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古代] 为兄 BY 困倚危楼/找呀找呀找弟弟 (点击:749次)

本主题由 飞天小小兔 于 2017-10-5 23:12 推荐主题

为兄 BY 困倚危楼/找呀找呀找弟弟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贺汀州苦寻多年的弟弟,最后竟在自己的男宠中找到了……

楔子
贺汀州看完手下探子送来的密信,脸色阴沉得可怕。
他座下几个堂主连大气也不敢出,心中惴惴不安,暗自揣测密信中究竟写了什么内容,竟让素来谈笑自若的宫主变了脸色。莫非是某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重出江湖了?或是那些正道人士吃错了药,打算联手攻打极乐宫?
最后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出声唤道:“宫主?”
贺汀州“嗯”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他手里捏着薄薄一张纸,却似重逾千斤,隔了半晌,才猛地握紧拳头。
掌中那一封密信,顿时化为齑粉。


第一章
许风吃过午饭就在竹椅上躺下了,随意翻看一本话本集子。秋日暑气未消,日头仍有些毒辣,只葡萄架下还算阴凉。他左手翻着书页,右手垂在身侧,露出手腕上一道蜈蚣似的疤痕。
正看到精彩处,却见平日伺候他起居的锦书急匆匆跑进来,嘴里叫道:“公子,公子,宫主到咱们翠竹轩来了!”
许风头也不抬,照旧慢吞吞翻着书,笑道:“你莫拿话哄我,这天还未黑,宫主怎么会来?”
锦书急出一头的汗:“宫主已过了月洞门,正在前院看那株扶桑花。”
许风这才知道是真,面上笑意渐渐淡下去,无甚力气的右手蜷了蜷,缩进了宽大的袖子底下。他暗中计算时日,心想那宫主已两三个月没踏入翠竹轩了,今日怎么突然来了?
他自是恨不得那人一辈子别来才好,但并无本事将人赶出去,只好起身去迎。
锦书在旁道:“公子不先换身衣裳么?哎哟,您头上的簪子也该换换啦,我记得箱笼里还有一支碧玉的……”
许风不禁苦笑。那人将相貌平平的他充作男宠,不过是为了折辱于他,岂会在乎他穿什么衣服、用什么簪子?不过锦书一片好心,他也不忍斥责,便整了整身上半旧的衣衫,径自往前院去了。
前院那株扶桑花乃是去年栽下的,因为伺弄得好,花开得尤为艳丽,红灿灿的好不炫目,那极乐宫的宫主便站在花树前,专心致志地赏玩一朵将开未开的花。
极乐宫在江湖上被视作歪门邪道,只因最厉害的一门功夫要靠合籍双修方能练成,也因此宫内遴选弟子,向来只挑皮相俊美之人,而其中翘楚自然就是这位宫主了。只见他今日穿了一件淡青色的衫子,头发用金冠束着,瞳眸乌黑,长眉入鬓。映着一旁娇艳似火的扶桑花,愈发显得他容颜如玉,未语先笑,已自占尽风流。
许风对此人厌恶至极,走到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就站住了,不冷不热的叫了声:“宫主。”
贺汀州并不理他,只将那株花看了又看,足足晾了许风半刻钟之久,方才回过头来,拿眼睛仔细地打量他。
贺汀州平常总是入了夜才来,压着许风行过那件羞耻之事后,往往天不亮就走了,或许是因不喜欢他的容貌,并不朝他多望一眼。此时却不知中了什么邪,竟像看那株花似的瞧着他。
许风像被毒蛇盯上的猎物,浑身都不自在,只得道:“宫主若是喜欢这花,叫人掘了去就是了。”
贺汀州微微一笑,道:“要是换个地方,只怕就不能活了。”
这话似有深意,许风还未想得明白,贺汀州已先摆了摆手:“进你屋里再说。”
锦书这小子机灵得很,早取出好茶叶来泡上了,等贺汀州进屋落座,正好奉上香茶。
许风知道自己的身份,在宫主面前是不敢坐的,老老实实地在旁边站着,不料贺汀州朝他招了招手,道:“坐罢。”
许风悬着一颗心坐下了,心想这也是此人的一大本事了,无论何时都是笑眯眯的样子,叫人猜他不透。就像那日贺汀州废他右手时,手里提着寒光凛凛的利剑,血珠子一滴一滴地往下淌,脸上那副含情带笑的神气,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动人。
许风并非贪 ...
................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不得不说,太狗血了

TOP

真好看。困倚危楼品质保证啊。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