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现代] 长兄(主攻年下) BY 哼哼 (点击:2828次)

长兄(主攻年下) BY 哼哼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长兄(主攻年下) BY 哼哼

文案:
自从辛子濯父亲去世、母亲再嫁离开后,卢弘就辍了学,不分昼夜地打工供他上学。
辛子濯本以为卢哥是为了报答曾经的收养之恩。
——却不知道,卢弘只是为了他。
主攻1v1,温柔优等生攻x自卑大哥受,无血缘关系,受先暗恋攻,不傻白甜但也不会虐,想写一个普通的故事,主角没金手指

序章

“我们家又不富裕,你揽这麻烦事儿做什么!”
“养个小孩儿的钱还是能挤出来的……你也知道,这孩子我要是不养,就……”
后面的声音被压得低了下去,隔着门难以听清。
八岁的辛子濯不大懂究竟发生了什么,坐在餐桌前面握着笔,心思却全然不在面前的作业上。他微微抬起头瞄沙发那边,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了许多的男孩子,灰头土脸的,低着头坐在那里,手紧紧地攥着裤子。
他放下笔,从椅子上下来,走到茶几面前。
“你叫什么……?”
沙发上的男孩愣了一下,抬起头来,大概因为快到变声期,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我叫卢弘。”
辛子濯听到爸妈的争论,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隔着门听到爸爸说卢弘的父亲死了,要收养他,但妈妈不同意。
辛子濯坐到卢弘旁边,抬头看了看后者的脸。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别人,只能回忆着电视上大人们以往交谈的模样,稚气地说道:“你别难过了,你爸爸在天上一定不想见到你伤心的样子。”
已经忍耐了一整天的卢弘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还没等他回应什么,主卧的门突然就打开了,辛子濯的父母,辛成天和宋梦走了出来。
卢弘几乎就在门开的同时嗖地站了起来,忐忑地看着两人,声音有些抖:“辛叔叔,阿姨……”
辛子濯不明就里,转头两边儿看看,见卢弘和父母都站着,于是自己也跟着站了起来。
宋梦对着辛成天轻哼了一声:“就你老好人,这事儿我不管了,随你吧。”说罢就转身往玄关走过去,穿上鞋,披上外套后丢下一句:“我今天去找雅梅她们搓麻将,晚饭不要等我吃了。”就摔门走了。
辛成天叹了口气。
卢弘惊疑不定:“辛叔叔,是不是因为我惹阿姨生气了……”
辛成天看他这幅模样心疼得不行,又联想到自己多年交好的老乡今早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整个人被癌症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咽气前最后一句话是希望他能帮忙照顾自己的儿子。
“小卢,你别担心,阿姨就是面上脾气差,过两天就好了。”辛成天朝卢弘笑笑,“你以后就住我们家,学费还有吃住叔叔都会帮你解决的,你就放心吧。”
卢弘赶忙一直点头:“谢谢叔叔!谢谢叔叔……之前您一直帮忙照顾我爸,也多谢您……”说到后面,实在是多日来的打击和悲伤涌上来,哽咽起来。
辛成天上前抱了抱卢弘,宽慰了几句,让他先去浴室洗个澡,去去医院里沾上的气味,而自己去厨房做晚饭。
厨房里不一会儿就传出了煮饭的香味儿。
“子濯,你过来一下。”辛成天看卢弘还没从浴室出来,对餐厅里的辛子濯招招手。
辛子濯放下手里的作业,走到厨房里。辛成天蹲下来,轻声和他讲了卢弘的事儿。
卢弘的父亲和辛成天是老乡,一起在一家修车场当工人,也是多年的好友了。卢弘的妈是谁他没细问过,反正是生了卢弘没多久就去了。
本来这爷俩过得也不算遭,但就在半年前,卢弘的父亲被查出来肝癌晚期,癌症细胞扩散得快到不可思议。他们家根本没钱,癌症晚期这玩意也治不好,卢弘的父亲干脆就不接受治疗,沉默地等死。辛成天也经常去看望这位好友,但同样束手无策,只能干看着他一天天消瘦下去,被疼痛折磨。
就在今天早上,他终于解脱了。
辛成天特意请了假,帮好友办了后事,挑了一块偏僻地不得了但 ...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