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代码0000 BY 灵涓 (点击:316次)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17-9-6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代码0000 BY 灵涓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代码0000 BY 灵涓

文案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他会这么惨?
无父无母,书念得不好,个性软弱不敢当流氓,国中毕业便到木工厂当学徒了。
本以为拥有一技之长后半生不愁,没想到刚出师就遇见那个女人,被骗背上巨额负债,最后还被骗去当替死鬼命丧黄泉。
到了地府才发觉,他居然是替死鬼的替死鬼,这个悲惨命运竟然不是他的!
地府坦承出错,阎罗王补偿他随他选择来生。
他要出身大富大贵,他要有如花美人死心塌地爱上他,还要一夜七次的超强能力。
呃,为什么他的出身大富大贵成了「出身富贵家道中落」。
阎罗王是神明,神明应该不会骗他才对,他还可以期待他的如花美人吧!
但是……
学、学长你为什么要脱我衣服啊!
啊啊啊啊啊!!!!!

第一章
死定了!
这个想法从脑中一闪而过。
然后他就真的死了,呃。
站在奈何桥上,夏侯笛不由顿足,回头望向他已回不去的尘世,过往一切悲伤苦痛再度涌上心头,让他不由得长叹一声红了眼眶。
他前辈子一定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这辈子才会如此悲惨,他喜欢的女人拿他当大便看不说,还利用他、诈骗他最后甚至害死了他,最悲惨的是他都已经站在奈何桥上了竟然仍旧恨不了她。
「唉——」夏侯笛长叹一声。
此处一片漆黑,只有几点青色鬼火飘浮于脚边,青惨惨的照亮去路,回头望去尘世依旧是白昼,一小片明亮蓝天依旧平和自在,他却已经回不去了。
鼎鼎大名的奈何桥并不宽,两人并肩站立便觉得挤,桥上亦无任何雕饰,想来使用它的人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谢义!你傻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桥!」
桥的另一头,一名身穿深灰色西装手持狼牙棒的鬼卒,瞪大眼睛凶巴巴的朝着夏侯笛的方向吼道。
夏侯笛不理他,他叫的是谢义。
「谢义不要装傻快过桥!」鬼卒再度大吼道。
这名鬼卒长得跟古代文书里形容得不太一样,既没有青面也没有獠牙,就是整只鬼粗壮了一点、嗓门大了一点、眼睛小了一点,用现代人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形容,就是只穿西装打领带的鬼胖虎。
好奇心人皆有之,夏侯笛忍不住左右看看传说中的谢义在哪里。
咦?
他前面没有人……呃,不是……没有鬼,只有那个鬼卒,后面也没有鬼,桥上只有他一个,桥前也只有那个鬼卒。
「谢义!你再不过来本大爷亲自过去抓你,就有你受的了!」鬼卒破口大骂道,并拿着狼牙棒往地上不断狠敲。
夏侯笛再度看前看后、看左看右……真的没有其他鬼啊。
「谢义你还装傻!」带路的鬼卒气坏了,他在这里管鬼这么久还没遇到胆敢无视他的鬼,今天他非得给这个新鬼一点厉害瞧瞧。
鬼卒怒气冲冲的冲向夏侯笛,还没到他面前时夏侯笛好无辜好无辜的开口道:
「可是我不叫谢义啊。」
「还装!」鬼卒结结实实给夏侯笛鬼脑袋一拳。
「我真的不是谢义啊!」夏侯笛委屈得眼泪都迸出来了。
「今天这个时辰这条路上死的只有谢义,你还敢装蒜!」
「我真的不是谢义,我叫夏侯笛。」夏侯笛捂着头缩着身体抗辩道,生怕再被鬼卒来个一拳。
看夏侯笛不像假装,鬼卒也愣住了。
「你真的不是谢义?」
「真的不是啊,不信你去我尸体上翻一翻,我身上带着驾照呢。」
夏侯笛指向奈何桥的另一端,他的尸体还热腾腾的躺在那里淌血,新鲜得很。
鬼卒真的跑去翻翻找找一番,从夏侯笛的皮夹子里找出驾照、身份证、健保卡,以及一张DVD出租店的会员卡,上头的名字全都写着夏侯笛,照片也都跟眼前的新鬼长得一模一样,证件齐全到不由得他不相信。
「你是夏侯笛?真的不是谢义?」鬼卒飘回来,一脸古怪的看着夏侯笛。
「我真的不是谢义 ...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