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现代] 男神们争着当我爹 BY 故筝 (点击:220次)

男神们争着当我爹 BY 故筝

←点击可下载保存txt~扣除钞票1

引用:
                 

                                欢迎来到☆地狱十九层☆=\(^o^)/


由于还木有注册到地狱,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哟,请注册或者登录,谢谢^-^


地狱小说文库立志推好文~不文荒~欢迎爱看BL的你加入哦>_<~



+部分预览+


文案:
过气小明星容枝,为了吃饱饭,每天要跑三四个片场当群演。
直到有一天,早已封神并退隐的影帝严世翰公开宣布容枝是他流落在外的儿子。
容枝一夜被送上头条,然后就再也没能下来。
因为紧跟着又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争着要做他爹的大佬。
容枝:???
这年头的大佬,都流行抢儿子养吗?
**
越铮早年被人偷了基因作研究,后来才知道自己可能有个儿子,
辗转找到对方时,
对方正坐在剧组的小马扎上,吭哧吭哧地吃着八块钱小盒饭,
越铮走上前的时候,对方抬起头,小嘴儿吃得油光水滑问:“加鸡腿吗?”“今天我就要领便当死啦~”
越铮:“……”
#大蝌蚪找儿子的故事#
有真爹,也有假爹,大佬们争着将受捧在掌心宠。
全文苏爽狗血,甜宠无虐,会开修罗场。
装作一本正经宠受狂魔标准受吹攻X傻白甜很能吃(天然黑)受
CP:越铮X容枝
伪父子!无血缘关系!会很快知道受不是自己的儿子!
内容标签: 娱乐圈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枝 ┃ 配角: ┃ 其它:甜宠,苏爽,狗血,修罗场
vip强推奖章
过气小明星容枝,为了吃饱饭,每天要跑三四个片场当群演。直到有一天,早已封神并退隐的影帝严世翰公开宣布容枝是他流落在外的儿子。容枝一夜被送上头条,然后就再也没能下来。因为紧跟着又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争着要做他爹的大佬。本文脑洞极大,由多年前一个基因实验,牵出多个疑似主角父亲的角色。每个角色都是各行业的顶尖。每当新角色出场的时候,都会带给读者收集稀有卡一般的快感。作者笔触细腻动人,将主角塑造得非常讨人喜欢。而爸爸们与主角的相处日常也甜宠温馨。同时情节苏爽,引人入胜。
第1章 咦!
经纪人顾晓海找来的时候,容枝正同剧组另一个小龙套蹲在角落里。
“明天最后一场戏啦~”
“恭喜恭喜,可以领豪华盒饭了~”
“你也快啦~”
“是呀是呀。”容枝双眼微微眯起,笑得一本满足。
顾晓海在他们面前站定,看见容枝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起来!我有话跟你说!”
容枝无奈告别了那个小龙套,跟在顾晓海身后出了剧组。
“公司现在已经大换血了,底下的艺人,有门路的,都赶紧找门路去了。就你……”顾晓海一脸恨铁不成钢,“还在剧组里演什么男十号!”
容枝眨了下眼。
他睫羽长长,眨眼的时候,常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情深缱绻。
又还带着一股子无辜天真的味道,撩得人心痒痒,又好似半点不自知。
以前顾晓海之所以会签下他,也正是看上了他这样的好相貌,放在娱乐圈里,也实在难有敌手。
毕竟圈子里的美人虽然多,但却大都被磨去了灵气。
唯独跟前这个人,哪怕什么话也不说,光是往那里一站,便剔透灵秀。
顾晓海恨啊。
当年他都以为,签下这个人便要自此走上发家致富路了,谁知道往下却是个无敌黑洞!
他背后的公司实在靠不住,有好的艺人也捧不出来,资源非得拿肉体去换。
容枝是他哄着进了圈的,本就没什么大志向,于是拒了潜规则,就这么挨个剧组跑着龙套。当年容枝乍出现在圈子里的惊为天人,渐渐也叫人遗忘了。
“我听说公司连大老板也要换了。”顾晓海抿了抿唇,“我带你去买两身好衣裳,到时候……”
“说些好听的话,哄着老板,好让他给我资源,对吗?”容枝又眨了下眼,掰着手指头数,“这话你说过八遍了。”
他的手指头白嫩得很,指节纤长跟葱段似的。
顾晓海气闷地将视线挪开:“你晓得就好。”
“今天还有戏份儿吗?”
“没了。”
“那现在就走。”
容枝点点头,模样瞧上去乖顺得很。 ...
................

兔子你最萌了TVT

TOP

補番外

第135章 【谁是爸爸?】

容枝火速乘坐私人飞机回国, 直接由救护车乌拉乌拉载向了医院的消息,很快在网上传开了。
粉丝当然是担心不已。
但难免有几个观望已久的,总算找到了嘲点。
“还以为出国去参加什么了不得的通告呢, 原来只是和严影帝度假去了,回来就上救护车,真的不是因为最近无戏拍, 特地做点噱头出来吗?”
“现在青葱少年都没有容枝的位置了,期待他出院后, 会进哪个剧组。滑稽”
“说不定人家出国去什么好莱坞百老汇拍戏去了呢, 不要太小瞧严影帝的人脉, 33”
网上黑粉大战的时候, 容枝在医院里吃吃喝喝睡睡, 度过了完美的一周。
他打开手机查看,发现新闻里, 库尔特已经在出席正常活动了,他绝口不提实验基地里的事,转而在媒体面前,对着一个华人演员满口夸奖。
媒体们惊讶不已。
没记错的话,库尔特相当的不喜欢华人演员。现在是……突然转性了吗?
大变了姿态的不仅是库尔特, 同时还有知名黑人女星艾丽西亚·琼斯, 以及被评为魅力先生的里奥·李特尔……更有知名导演彼得·克尔……
他们都卖力地夸赞着这位年轻的华国演员。
因为他们的影响力, 以致于愿意观看华国电影《九尾猫》的人更多了,虽然已经下映,但并不妨碍他们在网络上观看并疯狂为其打all。
国外媒体一时间对这个华人演员充满了好奇。
他们开始大量地报道容枝相关的新闻, 而越是报道,他们就越是觉得惊奇,越是了解,就越是忍不住为之着迷。
哪怕国内和国外的网络竖起了高墙,这场风潮也还是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到了国内。
营销号都傻了眼。
“哎?容枝莫名其妙在国外火了?”
“傻了吧?之前海外不是引进了《九尾猫》吗?”
“这些年引入海外的电影电视剧还少吗?又有几个真正获得好评票房大卖的?别给容枝脸上贴金了。就算火,那也该火主角吧?”
网上争论不休的时候,彼得·克尔却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将容枝夸上天。
秦先生突然不见踪影,答应要付给他的钱,只付了一半。而越先生同样没有将剩下的钱给他,听说匆匆回国了……也许越先生正等着看他的态度呢。
国内敏锐的娱记们,终于从彼得·克尔那过分强烈的表现中,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
“没记错的话,最近库尔特,艾丽西亚,里奥,都参与了同一部电影的拍摄吧?而这部电影恰好是彼得·克尔执导的。可以算得上是整个剧组主创,都在为容枝说话了吧?”
他们陡然生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
“难道说……容枝也加入了这个剧组?他并不是和严影帝去国外度假了,而是严影帝陪着他去拍戏的?”
这太疯狂了!
严影帝固然拥有着无上的地位,但他的影响力应该没到能辐射好莱坞全剧组的地步!
那容枝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些人都频频夸奖他,仿佛好莱坞没有这样一颗明珠,是他们的巨大缺憾!就连国外的媒体都将容枝捧上了天,直称赞他是东方的瑰宝!
真是夸张又疯狂……
娱记们一边觉得一言难尽,但一边又觉得这实在是个惊天大料!最近这一年多,容枝给了娱乐圈太多的惊喜,哪怕大家都已经知道,他是严影帝的儿子,但他的身上依旧充斥着无数谜团。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凡是和他有关的新闻,总能飞快地占据热搜。
这天。
#容枝疑参演《龙脉》#的消息上了热搜,紧挨着下头的,是#容枝被救护车送入医院#。这还是容枝的粉丝,生怕被别家骂买营销霸占热搜败路人缘,拼命克制尽量不要转发评论的结果。
没什么人把这个热搜当回事。
评论区乱糟糟的吵成了一团。
@青苹果乐园:《龙脉》剧组公布的名单里,压根没有他好吗?容枝的粉丝在瞎几把高.潮什么?
@花栗鼠军团二团长:容枝的粉丝吱都没吱一声,群嘲嘲够了没?人还在医院呢,你们就迫不及待抹黑了?
其实容枝的粉丝也同样没将这个热搜当回事。在他们看来,与其说容枝真的参与了《龙脉》的拍摄,倒不如说这个热搜其实是有人故意陷害容枝,将他推上这个位置,再借此嘲讽打脸。
其他黑粉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们更推波助澜地买热搜,恨不得将这件事转得全天下皆知。
而容枝始终没有去关注这些消息。
在又一次从病床上醒来后,容枝的高烧、脱力症状,完全的解除了。
“当年的实验结束得太过仓促,以致于知道了吱吱有基因缺陷,也无法立刻解决。现在是补上这个缺陷的最佳时机。”容君莹喊出“吱吱”两个字的时候,还带着一点不大适应的生涩感。但她的面容是柔和的。
她说:“吱吱得去格鲁吉亚解决这件事。”
原重锦原本坚持要容枝跟他回港岛,但没有谁会拿吱吱的身体开玩笑。
基因缺陷,这个缺陷究竟有多大呢?现在只是会让容枝出现药物失效、高烧不退的症状,那以后会不会变得更严重呢?这里没有谁比容君莹更专业了。
他们得采纳她的意见。
“去吧。”周经哑声道,“顺便……”
顺便可以借用容君莹那里的基因检测仪器,检测出容枝体内的基因,究竟来自于谁。
这个念头在他们的脑中盘旋了一阵,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谁都没有说出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已经失去了那股想要知道容枝的基因来自于谁的迫切。
越铮是唯一不用担心这些事的,他低声道:“这件事我来安排吧。”
“嗯。”男人们都没有多言。
越铮都他妈满脑子想拐走容吱吱了,让他干个活儿,那都是给他脸了!
越铮的动作很快,他安排好了飞机,以及抵达格鲁吉亚后的种种事宜。
爸爸们笨手笨脚地给容枝穿好外套,戴好墨镜、口罩和帽子,就这样带着容枝往机场去了。
就在飞机起飞后——
@龙脉:感谢您的关心,r.容是作为剧组特邀的神秘嘉宾,参演了电影。他饰演的角色,将会在后续的宣传中公布。/@青苹果乐园:《龙脉》剧组公布的名单里,压根没有他好吗?容枝的粉丝在瞎几把高.潮什么?
在这条微博出来后,顿时所有人都哑火了。
容枝的粉丝是觉得不可置信。
他们的吱吱……竟然真的!真的跑去演好莱坞啦妖兽啦!
吱吱长大啦!变得越来越厉害啦!
那些黑子,则是被重重打了脸。
官方声明胜于一切。
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原来那些娱记们的推测,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理有据推导出来的结果……可谁会想到呢?谁又能想到,容枝竟然在好莱坞这样吃香!是,容枝是长得很好看,可这样的美在那些外国佬眼里,真的能被欣赏吗?
这一记打脸的耳光实在来得太重,也不能再睁眼说瞎话,生生闹一出智障戏码。
只不过背后难免有人说,容枝后台强大的。
但这话就算说出来,连路人都会看不下去,反问:有本事你也找个好爹!
在粉丝们期待着《龙脉》播出的时候,容枝一行人抵达了格鲁吉亚。
“他是老师的孩子吗?”实验室里年轻的男女们,两眼放光地将容枝围住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好看的人,所以在接近容枝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这是和在秦挚的实验基地里,完全不相同的一群人。
容枝能很好地分辨善恶,所以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也就放松了许多。但就算是这样,这些人在他面前也依旧小心翼翼。
爸爸们被拦在了实验室的门外,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里头的人,如同护崽的老母鸡。
原重锦坐在轮椅上,微微低头,完全没有掺和进爸爸们的行动中去。他摩挲了两下扶手,心想……
等从格鲁吉亚离开,就偷偷带吱吱去港岛吧。
容枝在实验室住了两天,容君莹对他进行了全方面的检查,同时也提取了他的部分dna。
容枝坐在小房间里,一手捧着玻璃杯。
杯子里放的是针对基因缺陷的药剂,容枝咕咚咕咚很快就喝完了。
他朝外探了探头,就看见男人们挨个坐成一排,由容君莹的助手取走了他们的dna。
男人们个个正襟危坐,身体紧绷。
他们更紧盯着那个助手,看着他走向容君莹面前的仪器……
“等等……”严世翰出声,“要不……算了吧?”
有他开口在前,男人们就像是被陆续按下了开关。
“嗯,算了吧,其实吱吱究竟是谁的儿子,也没那么重要。”
“反正都是我的儿子。”
“反正我是吱吱的爸爸。”
谁都不愿意去面对结果。
万一……万一他不是吱吱的爸爸怎么办?
一旦想到这个可能,他们就顿时失去了想要知道真相的欲.望。
容君莹面容冷静:“你们可以选择不知道,但吱吱有权选择知道。”
男人们哑然。
“那就,继续检测吧……”周经哑声道,算是作出了最后的决定。
男人们的身体绷得更紧了,时刻准备冲上前去,将仪器裹在怀里,这样就可以假装不知道结果了。
整个过程花费了三个小时,而男人们也就在那里坐了三个小时。
容枝原本还躲在门后面偷看,看了会儿实在有些累了,他就靠着门滑坐在了地上,脑袋靠着墙,省力!
三个小时后,容君莹的助手打印了检测报告,一一分发给了男人们。
容君莹的脸色始终没有变过,似乎一早她就很清楚结果了。
“……是谁?”容枝小小声地问。
严世翰动了动唇:“……是我。”
周经:“……我也是。”
谭国凯:“大概是一组基因,共同合成了,所以才会导致普通的仪器,无法检测比对dna……”
原重锦没吱声,似乎还在沉思拐走容枝的可行性。
一旁的习淮,那张锐利的面庞似乎跟着柔和了许多,连原重锦站在他的身边,都不能引起他的敌意与不快了。
而简峻一,他拉了拉帽檐,一声不吭地走上前去,将容枝从地上抱了起来:“地上凉。”
然后又用极小声,极小声的声音在容枝耳边说:“……叫爸爸。”
容枝:0-0!

作者有话要说:
男人们喜出望外,喜不自禁,喜不自胜,喜笑颜开地憋足了劲儿,中气十足地对着容吱吱:叫爸爸!
容吱吱:哎……?

第136章 【与吱吱约会的可行性】

爸爸们变得更疯狂了, 恨不得将这几十年的父爱,全都挥洒到容枝的身上。
光是给容枝穿个衣服,都要一拥而上。
准备一餐食物, 也要使尽本事。
如果不是容枝的强烈要求,他们恨不得做容枝的代步车,连走路都替容枝走了。
容枝懒洋洋地躺在地上, 翻了个面儿。
屋子里装着的大镜子,恰好映出他现在的样子……唇红齿白、眉眼标致, 以及圆、圆了一圈儿……
容枝一个打滚儿坐了起来, 眼底闪过了惊恐之色。
他竟然……长圆了?
容枝深切地意识到,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刚好这个时候, 有人敲响了他的门。
“进来。”容枝抬头看过去。就见原重锦由保镖推着进门来了。
“他们呢?”
“都不在家。”说到这四个字的时候, 原重锦的脸上闪现了一丝兴奋,他顿了顿, 似乎在努力克制自己的心情,紧跟着,容枝就听见他问:“跟我去港岛玩玩吗?”
容枝的脑子里立刻就浮现了,据说原重锦修建给他的游乐场,以及特地聘请的各菜系大厨, 还有特地粉刷好的房间, 以及后来加上的无数面小镜子!
天堂一样的地方……
容枝舔舔嘴。
“去!”
原重锦身后的黑人保镖在听见这个字的那一刻, 立即就动身朝容枝走了过来。
容枝抬手止住了他的动作:“但是我得带一个人。”
“当然可以。”原重锦扮演着通情达理好父亲。
“我要带越铮!”好东西不能一个人独享!容枝如是想。
原重锦:“……”他现在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见原重锦没出声,容枝看着他的方向,小小声:“……爸爸?”
“好, 现在收拾东西就走。”原重锦一秒改变了态度,答应得极其的干净利落。这是多么好的和孩子培养父子感情的机会啊!
容枝眯起眼笑了下,然后摸出手机给越铮发了条短信。
越铮这会儿正在和男人们开会。
而原重锦因为太过不守规矩,被排斥在外了。
手机震动的时候,越铮不动声色地低头看了看屏幕。
他不可置信地盯着屏幕上那一段短小的“和我一起去港岛玩儿好不好”,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最后才敢确认,这的确是从容枝的手机里发出来的。
吱吱邀请他一起去玩儿!
二人世界!
越铮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表演一个当场开花!
他花了极大的力气,才绷住了嘴角,以确保不会在这些狡猾的男人面前暴露。
就这样生生熬了半个小时,之后男人们说了什么,他都没听进耳朵里去。等离开了会议室,越铮打车按照容枝的指示,直奔机场。
机场vip候机室里,容枝乖巧地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牛奶。
身旁还有一个坐着轮椅的俊秀男人。
如果有其他人身处在这里的话,恐怕会忍不住惊喜地喊出声!这里竟然一个是大明星,一个是知名钢琴家!
“您好先生,请这边走。”
话音落下,门“吱呀”一声打开,同时脚步声渐近。越铮走了进来。
下一刻。
越铮和原重锦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说好的二人世界呢?
说好的培养父子情呢?
容枝一口气喝完了牛奶,微微笑:“我们上飞机呀。”
*******
原家,在港岛有着极为深厚且悠久的背景。
原家是做军.火生意起家的,就连港督都要给原家留三分面子。而原重锦是家中独子,自幼含着金汤勺出生,更聚齐了港岛所有的关注。
直到他因为一场蓄意事故,很难再正常行走。
原家这才作出洗白的打算,转而将原重锦推向了乐坛,让他成为了一个知名钢琴家。可以说除了港岛外,很少有人知道原重锦的身份。
而现在,容枝知道了。
浩浩荡荡排开的原家手下,冲他鞠了一躬:“小少爷!”
声音凑在一块儿,震天响。
跟在容枝身后的越铮:“……”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
原重锦淡淡地对容枝解释:“家里卖些玩具,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继承,不喜欢的话,就选个谁来管理,你只管从他手里收钱,把握大权就好了。现在不是有什么专业经理人吗?”
容枝点了下头。
如果港岛人知道在这位原先生的嘴里,卖军火成了卖玩具,他们心底恐怕会狠狠来上一句:p老子信了你的邪!
原重锦将容枝安置在了一早就准备好的房间。
而越铮就比较惨了,只能出去住酒店。
毕竟原重锦非常不客气地在大门口,贴了一张他亲手手写的纸:“恕不接待越铮!”
上头感叹号足足画了五个,足见原重锦的抗拒。
这也就算了,原重锦还把越铮的大头照印成数百份,再分发给手下们,吩咐他们盯住了,不能让这个人靠近小少爷居住的地方。
越铮叹了口气。
他还能怎样?
一早就知道,吱吱不是那样容易就能搂到怀里来的。那就只有继续往下努力了。未来那样的长,谁知道将来哪一天,吱吱会不会投入他的怀抱呢?
抱着这点儿甜滋滋的幻想,越总高兴地去住了酒店。
而第二天,全港都知道了,原家多出了一位小少爷,这位小少爷极有可能继承原家的事。
虽然说原家明面上是洗白了,但他们可都清楚得很,原家埋在地面下的势力何其庞大,那些延伸开的枝蔓又哪里是朝夕间就能清楚掉的?
之前原重锦伤了腿,还有人怀疑他是否也丧失了生育能力,毕竟这么些年都不见成婚,更不见有孩子出生。换别人家里,就算是个二十来岁的富二代,都指不准弄出好几个孩子了。
直到现在,原家宣布,小少爷回来了!
这个小少爷是谁?
是原重锦的私生子?
这样大张旗鼓地带回家,原家对这个孩子很重视?
终于,原重锦特地为容枝举办了一场赏美食的盛大宴会,几乎全港的名流都来了。
同时来的还有那些充满了好奇的记者们。
衣香鬓影,推杯换盏。
容枝就是在这样的时刻,穿着一身软绵舒适的睡衣,由原重锦牵着手走了出来。
原重锦是会走路的,只是他的姿势有些生涩和别扭,但他身上的气质和气势很好地填补了这种别扭,所以使人难以注意到他的姿势,反而只会觉得震惊和畏惧。
容枝才刚睡醒,还有些懵,当无数闪光灯朝他转来。
愣住的不仅是容枝,还有那些娱记、以及那些名流们。
原重锦身边的青年,唇红齿白,眉眼精致,一垂眉、一抬眸皆是美丽。
那是上帝赋予的天使般的容貌。
“这……这不是容枝吗?他不是严影帝的儿子吗?”
挖槽!
原重锦这么流弊的吗!
没有儿子还带抢儿子的!

第137章 【与吱吱约会的可行性2】

港岛人民花了足足十来天的功夫, 才消化了原重锦打别人那儿抢了个儿砸回来,非要指着说这是自己亲儿砸的事。(搜索格格党小说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原先生一如既往,不顾旁人的议论。
游乐园处处都能瞧见他和这位小少爷的身影。
港媒一边感叹之余, 一边在心头默默地给容枝打了个勾。
以后但凡事关这位小少爷的消息,那都得只能往上了天的去美化,而不能跟着瞎几把抹黑。
没有谁希望第二天醒来, 他们就缺胳膊少腿儿了。
2八日。
爸爸们终于杀到了港岛。
越铮为了伪装出无辜没有掺和事儿的假象,假意为爸爸们提供了如何快速杀上原家老巢的路线。
于是当原重锦一回到家, 看见的就先是堵在门口的习淮, 以及正冲着习淮点头哈腰、满头大汗的港督。
习淮明显更胜一筹, 他轻松地越过了原重锦, 夹着吱吱就往车上走。
原重锦皱了下眉。
他身边的保镖忍不住问:“先生, 追吗?”
“好爸爸,要学会在适当的时候放手。”原重锦说完这句话, 就立刻又道:“订机票,飞京市。”
保镖:“……”您不是说要放手吗?
原重锦却觉得没毛病。
他特地带容枝来,只是为了让容枝确认将来会属于他的领土,更是为了让全港都知道,他有儿砸了!这个儿砸还长得特别好看, 还特别聪明!别人家都生不出的那种!
就这样就行了。
至于他留在港岛, 还是去京市陪伴, 从来就不是什么令人为难的事。
这厢容枝依旧没睡醒,被习淮带上了车,车里的空调冷气一吹, 容枝打了个激灵,这才醒了过来。
他一抬头,就正对上习淮那张脸。
习淮认真地看着他,只是冷锐的眼角泄露出了一点儿醋意:“……我带你去军营玩儿。”
容枝想了想:“好。”
只是这次,他没有要求带上越铮。
他垂下目光看了看习淮的腿。
习淮的腿很厉害,一脚下去,能踹烂掉一扇门。假如将那扇门想象成越铮的骨头的话。容枝觉得这样很不好……
容枝脑子里转得飞快。
心里悄咪咪地盘算着,要不……要不等回了京市,参观完军营,就立马进个剧组?这样就有机会和越铮约会啦~
习淮抬起手。
他的手看上去也蕴含了极大的力量,但这只手这会儿轻轻落在了容枝的脑袋顶上。
他呼噜了两下容枝的头毛,嘴角微微翘起来:“睡会儿,我带你去坐军用飞机,不跟他们一块儿走。”
容枝点点头,抱着后座上的抱枕,眯起了眼。
等其他爸爸赶到的时候,才发现习淮已经先一步把吱吱给捞走了。
而同一时刻,京市的特种训练基地接到了一个比较特别的消息。
他们的少将,将要带着他的儿砸来军营里体验。
儿砸?
六七八岁的那种熊孩子吗?
士兵们苦着脸,你看我,我看你。
容枝跟着习淮抵达训练基地的时候,是傍晚时分。
车开进基地里,操场上已经站了不少人,他们站得笔直,个个都如同一杆蓄势待发的标枪。
车门打开。
操场的人这才有了些许的动作,他们朝门内努力地看了过去,然后就看着一个容貌俊秀,白白嫩嫩,年纪仿佛只有十六七的小孩儿,走了出来。
士兵们不自觉地搓了搓手。
这……这是少将的儿子?
少将走的哪门子的狗屎运啊?
那么桀骜一个人,却拥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
容枝举起手,手指头动了动:“你们好。”
“你好!”男人们的响声比当初原重锦身边的保镖们,声音要更为洪亮,也更气势恢宏,更带着一腔正气,几乎要将整个操场都给炸开似的。
习淮揽住了容枝的肩膀,带着他往里走。
后面呼啦啦跟上了一大拨人。
他们用自以为很小的音量大声议论着:“我的妈呀,太几把好看了!跟明星似的!”
“你傻吧?那就是明星啊!我电视上见过,他演过抗日片里头一个小医生呢!啪,一炸就死了……哎呀真人可比电视里好看三千倍啊!”
“咱们好像也没备着点儿啥礼物……”
“你说他喜欢枪吗?”
……
容枝将他们的对话都收入了耳中。
真有意思。
容枝眨眨眼。好像这样走一趟,他能更加的感受到习淮身上的魅力了。而这么有魅力的人,是他的爸爸!
容枝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撅了撅,有那么一点点的开心。
容枝就这样在基地里住下了。
习淮每天都会带着他出门走走,而走不了几步,习淮必然会挑个人出来切磋,恨不得在容枝面前,将英姿展现个淋漓尽致。
随着又一个士兵的倒下。
习淮转过头盯住了容枝,目光直勾勾的。
像是在说“你爸爸我厉害吧”。
这种体验对于容枝来说实在太新奇了,他抿了下唇,然后小幅度地张了下嘴:“……很厉害。”
习淮的目光登时转硬为柔,他嘴角的笑容更为狂肆地满意开。
然后他美滋滋地往人群里一点:“李大全,你来和我打会儿……”
被点到的人打了个哆嗦:“tvt”
容枝在基地里也没有待上多久,毕竟他不是属于这里的人,再继续待下去,就属于破坏条例了。习淮还是穿着短袖,大步走在容枝的身后,将容枝送了出去。
后头一群士兵,念念不舍地盯着容枝的背影。
“哎真可爱……”
“听说娱乐圈里有的人特别坏,咱少将的儿子不会被欺负吧?”
“要是被欺负,咱就去揍他们呗!”
“神经病啊你,咱又不能打老百姓……”
“让隔壁刘兴几个去嘛,他们几个反正都是兵痞嘿……”
一群大老爷们儿一边念叨一边大笑。
好像恍惚间也看见了自己思念已久的孩子。
习淮还有事没处理完,他将容枝送回到京市公寓,就立刻返回了基地。
容枝在公寓门口站了会儿。
他认认真真地想了半天,然后掏出手机给越铮发了条短信。
“看电影去吗?”
越铮原本正冷着脸,坐在办公室里进行跨国视频会议。
但在接到短信之后,他整个人都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他飞快地离开了公司大厦,然后自己开车,朝着容枝指定的地点过去了。
不过高兴之余,越铮也做好了准备……指不准儿,容吱吱的身边就还带了个习淮、原重锦、周经、严世翰、简峻一、谭国凯等等人……
越铮浅浅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去。
长城电影院。
他迈动步子走进了电影院大厅。
戴着帽子的削瘦青年冲他挥了挥手。
越铮缓缓走近,就见对方拉下了口罩,露出底下那张漂亮的面孔。
“《龙脉》的首映,要和我一起去看吗?”
“……当然。”越铮应完这两个字,都还忍不住转头左盼右顾。
其他人呢?
没有。
没有!
他们真的没有来!
越铮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大脑中名为兴奋的腺素,疯狂地往上蹦着,几乎要破开他的头壳钻出来。
越铮努力地克制了一下自己,但紧跟着,他发现自己有些克制不住……吱吱就走在他的身旁,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起去看电影,在黑乎乎的环境里,可以亲密地靠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越铮感觉到手指一暖。
吱吱……
吱吱攥住了他?
“快走快走!”容枝拉着越铮,快步走了进去,以确保不被人发现身份。
借着影厅内的昏暗,容枝很顺利地和越铮坐下了,没有任何人发现。
电影很快开场了。
容枝盯着屏幕,看着里头那个覆满纹身,面容透着点儿诡美的自己,重重地将库尔特扮演的角色,扣倒在地。
电影院里爆发出了声声惊呼。
就在同一时刻,越铮攥紧了他的手。
容枝愣了下,然后偏转过头,悄悄凑近了越铮,跟他咬耳朵:“……我后天要再接一部戏,然后你可以这样……”
“这样……”
越铮感受到气息喷洒在他的耳朵上,他立刻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能做的就只有攥紧吱吱的手,攥紧一点,再紧一点。
容枝笑了下,昏暗的光芒下,他的面庞更加莹润漂亮了。
他小声说:“这样,他们就会生气啦。”
“嗯?”
“然后你就可以和我约会啦!”

作者有话要说:
吱吱不会表白,但他的话对于越总来说已经胜过一切的情话啦!
下面请你们想象,听见这句话的越总,会怎么样!(* ̄︶ ̄)

TOP

发新话题