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师兄嫁我 BY 月佩环 (点击:756次)

师兄嫁我 BY 月佩环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上部
作者:月佩环
出版社:威向文化
出版日期2016/02/03

文案
一夕之间,隐山派惨遭逆徒灭门,陆之霖失去了父亲,失去同门师兄弟,只有这不知从何而来的王师兄,救了他的命,教导他习武,还拥有每每可以揍趴他的超群武力值。
抱病在身却拥有一身顶尖武艺的王越,面目丑陋又总爱嘲讽人的王越,陆之霖无法相信这样的王师兄竟喜欢他!
将王越压在身下放肆索取的感受让人沉迷,无论这份感情是敬爱、感激还是恋慕,陆之霖愿意和王越携手走过一辈子。

下部
作者:月佩环
出版社:威向文化
出版日期:2016/02/03
文案
他是名动天下的东陵侯,武艺独步武林容貌世间罕有,世间千千万万人难入他眼,却不想一时顺应天命捨身救人,从此养了一隻会扑倒他的小白眼狼。
受限于内伤只能听凭陆之霖对他为所欲为,一度错信这俊美少年真对他怀有爱情,可就算冷漠抗拒这油腔滑调的臭小子,陆之霖依旧死缠烂打的追上来。
打不退、骂不走,就连王越自己,也在不自觉间动了情、上了心……

第一章
蓊郁的山林连绵下了好几天的雨,沉云蔽日,雨雾氤氲,远山仿佛笼在一层轻纱之下。
山门前的匾额被人打落在地,上面写着的「隐山派」三个字像是黯淡无光,偌大的演武场,由大块的条形青石铺成,砌得方方正正,此时却被一条宽约一尺,长超一丈的裂缝从中央划过,可见不久之前,这里发生过一次争斗,比武的两位高手至少都是达到了先天境界。
一个年轻人骑着一匹黑色骏马,沿着宽阔的石阶而上。
在经过演武场时,年轻人若无其事,但他身下的骏马却像是感觉到裂缝中残存的冷冽杀气,连从演武场旁边经过也是不愿。
年轻人安抚地抚摸它的鬃毛,却不能缓解它的焦躁,他只好翻身下马,让马暂且在附近等待,疾步沿着山道而上。
即便下过雨,空气中的血腥气依稀还在。
隐山派在河洛一带不算大派,弟子中在江湖上名声不显。据说隐山派的武功至少要学二十年才能算小有所成,令人望而却步,所以远远不如附近的铁拳门、玉剑派、山河宗等门派人丁鼎盛,即使被人灭门,也是过了好几日,山南道才隐约有些风声。
王越得知此事,便往襄州赶来,此时却知自己来得迟了。整个门派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隐约听得弟子别院中有人声,他便往那个方向走去。
一个端水的老头看到有人前来,骇了一跳,竟失手将水盆打翻:「你……你是谁?」
「吴伯不认识我了?十五年前,师父收我为记名弟子的。我是王越。」
记名弟子不算在入室弟子当中,也不必遵守入室弟子的规矩,只是有师徒名义,师父闲暇时指点几招而已。陆天成收过的记名弟子大多不在山中,吴伯又怎会一一记得?
他浑浊的眼睛看了王越半晌,只觉这年轻人丰神如玉,俊朗无俦,和时常上山拜访的富家公子颇有些相似,想必是吃不了苦头,所以陆天成才没有将他正式收录名下,否则要守那二十年才能下山的规矩,怕是他也受不了这份清苦。
吴伯心下唏嘘,回想起陆家惨案,正是由此而起,不由老泪纵横:「公子,大少爷……他也要不好了……」
他说完双腿酸软,几乎要跪倒在地。王越伸手轻轻一托,将他扶住,温言道:「怎么不好了?带我去看看。」
吴伯便哆哆嗦嗦地推开了身后不远处的那扇门,门内很是昏暗,依稀看得到床上躺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面色苍白,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王越走到病床前,为他把了脉,便知他伤势拖得太久,死期就在这三两天,不由摇了摇头。
吴伯看他神色,知道自家少爷不成了,心下凄酸,说起数天前发生的事。
陆天成的大弟子梁天逸天纵奇才,武学天 ...
................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