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天师执位外传之张玄的灵异笔记 BY 樊落 (点击:699次)

天师执位外传之张玄的灵异笔记 BY 樊落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文案
心为天堂,亦为地狱。祸福无门,唯人自取。
出自正宗天师门下,身为天师神力嫡传弟子,这位张玄先生的法术真可谓是……呃,并没有令人期待的那么好。
虽然张天师的法术很两光,但该懂的道术还是会懂,该解决的案子仍然会解决,只是在破案途中鸡飞狗跳,鬼哭狼嚎(字面上的意思)的状况时常发生,于是就有了这个怪奇中不乏搞笑,阴森中夹杂着温馨的另类鬼怪故事。
本故事主角张玄即本文的执笔者,零岁就拜在天师门下学道,三岁便开始跟随师父四处降妖除魔。
这套书是他根据自身经历撰写的,既有张玄高中时代的捉鬼经验谈,也有张玄跟董事长在军营连手探案的搞笑冒险,还有董事长亲自执笔的遇鬼经验。
喜欢天师执位系列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
第1章 《事件一:辫子姑娘》
辫子姑娘的故事发生在一个阴雨绵绵的秋季。
这个故事跟流行的都市传说还有我经手的其他案例相比,并没有太突出奇怪的地方,我会特意将它写出来,是因为它普通中的不普通部分。
除了故事本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这次的事件中,我刚好身体不舒服,法术变得很烂,所以整个过程相当的惊险,至于如何惊险,请各位继续往下看。
好,废话少说,我们马上进人正题。
那天雨下得很大,从大清早天空就阴得像傍晚,偏偏糟糕的是因为天气突然转凉,我一不小心就中招了,从前两天就开始发烧,别说做事,连床都懒得下。
说到这里,我要解释一下,大家都认为我们学道之人不会生病,其实这是误解,天师也是人,我也跟普通人一样会头痛脑热,只是我比较能忍,为了不让周围的人担心,我不轻易把不舒服说出来。
早上七点我醒了一次,勉强撑开一只眼看看外面的天气,然后我决定在床上懒一天。
反正家里没人――几位不称职的式神同学旅游去了,董事长则去巴黎参加一个什么国际金融会议,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自生自灭。
董事长其实是他的职位名称,他的真名叫聂行风,是我租的这套别墅的房东兼我的同居人。
不过他的主要收人不是房租,他的身分是大名鼎鼎的聂氏财团的总裁,属于经常上杂志封面的那类风云人物,我的除厄堂开张跟运转的经费都是他提供的,为此我有邀请他人股,这样就不会让人觉得我是在吃软饭。
话题扯远了,拉回来拉回来,总之呢,有董事长提供的资金支持,再加上我的人缘跟法术的配合,除厄堂在开业后,生意蒸蒸日上,今天是我难得的可以偷懒的日子。
不过生意上门了,推都推不掉,就连生病的日子我也不得清闲,就在我正在梦中跟祖师爷谈心的时候,耳边传来铃声。
全身烧得作痛,我趴在床上迷糊着,还以为是招财猫闹钟的响声,我眼睛没睁,伸手摸过闹钟,把它塞去了枕头下。
过了一会儿,铃声又响了起来,连响几下,把我彻底叫醒了,这才发现不是闹钟,而是门铃声,偏巧没人去开门,导致噪音不断地传来。
我想装死。
因为现在我很不舒服,可是在被噪音吵了很久后,我的神智终于清醒过来了。
发现自己没办法继续装死,我咬牙爬了起来,穿上拖鞋往外走,头晕晕的,我甩甩脑袋,但这个动作让我的大脑变得更晕乎了。
我晃悠着来到走廊上,走廊一角安装了视讯通话器,我拿起话筒,准备不管访客是谁,找个借口把他赶走就好,谁知视讯刚接通,屏幕上就突然露出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那只眼珠占据了整个屏幕,偏偏它的黑瞳部分很少,几乎都被灰色眼白布满了,它发现了我,来回眨了眨,我没有防备,本能地向后一晃。
我会有这样的反应,不是因为怕鬼,而是讨厌这种一惊一乍的出现方式,所以通常遇到这种装神弄鬼的出场方 ...
................

金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能解决我;暴力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能解决你!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