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现代] 颊边痣 BY 童童童子 (点击:1924次)

本主题由 lili000 于 2017-12-15 18:30 推荐主题

颊边痣 BY 童童童子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颊边痣 BY 童童童子
文案:
山里孩子男扮女装嫁人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锥儿┃配角:┃其它:
1(短文,HE,这种不知道是不是叫代嫁?就是男的嫁人的……挑战自己写写试试,可能雷,加班太忙争取日更,多久完结还没想好,周末快乐!
许锥儿从山上来,死了爹,卖身葬父。他十八九,兴许是老久吃不上盐,没有须,两片脸蛋死白死白,在颌骨瘦削的颊边,有一颗小痣。
眼下他坐着一只花轿,颤颤巍巍,进了墙高八尺的魏家大院——人家拿他当大闺女给娶了,花一副棺材板的钱。
“头进院儿!”外头保媒的喊。
嫁给魏家老大,一个瘫子,说是从下巴颏到脚趾尖,一动不能动,不能动?许锥儿想,这样的人可咋活呢。
魏老大有过两个媳妇,头一个是原配,他瘫了就上吊了,二一个和许锥儿一样,是外头贱买来的,也是本分人家闺女,可日子没过上半年,就和前院的长工乱搞,怀上野种,被活活打死了。
是呀,谁能和一个瘫子过呢,过不了的。
“二进院儿!”大半夜的,不掌灯,也不响炮,就这么悄么声地把人往里抬。
悄么声的好,许锥儿捏着拳头想,他骗人家了,骗人家自己是闺女,他亏心呢。绸布盖头底下,他有一把将将扎起的短头发,系着红头绳,他说是爹死心里过不去,给割了,其实他是做贼心虚,藏着一副男人的身子。
“三进院儿,落轿!”
两边有人扶着,摸黑上台阶,挺高的门扇嘎吱推开,七手八脚围着把他按在床沿上,就听干巴巴一把老嗓子,刁里刁气地说:“闺女命好啊,嫁到老魏家!”
许锥儿伸手想拽盖头,被在手背上狠狠掐了一把,“尊重呢,叫你一声大奶奶,不尊重呢,你和这院儿里端茶倒水的小丫头一样,是伺候人的,”教规矩的大娘说,“我们大爷身上不利索,从今儿起,你就是他媳妇,是他当手当脚的人,敢背地里给大爷气受,扇你的嘴巴剃你的头!”
哪会呢,许锥儿乖乖摇头,拿了魏家的钱,他要一辈子给人家做牛做马的:“俺懂,大姨。”
有人笑,“哎呀山里人……”她们嘀嘀咕咕,“嗓子真憨,不像个女的……”说着,嬉笑着出去,从外头把门关上,扯着闲话,走远了。
许锥儿揉了揉手背,拽下盖头,蜡烛光没多少,挺大的屋子,连个应景的红囍字都没见着,他站起来一转身,霍地吓了一跳。
床上,他背后,一个挺尸似的男人,骨头架子又长又大,却没有多少肉,不出声,只把乌黑的眼珠子朝他瞥过来,一点,又瞥回去。
魏家大爷?许锥儿惴惴的,站在那儿和他相面,这个人瘦惨了,可能是躺得久,天生的好相貌生生塌成了一个病窟窿,一口气上不来就要背过去。
大娘们刚才说话,那个嘻嘻哈哈、随随便便的样子,大爷都是看着的?许锥儿忽然明白了,什么尊重,什么规矩,都是假的,这个可怜人,在他偌大的家里,已经没有位置了。
那自己呢?摸了摸高领子底下微凸的喉结,他吹熄蜡烛。
床是铺好的,一对新被窝,脱了鞋上去,他摸黑解衣裳,身边的人死了一样没声息,他躲着他躺下,因为心里愧,不敢睡,背着身子胡思乱想。
会被发现吗?不会吧,一个连身都翻不了的瘫子……大户人家也是糟践人,都这样了,还给娶什么新娘子……
这是他俩的头一宿,往后夜夜要同床共枕,黑暗中他偷偷回头,他的男人,烂木头似地被喜被重重压着,只露出一截紧紧扣住的领口。
许锥儿一骨碌爬起来,“哎呀,俺忘给你脱衣裳了,”这是他和他的第一句话,“憋坏了没有?”他两手给他解扣袢,手指尖触着一具热烘烘的身体,瘦成这样了,还是这么热,许锥儿切实地觉得,这是个活人,他得拿活人待他。
2
...
................

TOP

好看

TOP

不错,就是太短了啊

TOP

超好看呜呜呜 童子太太厉害的

TOP

好甜!

TOP

很好看的,微博上配合评论食用更好看哟

TOP

好看的短篇

TOP

唯一的缺点,就是短

TOP

二奶奶很高兴,几乎是把孩子塞到许锥儿怀里的:“你看都五年了,你俩也没个孩子,”她摸着自己小儿子头上的茸毛,“往后润生就是你儿子,”她催促这个不到两岁的娃娃,“润生,叫娘!”

软乎乎一个小身子,许锥儿都不敢用力抱,往胸前一贴,浓浓一股奶香:“俺一定好好带,”他有些害羞,“他要是想娘了,俺带他去看你。”

二奶奶笑得厉害,笑着笑着,眼睛有点湿:“可别来看我,”她往外走,朝许锥儿甩甩帕子,“过继给你和大哥,我就是他婶子了。”

外头大爷在和二爷说话,看她出来,点个头进屋,瞧见许锥儿手忙脚乱在逗孩子,小家伙哭得厉害,涨红着脸奶声奶气地要娘。

“咋办,”许锥儿让他哭得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要不……要不给还回去吧,”他小心翼翼地晃着胳膊,笨拙地哄孩子,“我看他娘也难受。”

“她难受?”大爷看不得他伤一点心,把孩子接过去,架着胳膊往高抛,“她巴不得这小子认我当爹呢,等我死了,整个魏家都是他的!”

许锥儿看孩子愣愣地瞪着大眼睛,像是吓着了:“你、你快还给俺,”他抢似地把孩子搂回怀里,埋怨地背着老大,“你咋吓唬小孩儿!”

小家伙这才反应过来,瘪了瘪嘴,哇地一声哭了,边哭,边把脸往许锥儿怀里埋,许锥儿心疼得不行,很宝贝地抱着这一团暖肉:“哦哦不哭,棍儿不哭,俺替你打爹,”说着,一下一下拍打老大的肩膀。

“你叫他什么?”大爷挨着他轻飘飘的小巴掌,憋着笑凑上来。

许锥儿的脸红了:“俺给起了个小名儿……”他拿脸蹭孩子脸上的泪水,“好棍儿,不哭啊,嗓子都哑了。”

大爷从后头牵他的衣角:“这名字,想好几天了吧?”

“瞎说,娘说给俺抱儿子才几天,”许锥儿一看就是不好意思了,躲着他,仔细给孩子擦嘴角,“以后不许吓唬他,吓着了,长大爱尿床。”

“好好好,”大爷看他真喜欢这孩子,心里很熨帖,“不敢吓唬你儿子,你儿子金镶玉打的,碰不得!”

这是吃醋了,说给许锥儿听呢,许锥儿的心思全在孩子身上,没理他:“哎咋回事,”他两手托着棍儿的小屁股,“他咋一个劲儿往俺胸口拱?”

大爷探头来看,小家伙噙着泪,短指头费力地揪着许锥儿的衣裳扣,小嘴巴湿漉漉蹭他的前胸,蹭了一会儿,委屈地朝许锥儿咧嘴。

“想吃奶了吧?”大爷说。

“啊?”许锥儿有点慌,羞赧地挡着自己扁平的胸脯,“说是来前儿刚喂饱啊。”

小家伙没东西吮,可怜地把指头塞到嘴里,模模糊糊地说:“奶奶……吃奶奶……”

许锥儿赶紧叫奶娘,把孩子抱给她,回避到一边,没吃几口,奶娘就说吐奶了,许锥儿问是咋回事,奶娘司空见惯地说:“不饿,小爷就是想嘬奶头。”

许锥儿懵懂地接过孩子,看他还是哭,不知所措地哄:“棍儿,咱是小伙子,不能老想着奶头,知道不,”他从桌上抓起准备好的拨浪鼓,“棍儿乖,娘给你敲鼓玩儿,你看多好玩……”

小东西哭得更厉害了,哇哇的,推开拨浪鼓,在许锥儿怀里乱蹬,这么一会儿还行,久了,许锥儿就慌了,怕把孩子哭坏了,对不起他亲娘。

刚才喂奶,大爷避出去了,许锥儿红着脸思来想去,一跺脚,抱着孩子爬上床,放下床帘,颤颤巍巍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扣子。

孩子像是知道他要干啥,马上不哭了,眼巴巴地等着,许锥儿让他盯得不好意思,老半天才把领口揭开,两层衣襟底下露出一片白肉,上头小小一个奶头。

那么小,孩子一眼就认出来了,张着小手,抓着襟口把嘴凑上去。

“嗯!”许锥儿诧异地哼了一声,小孩子的嘴真有劲儿,比大爷吸他吸得狠,边吸还边砸吧嘴,把他从胳肢窝到后脊梁咂出一层冷汗。

大爷等奶娘走,又在门口吹了一阵风,带上门进来,看屋里没人,也听不见孩子哭,一瞧,床上落着帘,很奇怪。

他走过去,没掀帘,拿指头微微拨开一点,往里窥,昏暗的大床上,许锥儿低着头,正拿他贫瘠的小胸脯给孩子“喂奶”。

“哎,别看……”许锥儿见着光,打了个抖,抱着孩子朝里转,白白一截脖颈,弯得很好看,大爷踢了鞋爬上去,钻到帘子里,从背后挨住他:“都老夫老妻了,怕什么……”说着,他把下巴搁在许锥儿的肩上,手伸到前头,慢慢拉他的衣襟。

衣裳敞开,另一边奶头露出来,小家伙忽然看见,一下懵住了,像是不知道该继续吃这一个,还是换那一个,费力地想了想,伸着小胳膊,贪心地要去抓。

大爷不让,从后头扳住许锥儿的腰,很不应该的,跟他儿子说:“这个,”他拿指头夹住那只奶头,搓了搓,“是我的。”

当着孩子的面儿,他俯身把许锥儿吸住,许锥儿腾不出手,只能瑟瑟地缩膀子,小家伙傻傻看着他俩,哇地又哭了:“奶……我的奶奶!”

他不光哭,还站起来,使劲儿推大爷的头,那个着急的样子,像是他爹抢了他的宝贝。

“哎这小子,”大爷松开嘴,有些好笑地戳小东西的脑门,还冲许锥儿撒娇,“才多大点儿就跟我抢,长大了还了得!”

许锥儿不像样地袒着胸口,只顾护孩子,对他冷言冷语的:“你再欺负棍儿,俺跟你生气了!”

大爷的劲儿跟着上来,拽着许锥儿搂到怀里,扑到褥子上就亲,也就平时那样,吃吃舌头咬咬下巴,可兴许是怕孩子看,许锥儿羞得没法儿,小小声地央求:“别闹……棍儿看着呢……”

大爷紧箍着他:“小呢,不懂。”

“都会说话了,”许锥儿在他怀里挣,“万一跟人学,俺哪还有脸见人,他亲爹亲娘该咋想俺,万一娘不让俺俩养了咋办?”

大爷气喘吁吁放开他,刚放开,孩子就从他胳膊底下钻过来,两手可劲儿拽着许锥儿的腕子,像是害怕,却鼓着腮帮子,凶巴巴地冲大爷叫:“坏!你坏!”

大爷看看他,又看看许锥儿,反应过味儿来,又是气愤又是委屈地嚷了一句:“跟奶娘说,晚上必须给我抱走!”

许锥儿不听他那个:“儿子哪有不跟娘睡的,”他拿脚踢他,意思是让他下床,“你先睡两天厢房去。”

大爷瞠目结舌看着这娘儿俩,心里一抖,臭小子将来拿他的家产也就算了,怎么现在就抢起他的老婆来了!



< 完啦 >​​​​​

TOP

先苦后甜,很好看很感人。
夏が過ぎ 風あざみ
誰のあこがれに さまよう
青空に残された
私の心は夏模样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