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古代] 十年之后 BY 朕心甚累 (点击:46次)

十年之后 BY 朕心甚累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内容简介
他一醒来,就在十年之后。破镜重圆。
手握重兵的成国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十年之后。
所有人都以为他十年前就战死沙场。
好巧不巧,他还正好落在了宫禁中。
费尽心思解释自己并非擅闯宫禁,表了一大堆忠心之后,又被人告知已经改朝换代。
也不知道现在说自己其实忠于新朝还来得及么_(:зゝ∠)_
非骨科,非骨科,非骨科
CP:李沅x林子清
将军攻X美人受,受出场较晚

第1章
“且归去,有人在等你。”
谁?是谁在说话?李沅茫然四顾,试图辨寻声音的来源,却发现自己四周竟是一片虚空。归去,归向何方去?他试着起身,可身体活动之处却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他便从梦中清醒过来。
就在李沅睁开双眼的一刹那,方才那个奇异的梦境就消融在了他的脑海中,再不留下一点痕迹。
李沅皱着眉头,似乎是思索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明明在记忆中,自己上一刻还在北境的战场上与人厮杀,腹部和手臂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就是最好的证明,怎么会突然到了这种地方——眼前一片园林,远处有琼楼玉宇、亭台高阁——与沙场相去万里,甚至都不像是在北境。
李沅正靠在一块假山石上,隐隐觉得这个地方有些眼熟,似乎自己曾来过。李沅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四下探寻一番,然而刚一动身,便牵拉到了伤口。
真疼,他心想,自己领军十数载,还是头一次落到如此狼狈,并且不在自己控制之下的境地。
他动作了许久,才勉强往上坐了一点儿,凝神向远处看去。目光触及屋檐上的脊兽时,李沅不由得心中一惊。
——九个,正前方屋檐上的脊兽是九个。
普天之下,唯有帝王可有此规制。
正当他欲再仔细辨认一遍时,一阵厚重的脚步声传来。李沅伤重,此时想要藏匿行踪已是不可能了。
果然,一声怒喝从身后传来:“何人擅闯宫禁?”
此话一出,许多守在别处的禁卫军也立刻赶了过来,一时间杂乱的脚步刀剑之声,不绝于耳。
李沅飞快地在心里思索着对策。也就是说,他尚在昏迷时,便被人从北境的战场上,带到了千里之外的京城中,还被扔到了禁宫里。
可那人这样做,原因却是为何?李沅出身勋贵、手握重兵,又屡立奇功,只要皇帝不想在此时与他撕破脸,便不可能追究他擅闯宫禁的罪名。
可要是皇帝想了呢,李沅不由得又想到,难道是因为皇帝忌惮自己手中的兵权,但又不敢直接下罪,于是使出这种阴私的手段?
若是让旁人知道了他未战死沙场,反倒是因擅闯宫禁被射杀,自己的那名声便别再想要了。
不合常理,李沅立刻将这个念头否认。昏迷之前的那场大战,原本约定好的援军失期未至,本想围攻甸服的他,却反被甸服大军包围,他已战至力竭,如果没有被人带到这里,应该也回不去了。
如果皇帝真的忍不住对自己下手,那完全不用像这样大费周章,直接任凭他战死沙场即可,这样更不用引人非议。
还未想清此间缘由,李沅不敢贸然动作,可侍卫已经将他团团围住,又明显不识得他。若李沅自己还什么都不说,那下一瞬便可能会被这些侍卫射杀。
看着眼前正冲着自己的羽箭,李沅笑了笑,高声疾呼:“吾乃成国公李沅,非刺客。”
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李沅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大声喊道:“陵州大都督、辅国大将军、上柱国成国公,臣李沅,已解刀剑,特求面圣。”
这两声喊叫差不多耗尽了李沅所有的精力,听到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李沅闭上眼睛,在在腰侧找寻,佩剑已遗失在战场上,他用了许久才终于摸到那块能证明自己官职身份的鱼符。李沅几乎是用尽全部的力气,才勉强将金鱼符扔了出去。
一人上前拾起了鱼符,对旁边的人说了几 ...
................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