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校园] 伪装学渣 BY 木瓜黄 (点击:1235次)

本主题由 lili000 于 2018-5-14 22:11 推荐主题

伪装学渣 BY 木瓜黄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文案:
分班后,两位风靡校园的“问题少年”不止分进一个班还成为同桌。
明明是学霸却要装学渣,浑身都是戏,在表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818我们班里每次考试都要争倒数第一的两位大佬。
注孤生戏精攻(贺朝)x不服就干泯灭人性受(谢俞)【标了攻受,不互攻,不要站错拉
基本上是一本正经的搞笑文,关于成长的一点小事。
说一句:同类型校园文不代表谁像谁,不要空口鉴抄啊!!有锤上锤,没有就不要在其他文底下说什么既视感,很不尊重人的!!!
讲素质讲文明,世界和平。
微博@炸天黄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俞,贺朝(zhao) ┃ 配角:老师们同学们 ┃ 其它:xxx
☆、第一章
“下一站黑水街,请要下车的乘客准备从后门下车。”
公交车从B市郊区出发,绕了小半个圈缓缓拐进商业街,街道四通八达,行人熙攘。
语音播报员将这行字念得字正腔圆,这跟平常念的普通话还不一样,听上去像机器仿声,连尾音上调的幅度都显得刻意。
谢俞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扭头望了眼窗外炽热的阳光。
觉得车内空调温度太低,又觉得热。
公交车本来开得就慢,现在又被人流四面环绕,速度直接降成老爷车,正好碰到一个红灯,长长的车身剧烈晃动一阵,徐徐停下。
谢俞拿着手机,一边看窗外一边等对方接电话。
电话嘟了好几声终于接通,熟悉又嘈杂的声音钻出来,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嗓门更大,直接盖过了那片纷乱,豪迈又有点儿哑,不知道在跟谁吵架。
“谁知道那六车货什么时候能到,就没有个准信儿,那帮孙子成天推三阻四。”
“一会儿说明天一会儿又说后天时间变个没完,最后直接跟我说他们也不知道……操他妈的。”
谢俞平静地听那女人叫骂。
“催个屁!连电话都不敢接了现在,跟我玩失踪。狗娘屁/眼里拉出来的玩意儿,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整个黑水街谁他妈敢惹我许艳梅。”
眼看这脏话越骂越难听,仿佛能吼个八百字小作文还不带停顿的,谢俞这才出声提醒对方:“梅姨。”
所有脏话瞬间消音。
许艳梅冲其他人摆摆手,闭上嘴,连手指缝里夹着的烟都毫不犹豫地掐灭了,随手往桌角上摁。又指指桌上那通意外接通的电话,示意此次‘六车货不按时出货讨伐会’可以散会了。
她掐完烟,将横跨在简陋办公桌上的长腿收回去,语气是其他人从未听到过的温柔,和刚才那个脏话两吨重的疯婆子简直就不是同一个人。
“我们午休时间凑在一起随便聊聊天,没啥事儿,闹着玩儿呢。生活这么平淡,偶尔说说脏话对心情好……” 
谢俞也不拆穿,只问:“抽烟呢,抽烟也对身体好?”
许艳梅浑身都是尼古丁的味儿,睁眼说瞎话,心想反正这臭小子也不能从电话里钻出来:“我没抽,你不让我抽烟之后我就戒了,哎别跟我提这茬,提了我怕我烟瘾又犯,不能刺激我。”
装得倒是挺像,谁刺激谁。
谢俞听着她这把日益严重的老烟嗓——也就只有骂人的时候这个声音才能陡然间明朗起来,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放假了吧,前阵子听你妈说你二十号考完最后一门,给你发的信息你怎么都不回。”
许艳梅继续转移话题道:“考得怎么样?我可是在网上找了好半天才找来的句子,那些句子都文邹邹的,找的时候快给我酸吐了。”
-面对考卷不彷徨,尽力就是好成绩,让梦想在考场上扬帆起航,让人生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小兔崽子,考试加油!
谢俞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条毫无新意、一看就是批发语录、并且完全不符合现代青少年审美的短信,他能够一字不差地背出来。
公交正好驶进隧道, ...
................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超级好看
结尾比较仓促

TOP

很好看!
就是结尾不像结尾。

TOP

感觉没有完结啊。

TOP

有番外啊,说是在清华还是北大上学的事情啦,这个文好好看

TOP

好想看番外啊

TOP

第113章 番外1 [VIP]

C市, 清华医学部。
  临近深夜, 楼里还亮着几盏灯。原本空荡的走廊上逐渐有了一阵脚步声, 两位女生小声交谈道:“……走吧,我都困死了, 回去还得写报告。”
  “行, 那我去换件衣服。”

  另一位说到一半,又顿住:“哎——那是不是咱医学部的中央空调?”制冷的那种。
  两人说着放慢了脚步, 隔着扇窗户, 状似无意地往窗户里猛瞧。不敢出声,怕打扰实验室里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整间实验室一尘不染,规整得有些过分。 
  那人身高腿长,样貌极其惹眼,放眼整个医学部都找不出第二个。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人不敢接近,尤其身上那件白大褂,被他穿出一种强烈的距离感。
  伸手取东西的时候,半截手腕从宽大的袖口里露出来,男生手指细长、骨节突起。

  这位是他们医学部相当出名的人物。

  入学没多久,省状元的头衔加上那张脸,名号立马传遍了整个校区,次日就开始横扫学校各大论坛。
  医学部从来都没有那么热闹过。
  简直是医学部顶级流量,话题度跟隔壁经管学院某位开学在门口接受采访的时嚣张表示‘随便考考就来了’的新生不相上下。

  一开始也有人被这张脸迷惑,疯狂求联系方式、主动出击,半个月之后全都偃旗息鼓。
  学校论坛风向立马往另一边倒。
  ——不不不不是人。
  ——太可怕,招惹不起。
  ——我去他们原来学校贴吧里围观了一下,形容他的时候说是一脚踏进北极圈,这话不假。

  ——回楼上。隔壁那个经管,他俩好像还是一个学校来的。
  ——说到经管,求问经管那位的联系方式谁有。真的帅ORZ,虽然采访欠揍了点,但是发出去之后效果比招生办做得宣传反响还热烈……

  谢俞并没有没察觉到窗口有人在打量。
  前阵子被杨老教授拉到实验组里,帮忙打打下手,忙得中饭都没时间吃,哪里还顾得上别的。等他记录完最后一个数据,这才觉得有点饿。
  他抬手按了按眉心,掏手机看时间。
  00:38。

  除了时间,通知栏里挂着的几条短信也很醒目。
  -忙完了吗。 
  -饭是不是又没吃?欠收拾呢?
  贺朝发完,五分钟前又发过来一条:
  -下楼。

  谢俞出了实验室,直接拨过去一通电话:“你在楼下?”
  贺朝坐在楼下台阶上,身侧就是草坪,几只野猫小心翼翼地靠过来‘喵’了几声,他冲它们勾了勾手指,说:“你再不下来……这几只小东西就要跟你抢东西吃了。”
  那几只猫确实是盯着他手边那份外卖来的,眼神警惕,看看他,又看看边上那盒东西。

  谢俞解开一颗纽扣,连着做了几天实验,很困倦,但是听着这人的声音,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最开始为了吃饭这个事,两个人还吵过一架。
  严格来说也不能算是吵架。一个实在是忙起来没法保证一日三餐,另一个认为再怎么样身体是底线,死也不肯退让。
  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贺朝冷脸:“你们医学生第一课,先搞垮自己?”
  谢俞知道自己没理,耐着性子哄他:“哥。”
  “叫哥也没用,”贺朝话是这么说,语气还是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最后叹口气,低头吻他,“你是不是看准了我拿你没办法。”

  谢俞换完衣服,挂了电话正打算下楼,退出通话的时候手指指尖无意间触到边上那个APP,入目便是一个叫‘三班永远不散’的聊天群。
  群头像是集体照。
  谢俞靠着衣柜,点开放大看了几眼。 

  四排人,姿势夸张,个个都拍成了表情包。有高举着手臂跳起来、停格在半空中的,也有勾肩搭背当众打架的。刘存浩那天很欠揍,喊了句‘我最帅’,被边上两个人按着一顿揍。
  排队形的时候谢俞被教导主任拉到边上,跟贺朝隔开了几个人,趁着他们还在打闹,贺朝不动声色地伸手拉他:“过来。”
  这张照片不是最后的正式毕业照,由于太混乱,老唐组织了好几次秩序,摄像师估计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猴子班”:“别乱动了,三、二、一……”

  画面定格。

  几乎所有人对高三一整年的印象,是做不完的模拟卷,是朗朗读书声、整间教室里粉尘飞扬。闲着没事把用光的笔芯一根根收集起来,最后毕业收成了一大捆。
  其他印象就是睡觉。
  撑不住就往桌上一趴,头顶是晃晃悠悠的吊扇,发出嘎吱声响,连带着吹起试卷边角。

  又好像真的只是睡了一觉。

  高考前一天晚上,老唐叮嘱好几次“晚上早点睡,调整好心态不要紧张”,三班同学倒是没有紧张,结果他跟吴正两个人却整晚没睡着。
  送考那天老唐特意穿了一身红。
  他这把年纪,穿个大红色短袖,站在考点学校门口,抖着手问:“准考证都带了没有?别紧张啊,千万别紧张。”
  贺朝笑着反过来安慰他:“都带了,放心吧。老师,您别太紧张。” 
  老唐连说了三个“好”。

  结果高考出成绩,一所名不见经传的普高名声大噪。
  ——立阳二中出了个省状元。
  炎炎夏日,这消息比三十九摄氏度高温更令人沸腾。

  “朝哥,你太让我失望了。就差两分,你知道我在你身上压了多少钱吗,我压了十块!”

  三班最后高考都考得不错,还有好几个超常发挥的,许晴晴比模拟考成绩高了整整二十分,返校拿档案袋,心情都特别好:“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又有人喊:“最过分的是我们那么相信你,你自己却压了俞哥!”  
  贺朝笑着说:“我相信我同桌。”

  比起意想不到的好成绩,谢俞选择学医带来的冲击力更大。
  贺朝很早就开始找方向,对比了各大热门专业,又多多少少从他家老贺那儿受到了点影响,逐一了解过后报了经管。

  冷酷杀手成了白衣天使,套路深似海的那位跑去学金融。
  三班同学无不痛心疾首:“完了,谋财害命。” 
  “……”
  

  谢俞下了楼,隔着玻璃门就看到贺朝坐在坐在台阶上逗猫。身上是简单的黑衬衫,头发剃短了,衬得五官愈发突出。
  谢俞在他身边坐下:“等多久了?”
  “没几分钟。”
  等人坐下来乖乖吃东西,贺朝才又说:“你们那什么玩意儿实验还要弄多久?说好去打杂当助理,怎么现在什么梁都交给你挑,还有那个杨老教授……”
  谢俞从盒饭里挑了块鸡胸肉往他嘴里塞。      

  “都多久了,有完没完?”
  贺朝慢条斯理把那块肉咽下去,手撑在台阶上:“想撬我墙角,这事没完。”
  杨老教授是医学部的名人。 
  大一那会儿谢俞选了几门选修课,杨老教授来旁听的时候一眼相中,直接把人拉进他的实验小组里重点栽培。谢俞学习能力强,任务也就越来越重。 

  由于实在是太合眼缘,加之杨教授年纪大了,开始喜欢操心起身边人的感情大事:“小芳这孩子心地好,她……”
  谢俞知道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子不少,听到这品出来了:“教授,我有对象了。”
  杨老教授‘啊’一声,有点可惜,又问:“也是我们学校的?”
  “嗯。” 
  杨老教授唏嘘:“学什么的?”    
  谢俞:“卖保险。“

  杨老教授没再往下问。
  他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得意门生嘴里那个“卖保险”的对象,就是经管院那位做项目跟玩儿似的、年纪轻轻崭露头角、每位老师提及又是骄傲又是头疼的贺朝。

第114章 番外2 [VIP]

“卖保险”这个名词, 早就被三班同学嘲了个透。
  最开始还是谢俞带的头:“你填这个?” 

  “千挑万选, 特别厉害。”
  贺朝返校时穿着随意, 脚上就穿了双拖鞋,在机房里填完志愿又说:“给你们签的名都留好了啊, 等哥以后名垂青史——”
  还名垂青史。
  谢俞听不下去, 打断道:“是挺厉害。卖保险,蓬勃发展的朝阳行业。”
  
  “……”

  话虽然这样说, 谢俞还是忍不住反复看他们俩填的志愿, 看一眼自己的,又看一眼贺朝的。
  也不知道在看个什么劲。                                
                                    
                                         
                                    
                                    
                                       
        
                                       
                                    
                                作者有话要说:
  他们俩都只填了个第一志愿,往后全是空白,三班其他人叹为观止,有生之年居然能够见识到一回这么嚣张的志愿。  
  “屌还是你们屌啊,”万达凑过去,啧啧称奇,“清华双杰,谋财害命。就你们俩这牛我可以吹一辈子。”
  贺朝笑着拍他一下:“你填了什么?”     
  “你猜猜?”

  万达和大部分人一样,填的都是A市附近的学校,离家近。
  谢俞看了看,这专业还挺符合他,开玩笑说:“啊,狗仔。”
  万达:“我这是新闻传媒!”
  坚定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他们这批人的前路也变得越来越明朗。
  但是刚上高三时的迷茫,不知所措,以及那些毫无眉目的未来……这份并不成熟的心境,也是成长路上值得珍藏的宝藏。

  谢俞心想,不管是他和贺朝,还是三班的这群人,这条路上的共同点,大概就是真心实意地感激:还好当时摔倒过啊。           
  还好当时摔倒了。
  停顿了一下,也走了点弯路,才能看到这些风景。      

  谢俞想到这,也吃差不多了,把饭盒盖回去。
  介绍对象的事杨老教授也就提了一次,老爷子是个明白人。那次之后其他有些什么想法的姑娘都断了心思,安安心心地吹着中央空调,每天冻得发颤,不再妄想做‘冷气终结者’,把中央空调收入囊中。

  谢俞笑着说:“这么记仇?”
  “记。我不光记仇,跟你有关的统统都记着。”

  这位骚哥,看着没心没肺、不拘小节,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心大’的人,一旦碰到关于男朋友的事就特别小气。
  小气得不行。
  恨不得在谢俞周围划个圈,再在边上写俩字:我的!
  如果还有多余的地儿,还会再加一句:谁动谁死!

  时间也不早了,两人并肩往宿舍楼走。
  “早点睡。”
  “你也早点睡。”
  贺朝等到回应,还是不舍得撒手,又把人拉怀里抱了一会儿。黑灯瞎火的,不用担心被人看到。

  “记不记得以前老唐总跟我们说等到大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嗯?”
  “干屁。骗子啊他,谈恋爱都没时间。”
  谢俞听着好笑。
  他这段时间确实太忙,于是抬手捏着贺朝下巴,主动吻他。
  贺朝反客为主,习惯性摁住谢俞后脑勺,头发是软的。他摸着又想到这两天逛医学部贴吧,看到的几条求助帖:救救医学生吧!你赠我一头浓密的秀发,将来我还你一条命!划重点:有没有靠谱的生发液。学医三年,发量变少,发际线后退,在秃顶的边缘试探……

  虽然他们经管院也好不到哪儿去,贺朝还是贴在谢俞耳边说:“要不要给你推荐几款生发液,提前保养保养?”
  “……你滚过来。” 
  这么晚了还过来送夜宵的二十四孝男友,最后是被打回宿舍楼楼下的。

  谢俞学了医之后收敛很多,平时能不动手就不动手。长大了,手段也升级了,一般都选择精神攻击。
  但是男朋友该揍还是得揍。

  “好好好,”贺朝习惯性认输,笑着说,“大哥我错了。”

  谢俞装腔作势揍了几下,任由贺朝抓着他手腕,再度把他往怀里带,突然说:“我明天不用去实验室。”
  贺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谢俞又补了一句:“打算陪陪我男朋友。”

  连着忙活了好一阵,有时候真的累得吃不消,但还是想赶紧把手头上的任务做完,多腾出点时间。
  贺朝:“你男朋友明天上午有课,你多休息会儿,睡个懒觉,中午过来找你吃饭。”
  “知道你有课,”谢俞看着他说,“缺陪读吗。”

  谢俞不打算睡懒觉,第二天真跟着贺朝去大教室陪读了一上午。 
  金融经济学导论。
  这位老师对蹭课行为相当包容,一方面觉得这是对自己教学的认可,一方面为其他专业学生的学习热情而倍受感动。
  于是有事没事就点这位蹭课的起来回答问题。

  “这位同学,你起来,说一下你是怎样看待金融的?”

  前面几排的同学顺着老师指的方向回头看,这一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对这位医学部‘中央空调’好奇得不行,趁这个机会多欣赏几眼。
  谢俞不紧不慢地站起来。
  贺朝真怕这位小朋友当着老师的面回答三个字‘卖保险’,不动声色地翻开书,指给他看,低声提醒:“念这行。”         
  谢俞毫不怯场,扫了两眼,把含义用自己的话概括了一遍。

  “不错,这位同学很有悟性,请坐,”老师点点头,顺便挖起了墙脚,“欢迎转系,咱们院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千万不要压抑自己的内心。”
  谢俞:“……”

  预热完,等课程讲解到专业领域,老师也就不再为难他,遇到没人回答得上来的问题就点贺朝。
  贺朝不记笔记的时候,把笔扔边上,习惯性去握谢俞的手:“无聊吗?”
  “课是有点。”
  等老师俯下身切换PPT,谢俞才继续说:“跟你上就不无聊。”

  谢俞听了约莫有半小时,手机不停震动,掏出来一看,屏幕上是陌生号码。
  刚接起来,对面就来喊出一句:“谢俞同学你好我们是话剧社的!”
  谢俞听完这句,把手机往贺朝手里塞:“话剧社,找你的。”
  贺朝直接点了挂断,低声说:“不接,他们有完没完了。怎么还弄到你手机号了?”

  谢俞:“退社了?你不是号称顶级流量吗。”
  “顶级流量个几把啊。太烦,招架不住,我就跑了两场龙套,连粉丝后援会都出来了……想干什么,送我出道?” 

  当初新生报到第一天,贺朝在清华门口站了不到二十分钟直接一炮而红。
  人海茫茫,清华记者团只消一眼就锁定了采访目标。他们甚至怀疑这人是不是走错了,也许应该去电影学院报道。  

  “高中三年幸苦吗?成功进入到梦寐以求的学府,现在心情如何?”
  “还行吧,就随便考考。”
  记者团沉默几秒,打圆场:“哈哈这位贺同学很幽默啊,那你目前对大学生活有自己的规划吗?又或者说,觉得在大学学习、社团活动人际交往这些方面,哪些比较重要呢……”
  幽默的贺同学秒答:“谈恋爱比较重要。”
  “……”

  采访视频出了之后,在学校里激起千层浪。
  话剧社看准了这波巨大流量,向这位同学抛去橄榄枝。

  贺朝虽然爱玩,但也有个度,他个人后援会发展的势头太猛,一票难求。经管学院的同学们灵机一动,甚至发展起了黄牛业务,到处收票。
  神神秘秘地在各学院之间转悠,戴个帽子,见有个人出来就压低了声音,打手势问:“有多余的票吗,高价收了啊。”
  于是贺朝及时“息影”。

  一节枯燥复杂的金融课,谢俞撑了半节实在撑不住,跟耳边有人念经似的,最后还是趴下去睡着了。
  贺朝改用左手记笔记,怕他睡不安慰,右手轻轻搭在他头顶。

  “好,说到这里,那么我们再把话说回来,这样也许更方便你们去理解。这个偏好、效用与风险厌恶……”  

  他们俩的动静并不大,但仍然引人耳目。
  前排有人捅了捅边上的人,示意她回头看:“他们俩……”

  贺朝知道有人在打量,手该怎么搭还是怎么搭。  
  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刻意掩饰过关系,也不会特意站出来说明,全然不顾别人的目光,自然又坦荡。

  谢俞睡了会儿,半睁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金融课老师正在讲“风险”问题。 
  两人坐在一起,恍惚间似乎回到了以前当同桌的日子。
  只不过身边这人褪去青涩,变得愈发沉稳,身上是件偏正式的衬衫,扣子解开两粒,手腕上戴了块设计简约的手表。

  这块手表是去年生日的时候谢俞送的,跟红绳手链戴在一起,两个风格迥异的配饰搭在一起倒不显得突兀。

  谢俞心说,姓贺名朝的这个人,不管处于哪个阶段,都好像会发光一样。
  ——而且最重要的是,都是他的。

第115章 番外3 [VIP]

谢俞记得他是高考过后才对顾女士提他和贺朝的事。
  他们跟其他家长和孩子之间的相处模式不同, 高三一整年, 顾女士更像那个“备考”的考生, 整日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
  高考没结束,谢俞都不敢影响她。

  “别复习到太晚, 放轻松, 啊,千万别多想, 平时怎么考就怎么考。”
  顾雪岚说着, 往他碗里夹菜:“……多吃点。” 
  而顾女士眼里‘复习到很晚’的谢俞,想说自己基本上每天晚上十点钟准时上床睡觉, 日子过得毫无压力。                                
                                    
                                         
                                    
                                    
                                       
        
                                       
                                    
                                作者有话要说:
  谢俞吃完那筷子菜,不动声色地转了话题:“隔壁班有人处对象,上礼拜叫家长了。” 
  顾雪岚不是那种死板的家长,甚至心里还残存几分小女生的心思,对“早恋”问题放得很宽,平时也会问问儿子:有没有喜欢的人,偷偷谈恋爱了吗。

  并非不能理解,每个年龄阶段,都有那个年龄段独有的、珍贵的特质。
  朦胧,青涩,热烈又张扬。

  “年轻,”顾雪岚感叹道,“哎,年轻真好。”

  高考过后,说着“年轻真好”的顾雪岚就受到了十几年来最难以言喻的冲击。
  谢俞身上那身校服都没来得及换,刚考完就打算去趟黑水街,顺便把顾雪岚也给拉上了:“妈,一起去?” 
  顾雪岚没在意后半句,她难得回黑水街,也知道这一年梅姨他们都费了不少心,忙着换简单点的衣服,临走前又提了几样礼品。 

  饭桌上格外热闹。
  一桌人坐在大院里,露天乘凉。
  顾雪岚即使已经穿得很随意,仍旧抵挡不住雷妈那条新潮的男士大裤衩:“……”
  “这条沙滩裤,是雷子他爸的,”雷妈抬了抬腿,笑道,“还挺凉快。”

  许艳梅直接拿着啤酒瓶,徒手起瓶盖,瓶盖滚落到水泥地上。她习惯性把酒往前递,递到一半才想起来顾雪岚不喝啤酒:“瞧你——来就来了,干嘛还带那么多东西。”
  顾雪岚平常不怎么喝,还是接过那瓶酒,往水杯里倒了点。

  “你怎么样。”谢俞抬手,跟周大雷碰杯。
  “VP俱乐部,替补,”周大雷说,“不出半年,换个首发给你看。”
  “牛批啊。”
  “那是,你兄弟我贼牛批。”

  酒过三巡。
  话题从高考一路跑偏,最后聊到打麻将,还没约好牌搭子,就听到全程不声不响、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吃饭的谢俞突然来了句:“妈,梅姨,我说件事。”

  谢俞喝了半瓶酒,耳尖有点红,然后他站起来,对着面前这些——除顾雪岚之外,没有血缘关系还是像亲人一样的黑水街群众。
  他看上去面色如常,但撑在桌沿边上的手指不自觉地收紧:“我有对象了。高二谈的,不是随便玩玩,很认真,认真到……这辈子就他了。”

  “他叫贺朝。”
  

  谢俞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可以不用向任何人交代,也可以不顾全世界的眼光,但他们不一样。

  饭桌上的人表情各异,惊讶占了多数。     
  许艳梅:“上次来过这的那个贺朝?”
  周大雷:“我操,那个贺朝?”
  顾雪岚张张嘴,差点找不回自己的声音:“……贺朝?”

  回去的路上,顾雪岚半天没说话。等车驶进车库,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到地儿了。
  平心而论,贺朝这个孩子,她是挺喜欢的。
  可她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即使察觉到每次打电话过去,只要有那孩子在,谢俞就会变得和平时不太一样。
  说不上来的变化,仔细想想……其实早有预兆。

  顾雪岚第一反应是不能接受。
  然而她所有想说的话,在触及到谢俞那双眼睛的时候,戛然而止。
  那双眼里,有信任、也有期盼。
  她又想到自己当初在给他的信里写过那句:不管你做什么选择。

  ——我只希望你平安、快乐。        

  “你想好了?”
  谢俞说:“想好了。” 
  顾雪岚缓缓闭上眼,又睁开,最后轻声道:“你愿意告诉我,妈很高兴。哪天叫他出来吃个饭,见一面。”

  谢俞洗过澡躺在床上,最初以为自己的心情会很平静,不过就是坦个白而已,但是看到一条条短信,梅姨的、大雷的……
  他看着看着忽然把脸埋进枕头里。

  贺朝接到电话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间接地”见过了小朋友的家长,只是感觉到小朋友说话声音闷闷地:“怎么了?”
  “下次打电话的时候,别叫顾阿姨了。”
  贺朝没反应过来:“是不是叫阿姨显得太老,你妈听着不高兴?那我叫什么,不然下次叫姐?”
  谢俞说:“傻逼,叫妈。”        

  贺朝那边跟掉线了一样,谢俞差点就要挂电话,准备摁‘挂断’的时候,又听到他问:“是我想的那样?” 
  “难道还能是你想的那样,叫姐?辈分真会算。”

  “你……”
  贺朝‘你’了半天,最后笑了:“那你加一下老贺微信吧。他求了我快两年了,我怕吓着你,一直没给。”
  谢俞:“……”

  两年?

  “谈恋爱第一天就跟他说了,我说我找到了一个很喜欢的人,这个男孩子特别可爱。”

  贺朝他爸是个神人。        
  自从贺朝表达了对创意小视频的感动之情,老贺自觉这份礼物挑得很有品味,成功添加谢俞为好友之后,立马又去网购平台定制了一份。
  早上谢俞刚睡醒,开手机想看看时间,结果大早上看到一群举着黑板报狂魔乱舞的非洲小孩。

  “贺朝,贺朝!”
  “谢俞,谢俞!”
  “百年好合!” 
  ……    
  所以对谢俞来说,一年之中最大的噩耗大概就是:生日快到了。 
  可生日又实在躲不过。
  他费了很大力气,还是没办法说服自己:不要跟贺家的人计较。

  大二这学期课业繁忙,抽了一天空陪贺朝上课之后又开始忙碌起来。本来都把生日的事忘差不多了,却被杨老教授无意中提醒:“下周你就不用来了,把数据给你王师兄,让他跟进。”
  “什么?”
  杨老教授笑笑:“自己生日都忘了?我可不想被人说成是把你们压榨得连个生日都过不了。”  
  谢俞心说,被压榨倒好了。   

  这天任务量少,谢俞从实验室出来,离下课时间还有半小时。  
  他想了想,打算等男朋友下课。

  教室里很安静,只有金融课老师的声音:“设f是定义在消费集合X上的偏好关系,如果对于X中任何的x,y,xfy当且仅当u(x)≥u(y)…… ”
  谢俞没进去,也没隔着窗户露个面,靠着墙等了会儿。

  贺朝下课出来才看到人:“怎么跑这儿来了?”
  “等你啊,”谢俞低着头,回复完微信,这才抬头看他,“你爸说要给我送份大礼,你劝劝,让他别送,心领了。”

  “我觉得也是,我送就够了……他凑什么热闹。”  
  贺朝顺带着嘲笑了一下老贺,就听谢俞又说:“你他妈也别送,你俩什么也别送就是对我最好的祝福。”    
  “……”

  结果贺朝还真安分了好几天,只在生日当天发给他两条消息。    
  -[定位]
  -过来。   

  定位是一家餐厅。
  某位姓贺的阔少还包了场。

  店面不大,但装潢典雅,最前面有个唱台。

  谢俞坐着等半天没等到人,脑子里各种奇葩礼物跑了一圈,跑得他心烦意乱。  
  正想发短信问问,整个餐厅的灯毫无预兆地暗下去几秒。    
  然后谢俞听到一句清唱,随着这声清唱,吧台上的灯也一点点亮起来。

  “你搞什么?”
  贺朝刚开始有个音没发好,停下来咳了声,抬起食指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没有伴奏,贺朝用最直接的方式唱了整整四分钟。
  是高二秋游,他在大巴车上唱的那首。 

  贺朝唱完最后一句,却没有说生日快乐,他扶着话筒问:“今年打算送戒指,戴无名指上、一辈子也不摘的那种,不知道我家小朋友收不收?”

TOP

这样的学渣给我来一打。

TOP

番外木有完吧!!!!

TOP

存了很久,今日一開始看,一直笑到完結,校園小說最重要就是這種青春的青澀,然後不斷成長,要是作者繼續寫番外就好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