东煜道君转世再生,对待新人时就多了几分小心谨慎,总要百般试探。
陈潇无奈之下,只得和席云霆学习,用化名去行走,又留下了背景更加神秘的传说。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没有计划写番外的,没有什么灵感。
就写写亲友们各自后来的情况。
番外就这两章了,我们下一本再见。
新文挂出了文案,具体写哪个还没有拿定主意,亲们可以去专栏点个收藏,让作者知道你们喜欢哪个
这本写了快要两年,中间发生了各种事情,有些累,打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大约是在暑假,七八月份的时候开新坑。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