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现代] 糖与盐 BY 根号三/排骨吃阿西 (点击:114次)

糖与盐 BY 根号三/排骨吃阿西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文案:
深情温柔攻×沉默寡言自卑受
“即使今天你走了五公里路,你也要当作自己一步也没有走。”
顾谌岭×莫祁
虐,he,1v1

第01章
莫祁的父亲是个酒鬼,一到晚上就会发酒疯,情况好点的时候只会指着莫祁的鼻子谩骂,疯起来直接上手,对着莫祁拳打脚踢,好像他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孩子,而是仇视了很多年的敌人,漆黑的夜晚让他的懦弱终于有了发泄的出口。
莫祁忍着背上的隐隐刺痛,把打累了消停下来的莫占全扶到床上,拿出书包里早就买好的药膏对着镜子往反手往背上手抹。
其实柜子里有效果更好的药酒,那是莫占全几年前心血来潮买药材泡的,他从来没用过,也没碰过,他讨厌酒。
痛处的扯裂感加深,莫祁哼也没哼一声,快速上完药,动作一气呵成,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夜晚,才能如此熟练。
莫占全喝了酒打完人,沾到床就开始打呼噜四脚朝天地大睡,莫祁不行,他把作业拿出来,趴在客厅的小桌子上写作业。
初三的作业不能落下,不能马虎,他只有让自己的成绩更好,去好的高中,再考上好的大学,有能力了,莫占全才会对他刮目相看,今天这样不堪入目的一切才会离他远去。
他不要变成莫占全,心有不甘却只会堕落的鬼样子。
一扇木门挡不住房间里传来的鼾声,莫祁闭了闭眼。老房子几乎没有隔音效果,是莫占全年轻时候买下来的,那时的莫占全还有点人样,在一家工厂上班,娶了他漂亮的母亲。
现在来看桌椅设施陈旧得很了,几年来一点也没有改变。屋里的光线暗澄,空气潮湿,墙壁上有石灰块垮落,成年积月地掉在地上,他不管,莫占全也不管,角落里已经叠了一座杂白的小山丘,彰显着日子的久远与干涩。
家里的大小事落在莫祁的肩膀上。莫祁的母亲在他几岁的时候跟别人跑了,爷爷奶奶过世后莫占全的脾气越来越暴戾,白天在工地上干活,晚上喝醉酒回家就会拿着莫祁当出气筒,第二天又会为自己的恶劣行为对儿子心怀愧意,好言关心并拿出钱让他看看伤口,刚开始的这种时候,莫祁还觉得他的父亲是爱他的。
只是越到后面,莫祁发现,莫占全有两个灵魂,一个是扮演好父亲的善良,一个是晚上恶鬼的俯身,莫占全白日对他愧疚,却没想过改变夜晚的疯狂。
他心里的那点小火光,日复一日地被身上的伤疼浇灭,冷眼而不报有希望。
他不会再奢侈地去想莫占全的父爱。
莫占全不爱他,莫占全已经沉溺在自己的那副空壳子里了。
莫祁专心地写作业,他的眼皮子已经在打架了,他允许自己趴在桌子上睡几分钟,但是醒来已经是半夜,长时间保持同一个睡姿,深秋的夜晚很凉,他拖着僵硬麻木的身子回到自己的小房间,沉沉睡去。
再次睁开眼天已经亮了,莫占全还在睡,他起来把昨晚没来得及收拾的书本装进书包,然后出门。
门口前方是个十字路口,每天早上,那里都有一个人在等他。
“你爸又打你了?”莫祁一走近,顾谌岭就看到了他颈侧的青痕,眉头一皱,语气带着微微薄怒。
莫祁摇头,继续往前走。
顾谌岭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把牛奶递给他,走在他的身旁,犹豫地问:“小祁,你到我们家住几天吧。”
能逃过几天,逃过几顿打,也是好的。
莫祁还是摇头,手里的牛奶是热的,说出来的话平平淡淡:“他一个人在家。”
把一个醉得不理人事的人单独丢在家,等于是放弃了这个人一半的性命,他不能这样做。
“你每天带着伤痕上学,我看着难受。”顾谌岭说。
莫祁放缓了步子,隔了很久他的声音才响起:“我习惯了,没事的。”
掌心被似乎被温热的牛奶烫了一下,他换了一只手拿,顾谌岭还想说什么,公交车已经到了站 ...
................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